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38:打开天窗说亮话

时间:2018-04-06作者:钓人的鱼

    “老板……”屋里三四个人站着,中间的椅子上被绑着一个,房梁上吊着一个,被打的不轻。

    “你们几个先出去吧,都问清楚了吗?”贺乐蕊问道。

    “问清楚了,交代的很仔细,不交代也没问题,待会再打”。看起来像是贺乐蕊的手下的人说道。

    贺乐蕊摆摆手,四个人出去了,就剩下了椅子上被绑着的,还有被吊着的那个。

    贺乐蕊拿起鞭子,勾住了被绑在椅子上的那个家伙,问道:“你是谁,谁让你跟着我的,老老实实的交代,否则,这里过几天就要拆了,要建设一个大楼,你们俩都会被浇筑在大楼的柱子里,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老板,别别,我交代,我们也是被人指使的,我的老大叫陈六,是他叫我跟着您的,主要是为了保护您,对,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绝没有要害你的意思,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没错,他说的是真的,我们老大陈六当时就是这么说的,跟着你就是为了保护你,绝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贺乐蕊看看丁长生,“是吗,那陈六的老大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知道吗?”

    “这个,我们不知道,我们的老大是陈六,其他的我们都不知道”。

    丁长生现在明白为什么贺乐蕊跟着自己陈六连个屁都没有了,敢情他派出去的人被贺乐蕊的人给拿了,几鞭子下去就彻底招了,陈六啊陈六,你手下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说说呗,怎么回事?”贺乐蕊看向丁长生,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你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丁长生还在装。

    贺乐蕊看都不看身后,一甩手里的鞭子,正好打在了被绑着的那家伙脸上,瞬间一道血痕鼓了起来,贺乐蕊是来真的,下手还不轻,看的丁长生内心一凛。

    “你要是再不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就继续,你忍心吗,人家好歹也是为你在做事,我知道为难下面的人不对,但是他们老大不承认,那就没办法了”。贺乐蕊说着,又举起了鞭子,被丁长生制止了。

    “好好,打住……”

    贺乐蕊叫了人进来,把这两个人放了,送走。

    “说吧,为什么派人跟着我,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问我不就完了,我又不是不告诉你,对我不放心?”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再瞒着也没什么意思了,索性打开了天窗说亮话。

    “没错,你和泰山会的人交往这么密切,我真的是心里打鼓,我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许弋剑,或许有比他还大的,我还不知道是谁,但是一个许弋剑就够我收拾的了,我要是拿不定你的立场,那我是不敢和你有更深的合作的”。丁长生说道。

    “那我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呢?”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拿不准了”。

    的确,在对待女人的事情上,丁长生一向都是比较自信的,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他遇到的几个女人,他都看不透,这种情况对他来说从来没有过,对他的自信心打击不小。

    首先是叶文秋,虽然叶文秋委身于他,可是他实在是看不透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东西瞒着自己,或许是因为涉及到叶家的生死存亡,所以对丁长生来说,她能瞒多少就瞒多少,反正丁长生知道的一些重要的事情都是从别人那里知道的,而不是叶文秋自己告诉丁长生的。

    第二个女人就是贺乐蕊,从一开始的好感爆棚,到后来的心存疑虑,一直到现在都感觉不到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背景,以至于丁长生都开始怀疑当年秦振邦对她是不是也是百分之百的了解,每每想到这里,丁长生的脊背都是发凉的。

    再到现在的车蕊儿,自己本来以为早已把这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可是经过了和李铁刚一番深谈之后,他倒是觉得自己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种感觉对丁长生的打击是致命的,以至于他现在觉得自己对女人的判断力是不是为负数了。

    “小心点是对的,但是如果你一直都对你好的人怀疑这,怀疑那,那是对她们的侮辱,早晚会伤了她的心,当她的心真的被伤透了时,再想挽回就没戏了”。贺乐蕊说道。

    说完,贺乐蕊迈步向门口走去,丁长生愣在当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当贺乐蕊即将走出房门的一瞬间,贺乐蕊疾步走了回来,在丁长生还愣神的功夫,她稍微踮起了脚尖,双手抱住丁长生的头,将自己的香唇送到了丁长生的嘴边,和他的唇紧紧贴在了一起。

    一丝麻麻的,凉凉的感觉,继而是一些口红的清香味道传来,因为此时他感觉到了贺乐蕊的舌尖扫在他的门牙上,嘴唇没有防护能力,顶多也就算是一道护城河,脆弱的很,但是牙齿却是实实在在的城墙,一旦这一道关口陷落,就意味着城池的沦陷。

    但是丁长生的城墙对女人来说,向来都是豆腐做的,所以,当贺乐蕊的舌尖开始攻击时,很容易的就攻破了他的防守。

    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事,一般都是男人主动,因为男人是代表着具有攻击力的雄性,而女人是代表着被动的雌性,可是一旦这个角色反转,雌性的攻击力往往比男人更具有毁灭性。

    当贺乐蕊感觉到了丁长生的城门大开时,当她感觉到丁长生的双手掐住了自己的纤腰时,她的索取就更加的急迫和贪得无厌,此时的她,犹如是攀附在树干上的藤蔓,树干虽然是结实挺拔的,但却是被动的,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对藤蔓的侵犯无能为力,任凭其攀附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时候能表现贺乐蕊力量最直观的表现是她的脚,原来刚刚吻到丁长生时,脚跟只是微微离地,可是现在,她全身的力气好像都在脚尖上了,因为她的身体要去扩张自己的领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