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37:背后发凉

时间:2018-04-06作者:钓人的鱼

    “没想到我这一张嘴就啃到了一根硬骨头,还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带肉的硬骨头”。丁长生说道。

    “没错,我觉得你还是要把注意力放在车家河身上,也许可以打开一个缺口,其他人可能不够格,或者是也不好啃,至少你啃到了车家河,还能有点收获”。李铁刚说道。

    “好吧,你刚刚说的连我都背后发凉,试试吧,我小心点,应该是问题不大,只要是书记你支持我,我相信北原市那些人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丁长生说道。

    李铁刚把丁长生送到了门口,吩咐秘书把丁长生送出去,临走时,李铁刚握住的丁长生的手,说道:“常来看看我,我到了京城后,中南省那些人彻底把我忘了,没有一个人来看我”。

    “你那是把中南省的官场都得罪了,要是常到组织部门转转,还能和领导混个脸熟,你这是纪委,到你这里来混,是担心你想不起来他们吗?”丁长生笑笑问道。

    “这话也就你敢说,好了,走吧,你是不是要在北京呆一段时间?”李铁刚问道。

    “嗯,仲华不走,我肯定是走不了,我走之前再来一次,这一次太急了,没能和书记吃饭,到时候你请我”。丁长生说道。

    “没问题,到时候我请你”。李铁刚笑笑说道。

    丁长生出来后,意外的看到了贺乐蕊居然在路边站着,旁边就是她的车,丁长生很意外的问道:“贺姐也来这里办事?”

    贺乐蕊摇摇头说道:“你要是早说来这里,我送你来就是了,还打车来,我一直跟在你后面,才知道你要来这里”。

    丁长生心里有些不悦,他不想被人监视,但是没想到贺乐蕊居然跟到这里了,自己居然不知道,自己交代了陈六的,注意一下贺乐蕊的动向,贺乐蕊跟着自己,他居然没有给自己任何的预警。

    “我还要在北京待一段时间呢,走不了,这么跟着我,是有急事呢,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丁长生问道。

    “我觉得我们要好好谈谈,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好像出了问题,和之前的关系不一样了,我是女人,可能是感觉比较敏锐,你也不要否认,既然我有这种感觉,就不会错,可能你是无意间的,但是我比较在意,因为我在意秦墨,所以也在意你”。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上了车,贺乐蕊启动了汽车向前开去。

    “你有要去的地方吗?”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没说话。

    “那我安排吧,去吃饭吧,这都十点了,到了之后也差不多十一点多了,在车上也正好说说话”。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依然是一言不发,贺乐蕊看看他,问道:“你就没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丁长生反问道:“贺姐,我知道你很在意秦墨,我也一样,但是你这么跟着我,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还是你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就不要打着秦墨的幌子了,直说就是”。

    “自从我去了一趟北原,参与了他们对袁氏地产的评估,你就对我冷淡了,我的感觉没错吧,我再说一遍,我虽然也是泰山会的成员,但是我和他们真的不是一路人,之所以加入到这个圈子里来,纯粹就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和赚钱,绝不是你想的那样”。贺乐蕊说道。

    “我想的那样?我想的哪样?”丁长生自嘲的笑笑,问道。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以为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是想算计你,对吗,别说秦振邦和陈焕强有恩怨,就算是没有恩怨,我也不会参与算计你,你明白我要说什么,我这人在其他人的面前高傲的很,除了秦振邦,我没向任何男人低过头,到了你这里,我居然劝着自己要向你低头,我这话说的够明白了吧?”贺乐蕊问道。

    “我不明白贺姐这话的意思”。丁长生装糊涂道。

    贺乐蕊看看他,简直想伸手给他一巴掌,但是开着车呢,二来这一巴掌下去,就彻底改变了自己和他的关系了,所以,她还是拉不下这个面子来,自己的表示已经够明白了,可是这小子居然装的和没事人似的,是看不起自己还是不敢再进一步,可是要说他胆小,和肖寒,以及和周红旗之间的事,他胆子小吗?

    他还在顾忌什么呢?贺乐蕊不明白,看来他是要装下去了,要是不把他最后一层皮扒下来,他是不会就范的。

    想到这里,本来在主路上好好开着的车,一个向右打方向盘,下了高架桥,直奔岔路而去。

    丁长生虽然很疑惑,但自己是男人,难道还能吓的问问她想干什么,所以以不变应万变,他倒是想看看贺乐蕊到底想要怎么样。

    汽车在城区七拐八拐,最后丁长生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这是要吃饭吗?”

    “到了你就知道了,你不是想要答案吗,我就给你答案看看”。贺乐蕊说道。

    汽车驶进了一处废弃的工厂区,看起来这像是一个老式的工厂,汽车在门口停下,贺乐蕊下了车,丁长生也跟着下了车。

    “这块地我拿下了,年后就要开工,建设一个商业住宅综合体,所以我年后会很忙,没时间再搭理你了,年前该解决的事最好是年前解决了。

    丁长生一愣,跟在后面,高跟鞋踩在老化的柏油路上,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两边的厂房看起来废弃很久了,贺乐蕊紧了紧羽绒服的衣领,依然走在前面,丁长生很想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要是做一些男人和女人的事,也没必要到这地方来吧,这里这么荒凉,做什么事不得很冷啊。

    可是接下来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他们俩走到了一处一个看起来像是办公室的平房门口,贺乐蕊推门走了进去,丁长生也跟着走进去,但是里面的一幕让他吃惊不小,看来自己是真的想多了,贺乐蕊叫自己到这里来,绝不是为了做那些男女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