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269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宇文灵芝的眼睛毒的很,一出厨房的门就看到了丁长生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门后面刷鞋的祁竹韵,心里不禁一叹,虽然自己已经跟了这个小坏蛋,但是这家伙还是得寸进尺,现在又把目光盯在了竹韵身上。

    可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她不能阻止,甚至还得积极撮合,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她是宇文灵芝,是宇文家的主心骨,是皇族,所以从小她受到的教育就是目的唯一性。

    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一切都可以牺牲,所以这才是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委身于丁长生的原因,因为丁长生对她来说有用,有大用。

    “别看了,想,就去呗”。宇文灵芝揶揄道。

    “你说的是真的?”丁长生今天喝了酒,正处于兴奋点上,最受不得人激.

    “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反正我们俩都是你碗里的菜了,早夹一筷子和晚夹一筷子有什么区别吗?”宇文灵芝佯作无奈的说道。

    “呵呵,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看得出,你是舍不得,刚才呢,说的也是气话,我这个人最讲原则了,我喜欢顺从的,不喜欢强迫人家做事,尤其是这种事,我等得起”。丁长生接过蜂蜜水一饮而尽。

    “算了,别憋着了,得陇望蜀,说的就是你这样的男人,我们家族的女人向来是崇拜强者,你就是那个强者,如果你能帮我,我以前说的话还算数,我以家族的名义发誓……”宇文灵芝跪在地毯上,举起手要发誓。

    “好了,好了,我信你,说点急事,是关于你那些钱怎么回来的问题……”

    丁长生将自己的设想大致和宇文灵芝说了一下,谢氏钢铁是在香港上市的,相对于国内的证券市场,香港要规范的多,只要是正规的交易,应该是没问题,问题是怎么拿到那笔钱收购谢氏钢铁的股份,这样就可以持有大量谢氏钢铁的股票,间接的等于将钱轻而易举的回到了国内。

    “这个办法很好,但是问题是怎么拿到那些钱,谁去外面组建公司,这都是很难操作的事情”。宇文灵芝听了丁长生的计划,也感觉可行,但是取钱必须要祁凤竹配合,而祁凤竹虽然在青海监狱监禁,很可能已经落到了林家手里。

    “所以,我们要想个办法取得你老公的信任,不然的话,这笔钱就可能永远拿不到,而且现在瑞士已经有限度的向一些国家提供储户的信息,我不知道你那笔钱在哪里,是否安全,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丁长生皱皱眉头说道。

    “我知道,可是现在至少要先见到我老公,我们这些人都不能露面,你也不能去,一旦让林家盯上,就永世不得翻身了”。宇文灵芝脸色苍白,摇摇头说道。

    因为双方心里都有事,这种情况下,两人显然都没有什么兴致,所以一个小时后,丁长生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愁容的一对母女俩。

    林一道既然想得到宇文家的钱,那么在宇文灵芝不知去向的情况下,祁凤竹就是唯一的筹码,可是光有祁凤竹,没有宇文灵芝,林一道依然是没有办法拿到钱,相比较而言,丁长生和林一道是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如果能让宇文灵芝的钱借着这个机会回到国内,那么不但解决了谢氏钢铁的资金短缺问题,还能掩人耳目的将钱运回国内,这是何其好的一个方法,可是现在就是因为拿不到祁凤竹的授权而搁浅。

    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触到祁凤竹,而且又不暴露身份,唯一的方法就是监狱的服刑人员,只有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可是,这个服刑人员怎么控制呢?找谁比较靠谱呢?

    “陈检察长,没打扰你工作吧,哦,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丁长生连门都没敲,就推门进到了检察长陈东的办公室,但是正好看到办公室主任江天荷横坐在陈东的大腿上,所以他掉了个圈想出去。

    “靠,你怎么不敲门啊?”陈东差点跳起来,而江天荷更是脸羞得通红,也没和丁长生打招呼,直接就开门出去了。

    “江主任,走这么急啊,我有事找你呢”。丁长生坏坏的朝着江天荷的背影喊道。

    “好了好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找我什么事,坐”。陈东和丁长生那算是老相识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就连他的这个姘头江天荷,丁长生都背着陈东调戏了好几次了,也不知道江天荷有没有告诉陈东。

    “东哥,最近怎么样啊?”

    “还行吧,你说的是哪方面?”陈东递了一支烟给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没说话,努了努嘴,方向是江天荷离去的方向,猥琐的表情让陈东很想抽他,但是这个人却给了他哥们般的感觉,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属于那种你心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想和他分享的人,是男人之间的闺蜜之情。

    “唉,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啊,不行了”。陈东摇摇头笑道。

    “呵呵,我看你啊,是虚了,没关系,我下次回扬江时给你带几瓶药酒来,保你喝了之后雄风再起”。

    “真的?”陈东眼睛一亮,问道。

    “那当然,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而且江主任这样的,不是一般男人能喂的饱的,你要大补才行”。丁长生继续揶揄道。

    “去去,滚你的吧,你来我这里肯定是有事,不要给我灌迷魂汤,说吧,什么事?”陈东看着丁长生一副很欠揍的样子,突然想起了那么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说的是真的,好了,说个正事吧,我想问个案子的事,我听说要提起公诉了”。丁长生说道。

    “你说的是谁啊,哪个案子?”陈东问道。

    “火车站那个混混,马桥三,什么时候提起公诉?”丁长生问道。

    “怎么问起他了,这个案子有点复杂,原以为他就是为葛虎把把风踩个点,但是到了公安局之后,把这些年干的坏事都撂了,强奸,抢劫,拐卖儿童乞讨,最严重的是贩毒,所以新湖区检察院将这个案子上报给了市检”。陈东皱皱眉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