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45:给他一刀

时间:2018-04-08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车蕊儿闻言看着自己的老爸车家河,冷冷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接近他,为你们当卧底,在最合适的时候出卖他,给他一刀?”

    “不然呢,是你被骗,被骗了感情和身体,到最后他也不会放过我,至少我们北原很多人都会栽在他的手里,你等着看吧,我和童家岗聊过,省政府那个副主任是他安插在省政府的人,结果呢,在丁长生来了几个星期就被拔掉,还死了,莫名其妙吗,丁长生这个人……”车家河说到这里,眼睛看向了窗外,没说下去。

    “他这个人怎么样?”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的思绪慢慢被拉了回来,继续说道:“这么说吧,你老爹我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怕过谁,可是遇到这个人后,我是真的怕了,是我老了吗?还是丁长生太强悍了,我不知道,这也是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很奇怪的一种感觉,随着和丁长生接触的愈多,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车蕊儿这才认真的看向车家河,不得不说,自己确实是很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自己的父亲了,两鬓斑白,苍老了很多。

    “如果我猜的都是真的,祁凤竹,叶茹萍,宇文灵芝以及那个祁竹韵,这些人都是和丁长生有关系,那么这些人中,无论是哪一个,都会像当年害过他们的人去死,我有一种预感,在两会之后,北原的官场将不会再这么安静了,无论是仲华还是丁长生,都不会这么安分守己,所以,早做打算,早作准备,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这个时候辞职离开国内,但问题是我现在根本无法脱身,谁都不会让我这么轻易的走了,就是采取其他的办法离开了,到了国外也是一个死,很明显,既然上了船,就没那么容易下船”。车家河有些悲凉的说道。

    “想让我帮你们,门都没有”。车蕊儿不忿的说道。

    “我没说让你帮我们,是在帮我,也没让你刻意的去做这件事,我只是告诉你这些,让你心里有个数,别被人给卖了,现在来看,丁长生还不敢对我怎么样,但是剪树枝是肯定的了,不信你等着瞧吧”。车家河说道。

    “剪树枝?”

    “嗯,我觉得第一个可能就是周一兵,这个人对我们来说也没多大用处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办事不力,尤其是遇到了丁长生,更是一件事都办不好,我看,他不是被丁长生收买了,就是在消极怠工,所以,没用的人活着也没多大意思了,而且周一兵这个人知道的太多,从你的事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的心思不在我们这里了,很有可能去了丁长生那里,这种人死不足惜”。车家河说道。

    车蕊儿闻言,没吱声,站起来离开了车家河的房间,回了自己的房间后,一下子躺在大床上,想着刚刚车家河那番话,这真是一件很费思量的事情。

    丁长生跟在周红旗身后进了客厅,壁炉前坐着一个老头,他就是周虎卿,周红旗的父亲,可是看起来苍老的厉害,这真是让丁长生没想到,老的太快太明显了,此刻丁长生和周红旗进来都没能惊醒他,正在壁炉前的躺椅上打盹呢。

    周红旗指了指沙发,示意丁长生坐下,丁长生没有坐,而是走到了壁炉前,悄悄的向壁炉里填木材,一边观察着周虎卿。

    十几分钟后,周虎卿渐渐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不是勤务员,而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刚刚睁开眼,看到的丁长生的影像还没反射到脑子里,所以他就是一个陌生的面孔,直到眼睛都睁开了,这才发现是丁长生。

    “你怎么来了,红旗呢?”周虎卿问道。

    丁长生指了指楼上,说道:“去楼上收拾东西了,要不要喝点茶,水开了”。

    “嗯,喝点”。周虎卿说道。

    周虎卿捧着一杯热茶,看着丁长生,说道:“我前段时间得了一场大病,这里割开拿了一个肉瘤子出来,医生说是良性的,还好,死不了”。

    丁长生皱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红旗一句都没说,要是知道,我肯定要来看看你”。

    “我知道,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就没告诉任何人,这是我告诉她的规矩,要是别人知道了去医院看我,我肯定是要骂人的”。周虎卿说道。

    “可是,这也……”丁长生还想说什么时,被周虎卿抬手制止了。

    丁长生说道:“这样吧,北方太冷了,还是去南方吧,我在三亚有房子,离三零一分院很近,你去那里疗养一个冬天,我觉得就好的差不多了,那里空气也好,北京的空气太差了,我听你的呼吸声,气管炎还是很严重”。

    “不用了,死也要死在北京,这里离八宝山近”。周虎卿说道。

    “你就听他的吧,你要是死了,我们家就没了,长生也是一片好意,我去过三亚他那个房子,挺好,离大海很近,你不是最喜欢大海吗,要我说,你呀,死在哪里就埋在哪里,要是死在了三亚,火化了就撒到了大海里,保卫祖国边疆,不是挺好吗,八宝山那么挤了,你还去干嘛?”周红旗一边说,一边从楼上下来了。

    “你听听,这是闺女说的话吗?”周虎卿向丁长生告状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觉得她说的很对啊,青山处处埋忠骨嘛”。

    “你们这两个混账,专门回来气我的是吧,我革命了一辈子,要是不能进八宝山,我死了还有什么价值?”周虎卿质问道。

    “你埋在八宝山就有价值了?那里现在已经很挤了,你去了也是上墙,下不了葬,还是去外地吧,反正死了,你这北京户口也没什么价值了,医疗待遇享受不了了,你也没孩子上学,所以,埋在哪里都无所谓,唉,算了,我和你商量这干啥,你死了还能咋滴,你现在说好了怎么样,到时候我咋办你还能出来掐死我?”周红旗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