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10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里的确是不错,但是我还想再考虑一下,毕竟空手道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物,需要慢慢了解,不过,怎么没有看见其他学员和你们会长呢?”这才是丁长生此来的目的。

    “哦,我们这里的会员都是业余的,他们都有工作,一般都是晚上过来练习,所以会长白天也不在这里教授空手道,如果您要是真的决定要来这里练习空手道,我可以为您引荐会长”。酒井三洋很是殷勤的说道。

    “那好吧,如果哪天你们会长在的时候,我过来看看,到时候再决定是不是加入你们吧,谢谢”。丁长生微微颔首,然后转身要离开了。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丁长生已经感觉到这个女人不一般,看上去满若桃花,而且很有亲和力,可是骨子里透着一股冷漠,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哦,丁先生,您的运气真是很好,我们酒井会长回来了”。酒井三洋高兴撇下了丁长生,朝着那个女人迎了过去。

    “惠子小姐,您回来了”。酒井三洋鞠了一躬,殷勤的问道。

    “三洋,他是什么人?”酒井惠子看着丁长生问道。

    “他是一个慕名来看看我们极真空手道会馆的中国人,我正努力劝说他加入我们呢”。

    “嗯,怎么样?”酒井惠子一边问着,一边朝丁长生走了过去。

    可惜的是丁长生同志对于日语一窍不通,而从酒井三洋对着酒井惠子说话,都是用的日语,看来对方也是在防备着丁长生。

    “还没有成功,他说要和你谈谈再作打算”。酒井三洋最后说道。

    等到酒井惠子两人走到了丁长生面前时,酒井三洋用汉语对丁长生道:“丁先生,这就是我们的会长,惠子小姐”。

    丁长生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问好的意思。

    “听说丁先生对空手道感兴趣?”酒井惠子会汉语流利的问道。

    丁长生没想到这个酒井惠子汉语说的这么好,还以为她不懂汉语呢,那么刚才他们用日语交谈的什么事,自己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想到这里,丁长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既然你懂汉语,在客人面前用客人听不懂的语言交流,这是对客人的尊重吗?”丁长生问道。

    酒井惠子开始的时候也以为丁长生就是一个想学空手道的普通中国人,但是当丁长生一出口,她就感觉到这个中国人肯定不是来学空手道的,肯定是另有目的。

    “丁先生也不是来学空手道的吧”。酒井惠子看了一眼丁长生,转身离开了,朝着大厅一角的茶室走去。

    “听说日本的空手道冠军在这里开了一家会馆,我感觉道很好奇,所以过来看看,但是我看到的是空空的房子,一个人也没有,看起来这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啊”。丁长生既然想跟酒井惠子谈谈,所以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请吧”。酒井惠子伸手将丁长生让进了茶室。

    不得不说酒井惠子在日本人里面算是个子比较高的,差不多应该有一米六了,日本人里面,给丁长生印象最好的是乒乓球运动员福原爱,但是很显然,目前这个女人不像福原爱那么具有喜感,而是处处给人一种阴戾的感觉,这让丁长生感觉到很不舒服。

    丁长生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而酒井惠子则是跪坐在丁长生的对面。摆弄好了茶杯等物件,坐等清水烧开。

    “丁先生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在一个朋友那里听说的,好奇,所以过来看看,在中国,跆拳道会馆不少,但是空手道会馆倒是不多”。

    “那当然,你们醉心于你们自己的武术,空手道你们是看不上眼的,但是事实证明,武术已经式微了,像具有实战技法的空手道、跆拳道倒是未来武术的发展方向,太复杂了反而是没用的,再好看的武术也是表演,而在实战中不需要那些”。酒井惠子说道。

    虽然丁长生感到很生气,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

    “可是太实用也不好,戾气太重,跆拳道是奥运项目,但是空手道却不是,惠子小姐想过这个问题吗?”

    “武术不是也不是吗?中国的武术不是也不是吗?这和空手道有什么区别吗?”

    “说的也是,武术太复杂,但是空手道又太简单,所以,这是两个极端,看来我们很难谈到一起去了”。丁长生欲起身离开的时候。

    酒井惠子突然说道:“我没猜错的话,您是齐文秀的朋友吧,是不是她告你这里的?”

    既然人家都看出了自己的来历,那么自己只有继续坐下去了,而且正好谈谈这件事。

    “没想到惠子小姐冰雪聪明,看出我的来历了,没错,齐文秀是我的老师,我的武术也是跟她学的,所以她既然收到了挑战书,作为弟子,我也该过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挑战我的师傅”。丁长生信口胡诌道。

    “丁先生是齐文秀的徒弟,这倒是第一次听说”。酒井惠子嘲讽的说道,看来对于齐文秀,这个酒井惠子也是下了一番功夫调查的。

    “你不知道很正常,我一直都是在外地工作,只是最近才来江都的,惠子小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丁先生请讲”。酒井惠子微微颔首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