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273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刘建言→丁长生;龙海→湖州;晋北山→司南下;

    谢静竹→谢赫洋;林如枫→林春晓;

    不好意思,给大家带来的障碍,这样的修改可能还不少,唉,辛苦你们的眼睛了和脑细胞了。

    “什么?你说”。丁长生又重新坐回了座位。

    “马哥,不,马桥三包养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女儿,马桥三很喜欢那孩子,我见过一次,那女人长的也不错”。

    “她们现在住哪里?”丁长生一听这话,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能真的能成了。

    “住御府苑小区,好像是17号楼,具体哪个单元我不记得了”。

    “现在在湖州吗?”丁长生一听,居然是御府苑,看来那个地方真是一个包二奶的好地方,郑小艾住那里给蒋文山当二奶,现在马桥三居然也在那里包养女人。

    “这个我不知道,马桥三春节时去海南过节了,是不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去的,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回没回来我也不知道”。

    “怎么才能联系上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

    “丁局,我真的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只听马桥三打电话时叫过文娜,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候二眼巴巴的看着丁长生,真心希望这消息可以让他动心,那么自己可能很快就能出去了。

    “好了,你先等着吧,我要验证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你要是敢骗我,只怕你连派出所都出不去了”。丁长生虽然话说的很轻,但是语气里好像都带着冰碴子,这让本来就穿的不多的候二不由得从外面凉到里面了。

    丁长生心里有事,所以谢绝了刘振东请他吃饭的邀请,开着车将刘振东送到了市局门口,接着就去湖天一色去见谢氏父女了,中午喝得不少,也不知道谢九岭醒过来没有。

    他很明白石爱国的困境,也知道近来司南下很活跃,虽然没有和邸坤成合成一股绳,但是长期下去,司南下的势力势必会大增,虽然司南下也是安如山安插在湖州的一个备用棋子,可是从司南下和邸坤成在某些事上的配合来看,司南下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这也是邸坤成恼火的原因。

    很明显,自从司南下抽冷子将林春晓捧到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上起,他就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如果石爱国还有点优势的话,这点优势就是他比司南下和邸坤成更了解湖州罢了,但是既然你石爱国是湖州的老领导了,你更应该在接下来的经济发展中起到一个班长应有的作用。

    罗明江肯定不会给石爱国太多的时间,实际上在湖州的每一派都不会给石爱国留太多时间,蒋文山时代是高压政策,导致湖州的干部对蒋文山唯唯诺诺,那么石爱国时代就是战国时代,都想将湖州的政局搅乱,从中分一杯羹。

    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一个人是不希望湖州乱的,当然也不希望石爱国有任何的闪失,那就是丁长生,所以他东奔西突,就是想给石爱国加点分,使石爱国能在湖州一把手的位置上多呆一天是一天,因为石爱国就是他的命运掌控者。

    虽然丁长生不想任何人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生而为人,怎么可能呢?

    虽然他还年轻,但是却老练成精,知道自己的屁股该坐在哪个板凳上,自从坐上石爱国这边的板凳,没有一天不是岌岌可危,但是可能正是这种原因,石爱国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也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和舞台。

    不是一路人,怎么抄近路都没有用,但是丁长生觉得自己和石爱国是一路人,所以在石爱国这条路上,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直到无路可走。

    在车里吸了一支烟,终于下了车,一车厢的烟都被他吸掉了,外面的空气已经不是那么冷冽,依稀有了春的气息,丁长生本来想张开双臂大喝一声,呼出自己胸中的闷气时,一辆宾利慕尚开进了停车场,就在他疑惑着这是哪个暴发户时,那辆车居然彪呼呼的朝他倒了过来,紧挨着他的路虎停下了。

    还没等丁长生回过神来,蒋海洋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而且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副驾上推门出来一个女学生一样的女孩,年纪不大,也就是初中生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一丝怯怯的神色。

    “丁局长,哦,不对,是丁主任,怎么,像你们这些当官的也敢到这种地方来啊,不怕被举报?”蒋海洋嚣张的将女孩搂在了怀里,看着丁长生道.

    丁长生懒得和这样的人啰嗦,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蒋海洋本还想再说什么时,想起在省城时这家伙的狠辣手段,以及葛虎的死,都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蒋海洋也没跟着丁长生,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倒是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孩,看起来不像是被骗来的女孩子,可是这个女孩明显未成年,蒋海洋这家伙太嚣张了,居然敢对未成年女孩下手,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笑了一下,蒋海洋,我看你还能蹦跶几天。

    丁长生敲门进去时,谢赫洋正在看电脑上看报表,看的一脸愁容,眉头皱的紧紧的,形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疙瘩.

    “怎么了这是,女人不能皱眉,皱眉就会变老的”。丁长生说道。

    “唉,股价今天又跌了,再这样下去,怕是离摘牌不远了”。谢赫洋将平板电脑扔在床上,自己一屁股坐上去,盘着腿坐在了洁白的床单上,光着的脚几乎和床单不分彼此,看的丁长生眼睛都直了.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挖出来”。谢赫洋用自认为最恶狠狠的表情恐吓丁长生道.

    哪知道丁长生就是一个无赖,别说给他三分颜色就能开染坊了,借点颜色都能开染坊,更何况谢赫洋的颜色是那么的勾人。

    “呃,对了,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脚好了没有,这是伤筋动骨的事,可马虎不得”。说着丁长生一把抓住了谢赫洋的一只美脚攥进了手里,不轻不重的按摩起来,白白嫩嫩,白皙的连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丁长生握在手里都不敢用很大的劲,生怕弄破了它。

    “你,放开,痒啊,放开,痒,痒死了”。谢赫洋猝不及防,一下子躺在了床上,任由丁长生这家伙把住一双美脚,肆意轻薄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