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45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就在丁长生想下班时,仲华倒是率先穿上衣服夹着一个包出来了。

    “领导,有事出去啊?”丁长生站起来问道。

    “嗯,开车,跟我去一趟梨园村,你嫂子打电话说酒店建好了,让咱们过去看看”。

    “啊,建好了,这是什么速度啊,不会是板房吧,对了,那咱晚上还回来吗?”

    “你这小子,傻啊你,酒店都建好了,还回来干么,明天一早回来,快点去开车,我在楼下等你”。

    “好咧”。说实话,丁长生一直对于谢赫洋的话半信半疑,不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竟然建好了,看这样子是要开门营业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一套,因为一号公路的开工典礼就定在三天之后。

    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这家酒店是谢赫洋建的,更不知道谢赫洋和仲华的关系,所以为了掩饰这里面的内情,这家酒店起了一个特俗气的名字,梨园村大酒店,看起来像是是村里开的,因为它的地点就在梨园村村委会旁边。

    两人开车到了梨园村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钟了,山里面黑的早,可是老远就看见梨园村的山坡上有一栋很高的建筑,从位置上看就是原来梨园村村委会的位置。

    “领导,你看,可能就是那栋楼,天啊,这短短几天,怎么建起来的,这质量过不过关啊”。丁长生不禁感慨道。

    “嗯,看起来有个七八层高,走,过去看看”。仲华也是被震撼了一下,但是也仅仅是震撼了一下而已,作为夫妻,他是知道自己这个老婆的经商能力的,谁让人家老爹也是做生意的呢。

    丁长生将车停在酒店门前的水泥地上,酒店前还建了一座停车场,足足能停下四五十辆车没问题,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两人刚刚下车,门口居然出来一个保安。

    “请问是仲先生吗?”

    “我是,你们老板呢?”

    “这边请,我们老板在办公室忙着呢,我带您去”。

    丁长生跟在仲华后面进了酒店大厅,很不错,装修的不像是市里面那样金碧辉煌,这里走的是简约路线非白即灰,墙面是白色的,而地面则是灰色的,也不是铺的地板,而是地板纸,这也是没办的事,可以预见,到这里来吃饭的人,大多是从工地上直接下来的,你要是搞一个白色瓷砖的地面,那你可有的忙了,光是地面也够你收拾的。

    大厅里已经摆好了很多的桌子,丁长生大概数了一下,足足有四十桌之多,这还只是这栋九层楼房大厅,估计上面就是各式各样的包间了,要是这个地方每天都能轮一遍台,那也是日进斗金了,可是万一要是没有人来吃呢,这里面的风险显而易见。

    “老板,客人到了”。保安带着两人坐电梯直达第九层,看样子第九层是办公区了。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丁长生和仲华两人进了房间,看见这个房间里有两个女人正在算账,谢赫洋一手拿着计算器,一手拿着笔,而刘香梨正在写着什么,两人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看向丁长生和仲华。

    “嫂子,刘主任,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这么短时间,竟然真的盖起了这栋楼,真是没有想到啊”。仲华看起来不是很好开口,于是丁长生机警的率先开了口。

    “哼,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怎么样,过来给我当总经理,年薪二十万,干不干”。谢赫洋笑着站起来走向两人,从仲华手里接过手包放在了办公桌上,既然是夫妻,在外人面前,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足。

    “呵呵,这个,还是要问我们领导,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啊”。丁长生老是被这二个谢赫洋拿着,所以有些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这不,刚刚一开口,就被谢赫洋抢白了一顿。

    “仲县长,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刘香梨一见人家两口子见面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见机而退。

    “那好,你先回去吧”。谢赫洋答应道。

    “哦,嫂子,领导,我去送送刘主任”。丁长生也是趁机出去。

    本来这都是好意,人家是两口子嘛,但是丁长生要走,谢赫洋的心里莫名的被刺激了一下,她当然知道丁长生既不是好心去送刘香梨,也不是懂事给他们两口子留出单独的空间,而是真的去追刘香梨了,看起来这小子的心思还真是在刘香梨身上,再想想自己,接下来,谈什么呢,一下子好心情都没有了。

    “想不到,你这个能干,丁长生回去给我说你要开酒店时,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呢,呵呵,真是了不起,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真的建起来了,打算什么时候开业?”

    “等你们开工典礼之后就开业,怎么,到时候你这个县长来这里给我捧场?”虽然心里后悔不该让仲华来,可是来都来了,只能是应付下去。

    其实,这大半夜的叫仲华到这里来,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她想和仲华好好谈谈,虽然曾经她对他寄予了充分的信任,在他身上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爱,可是她委托的一家私人侦探所给她传来了信息,信息初步表明,仲华在外面确实有女人,不过那是在他们结婚之前,可是现在呢?那个女人据说已经大肚子了,和自己比起来,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

    她在做着挽回这段婚姻的最后努力,她隐忍,但是这不代表她可以被欺骗和侮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