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27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当郑兰妮和陈意涵被叫出来之后,梁可心眼前一亮,疑惑的看了蒋海洋一眼,心想,你搞这一大一小到底什么意思,让我和齐老三打架吗?再说了,这个小的明显就是个学生妹,你这是把我们往坑里带啊。

    无论怎么样梁可心也是京城来的,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而蒋海洋这一套自以为很有诱惑力,但是这触及到了梁可心的底线,再无能混蛋的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但是蒋海洋不知道梁可心的底线是什么。

    “算了,蒋海洋,你说的事我会考虑的,这礼物,你还是自己享用吧,我对这玩意不感兴趣”。梁可心说道。

    “梁哥,这可是难得的一对,而且还是娘俩,亲的”。蒋海洋俯身到梁可心的耳边,继续诱惑道。

    这话倒是让梁可心眼前一亮,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丁长生用手臂轻轻的碰了一下摆在拐角处的一个花瓶,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这下把客厅里的人吓了一跳,梁可心不由得看向蒋海洋,意思是,这是怎么回事?

    蒋海洋也不知道,但是他没有胆子上来看看,只是到了楼梯处,就不敢再往上走了,但是无论如何,这里是不能呆了,自从葛虎死了之后,蒋海洋小心了很多,而且胆子也变小了。

    “蒋海洋,看不出啊,还有伏兵,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梁可心也是有脾气的人,看了蒋海洋一眼,玩味的说道。

    “梁哥,你听我说,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就上去看看,您要是不信,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蒋海洋,行了,别演了,老三,走,我们走了”。梁可心喊道。

    蒋海洋这下有点急了,自己好容易和梁可心搭上关系,本来是想借今晚这个机会好好巴结一下梁可心呢,但是没想到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再不表示自己是无辜的,估计以后就没得交往了。

    于是蒋海洋在楼下转了一圈拿着一根拖把上了二楼,但是转了一圈的确是没有发现什么,可是当他转身想往楼下去时,被人在背后一个刀掌切在了后颈上,瞬间就昏了过去,而且倒在了地板上,楼下听得很清楚。

    这个时候齐老三也从厕所里出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好像上边还有其他人,蒋海洋上去了,这会又没动静了”。

    “她们是谁?”齐老三看着客厅里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蒋海洋叫来的”。梁可心没说实话,吱吱呜呜的说道。

    丁长生没有从窗户里消失,而是从楼梯上走了下去,这下将齐老三和梁可心惊得不轻。

    “丁长生?你怎么在这里?”梁可心率先问道,以他掌握的消息,梁可心和丁长生那是不共戴天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蒋海洋包下的别墅里。

    “梁少,说来话长,我是跟着她来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了”。丁长生指了指吓得瑟瑟发抖的郑兰妮说道。

    “她,你跟她干么?”齐老三一看是丁长生这小子,倒是很高兴,因为在省城丁长生等于是间接救了他一命,而且还冒着风险在手术单上签了字,这让齐老三对他刮目相看。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蒋海洋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没有一点做人道德底线了,她是蒋海洋的小舅妈,这个是他的表妹”。丁长生没有多说,单单就是这几句话就让梁可心的脸色泛红了,心想,蒋海洋这个家伙果然是有阴谋,让自己的亲舅妈来勾引他,这里面的事一目了然啊。

    “真的?”齐老三看了郑兰妮一眼,又看了梁可心一眼,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没敢说,自己在厕所里这功夫,蒋海洋和梁可心到底谈了什么,自己还真是不知道,难道和这两个女人有关?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丁长生对郑兰妮说道。

    郑兰妮没有说话,拉着陈意涵跟在丁长生身后出了别墅的客厅,梁可心和齐三太也没有停留,“哎哎,丁长生,那个蒋海洋去哪儿了?”齐老三紧走进步上前问道。

    “哦,在楼上睡觉呢”。丁长生道。

    齐老三和梁可心相互对视一眼,心里不由得嘀咕,如果今晚着了蒋海洋的道,那么以后的事就很难说了,看来蒋海洋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得不提防着。

    “两位,你们是回市区还是住在这里?我有事先走了,如果明天你们有时间的话,我招待二位”。

    “丁长生,我听说你去开发区了?那我们明天上午去开发区找你吧”。梁可心说道。

    “好,那我明天上午在开发区等你们”。丁长生说完带着郑兰妮母女走向停车场。

    看着离去的丁长生,齐老三意味深长的说道:“这小子,还是那个脾气,我喜欢,和这样的人在一块玩,打架也高兴”。

    “你什么意思,和我一起没意思?”梁可心白了齐老三一眼说道。

    “哪能呢,不过梁哥,我在这里呆不了多久,你要是真想在中南省干点事,你还真得小心点,我看今晚这事,蒋海洋不过是个出面办事的人,后面是什么人还很难说呢”。齐三太忧心的提醒道。

    “我明白,你说的是罗东秋吧,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犯不着设计我吧”。

    “梁哥,那可不一定啊,防人之心不可无,走吧,开个房间睡觉去”。齐老三见劝不动梁可心,索性不说了。

    陈旺海死之前,郑兰妮就是下面一个派出所的户籍警,但是一直都是请长假,没怎么上过班,所以也不认识丁长生,但是丁长生的大名她是听了无数遍,蒋海洋不止一次说过,陈旺海的死丁长生是罪魁祸首,但是没想到的是,今晚居然是这个人救了自己。

    “你就是丁局长吧?”郑兰妮问道。

    “我现在不在公安局了,你可以叫我丁主任”。

    “哼,你当什么都无所谓,我只想知道我丈夫是怎么死的?”郑兰妮在后座上紧紧抱着陈意涵问道。

    丁长生又不是傻子,听郑兰妮这口气就知道,她肯定将陈旺海的死这笔账算到了自己头上,而且她既然是蒋海洋的小舅妈,这肯定是蒋海洋告诉她的。

    “你丈夫涉嫌贪污受贿,本来这也没多大事,说清楚问题就完了,积极退赃的话,还能争的宽大处理,但是他供出了曾经送给他的姐夫蒋文山不少钱,所以这事就麻烦了,在纪委核实的过程中,陈旺海跳楼自杀了,从各种迹象可以看出来,陈旺海跳楼前有人见过他,或者是威胁过他,他不得不死”。丁长生说的很慢,说的也很客观,没有为公安局做任何的辩护,郑兰妮要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肯定听得出来丁长生话里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