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34:心生忌惮

时间:2018-04-05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车蕊儿想要忍着,但是最后依然是没忍住,问道:“你在干嘛?”

    丁长生没说话,却伸出了一只手,在肖寒身上使坏,所谓使坏,就是看着在自己身上摇晃不定的肖寒,捏住了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一颗黑葡萄,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气,肖寒就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尖叫,配合的恰到好处。

    “没干嘛,找我有事?”丁长生问道。

    “是找你有事,你现在在哪,我要去找你”。车蕊儿有些生气的问道。

    “我在睡觉,还没起呢,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爹也说了,我和你两清了,你跟了我这么几天,我救了你一命,我们到此结束,本来我以为你爸是个识时务的人,没想到他还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和我玩心眼,那我就没什么和你可说的了,我和你,和你爹,都不是一路人,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对吧?”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这是你的真心话吗?”车蕊儿坐在马桶上,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干了,没想到丁长生说出这番话来,可是自己对他是真的很重视,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是真心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说呢,到此为止吧,不过我还是要劝劝你,好好和你父亲交流一下,他的思想早晚会害了他,如果他想明白了,你再来找我”。丁长生说道。

    车蕊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丁长生能听到她的哭泣声,然后过了一会,她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和我好,就是因为我爸爸是北原市委书记吗,你是喜欢我,还是借着我接近我爸爸,好让他为你们做事?”

    丁长生听了没吱声,挂掉了电话。

    肖寒俯身在丁长生的身上,摇晃的力度更大了,而丁长生也更加配合的向上顶起自己的身体,以便能和她进行更加深入的交流,因为是到了关键时刻,所以此时的她早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在丁长生的耳边呓语道:“她是谁啊,让你这么为难,要不要我帮你?”

    丁长生一声不吭,只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灌注到了她的身上,直到她全身抽搐,一丝一毫都不想动的躺在旁边,丁长生歇息了一下下了床去洗澡。

    在家里是吃不上早餐了,所以,丁长生穿戴整齐要出门,走的时候看看卧室里还在熟睡的肖寒,慢慢关好门出去了。

    “我以为你会早起呢,没想到这么晚,知道你昨晚肯定忙,所以就等在这里,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丁长生走出大门时,看到了贺乐蕊的车停在胡同边上,看到丁长生出来,落下车玻璃问道。

    丁长生绕到了另外一边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倚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这么累?不知道悠着点?”贺乐蕊看丁长生这熊样,开玩笑道。

    “没办法,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要是不趁着在北京的机会喂饱了她,说不定会给我戴绿帽子呢”。丁长生戏谑的说道。

    说完,看向了贺乐蕊,贺乐蕊的年纪虽然比肖寒要小一些,但是也是三十如狼的年纪,所以当丁长生以一种戏谑的目光看她的时候,贺乐蕊恨不得给他个脑瓜崩。

    “对了,贺姐找我有事?”丁长生问道。

    “嗯,你猜我昨晚接到了谁的电话?”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还是直说吧,我现在累的很,根本不想猜”。

    “陈焕强给我打电话,说是想和你见见,他来北京了,就住在三零一医院里,说是昨晚连夜赶过来的,中北省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好,所以能移动了就到北京来治疗”。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他还敢见我,有胆子,他是不是觉得北京是他的主场,觉得我不敢在这里收拾他?”

    贺乐蕊一愣,问道:“怎么了,还在因为北原的事闹别扭?北原的事,和你也没多大的关系吧?”

    丁长生说道:“不是北原的事,是密云的事”。

    “密云?”

    “对,昨晚的事,我真是小看了陈焕强的无耻,没想到啊……”说着,丁长生把昨晚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贺乐蕊惊讶的下巴都合不上了。

    丁长生接着说道:“所以,他现在是来找我讲和,因为北京是他的主场,他有关系,有人,想借这个机会压服我?”

    “我听着好像还是挺谦逊的,他怎么会出这昏招?”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要是再问你这事,你就说我没时间,我今天确实是没时间,在前面把我放下吧,我要去见个人,得自己去,不方便带你一起去,贺姐,要是我上午办完了事,中午我约你吃饭”。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好吧,你忙你的,到时候我去接你,我们再联系吧”。贺乐蕊本来是想和丁长生找个地方好好聊聊的,但是丁长生是真的有事,还是在躲着自己呢?

    看着丁长生打车离开,贺乐蕊陷入了沉思,女人是很敏感的,所以当她感觉到了丁长生对她的疏远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这才想要弥补,可是要想获得一个人的信任,需要长时间的交往和考察,但是失去信任,却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丁长生今天去见的人是李铁刚,同时还要和一个人会合,所以,贺乐蕊跟着确实不是很方便,因为贺乐蕊和泰山会的人搅在一起,让丁长生心生忌惮,躲是最好的方法了。

    丁长生直接去了李铁刚的办公室,对李铁刚来说,出了办公室,任何地方都是不安全的,不说明枪暗箭吧,单单是各种意外事故就能要他的命,现在国际上有很多这样的杀手,高明到连警察都不能判断出这是意外还是谋杀,李铁刚这些年得罪的人,还有正在得罪的人,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呢,丁长生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