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44:昭然若揭

时间:2018-04-08作者:钓人的鱼

    车家河看着车蕊儿痴迷的样子,叹口气,问道:“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哪里好,把你迷的五迷三道的,平时那些心眼都去哪了,都喂狗了?”

    车蕊儿看了他一眼,没吱声,车家河手里的核桃磨的咯吱作响,过了一会,他说道:“但是现在他对你并没那么好,所以,你就是付出的再多,将来也不一定是好结果,你要是真的想得到他,让他对你俯首帖耳的,倒不是没有办法”。

    车蕊儿一听车家河的话,立刻来了精神,问道:“什么办法?”

    “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你比他强,现在他不听你的,看不上你,不是你长的差,是因为我不肯为他所用,或者说不肯为仲华所用,他现在觉得不能通过你让我就范,所以就想疏远你,不信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这个原因”。车家河说道。

    车蕊儿没吱声,只是内心有一阵绞痛,要是丁长生对自己的感情真的像是自己父亲说的那样,那他真是太混蛋了,所以她不相信丁长生会这么对自己,而且自己和他在一起时是那么的快乐,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自己都甘之如饴,要说丁长生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都是利用,她是真的不相信。

    “可是他救了我,你不知道那几个人的凶狠,步步杀机,还有枪,如果单纯的是为了让你就范,实在是没必要把自己的命舍进去,我在现场,那是我的亲身经历,所以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是真的,不是你挑拨离间几句就能抹掉的,我不信”。车蕊儿说道。

    车家河摇摇头,说道:“我的傻女儿,你看看,这就是你和我的差别,你只看到了丁长生对你的好,而不是从整体来看丁长生这个人,我研究过这个人,很特殊的一个人物,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地位和财富,仲华是他的恩人,为了仲华,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所以,这个人,我认为, 比仲华还可怕,现在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只要机会合适,早晚都会成大气候,你要是真的想要让他单单喜欢你一个,还得用点策略才行”。

    “什么策略?你帮他不就行了,你也说了,他要的是你帮他,帮仲华,你帮他不就完了,难道你也认为何家胜能在中北省千秋万代不成?”车蕊儿戏谑的问道。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来北京,最要紧的就是把你救出来,现在你回来了,我要去办其他的事,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跟我去拜访一些老领导,你也好跟着学学”。车蕊儿说道。

    车蕊儿说道:“别打岔,继续说丁长生的事,我要怎么做才行?”

    “丁长生现在肯定不是你一个女人,他已经结婚了,作为你老子,我建议你放弃吧,别再和他来往了,落个小三的名声可不太好”。车家河说道。

    “我要是一定要和他继续来往呢?”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咬咬牙,说道:“那就全身心的投入进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他,其他的都是小事,一定要把这个男人紧紧抓在自己手里,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找其他女人,把他的一切都控制起来,到那个时候,他不是你的还是谁的,等到哪天他一无所有了,不是你的是谁的?”

    车蕊儿开始时还认为自己老爹这主意不错,但是等到车家河说到最后时,车蕊儿问道:“你们想干嘛?”

    车家河无奈的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和丁长生之间,和仲华之间,注定是不可能和解的,你还记得林一道吗?”

    “知道,怎么了?”

    “那你还记的祁凤竹吗,宇文灵芝,这些人你还记得吗?”车家河问道。

    车蕊儿努力的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你好像和我说过这几个人,怎么了?”

    “丁长生和这几个人都有关系,外界传的消息是宇文灵芝和祁竹韵都在丁长生手里,林一道在中南省倒台,这背后也有丁长生的影子,就是现在的袁氏地产,丁长生的影子也是若隐若现,周一兵一直都在缉拿袁氏地产总裁叶茹萍的妹妹叶文秋,可是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而叶茹萍是丁长生亲自从我那里要走的人,这些说明了什么问题?”车家河问道。

    车蕊儿听的有些懵逼,但是车家河说的很严肃,车蕊儿也不敢打断,只能静静的听着。

    “更可怕的是,他带我去见了林一道,林一道当年也是祁凤竹家族被连根拔起的祸首之一,我也有参与,最大的获利者是何家胜,你想想这些事,串起来想一想,丁长生到中北省的目的昭然若揭”。车家河吐了一口气,说道。

    “你是说丁长生和祁凤竹的案子有关系?”车蕊儿皱眉问道。

    “对,前段时间宇文家的大管家闫培功回了北原,被发现后,周一兵一直追到了中南省,但也是在丁长生的掩护下才出逃了,这些事结合在一起考虑,丁长生是个什么人,到中北省的目的就很明显了,复仇恐怕是第一步,你就成了他复仇的第一个步骤,并且得逞了”。车家河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车蕊儿,那意思是车蕊儿被丁长生睡了只是第一步。

    “丁长生会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车蕊儿问道。

    “比我们想的复杂的多,现在不能确定的是仲华知不知道这些事,或者是知不知道丁长生的计划,是不是丁长生的同党,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我们却一无所知”。车家河说道。

    车蕊儿一下子震惊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老爹的话茬了,要是丁长生真有这么复杂,自己怎么就一点也没看出来,难道是因为自己傻吗?

    “所以,我感觉,他一直都在骗你,骗你的人,骗你的感情,丫头,你呀,真是太傻了,现在能醒悟过来还来得及”。车家河说道。

    “那我现在能干什么?”车蕊儿问道。

    “你呀,就是像以前那样接触他,慢慢观察,看看他到底在干些什么”。车家河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