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34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果然,当丁长生下楼后,看到萧红依然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丁长生下来,下意识的往楼上看了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丁长生。

    就是这一笑,让丁长生心有余悸,这年代,女人想男人都想疯了吗?开始的时候是萧红出轨,但是男方被丁长生设计赶走后,现在她的目标居然是盯上了自己,看来这书记家以后还是少来。

    还有那个缺心眼的石梅贞,真是不知道这娘们脑袋里想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看来自己今后要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最好是渐渐断了才好呢,要不然老子早晚会死在她的手里,这娘们也太不以常理出牌了。

    坐在沸腾鱼乡大门外的汽车里,蒋玉蝶身心俱疲,一方面担心弟弟妹妹怎么样了,一方面也在担心,自己待会要是进去这个门,不知道是否还能再出来,可是无论如何,自己都要进去。

    虽然赵刚带了几十个人都在后面的依维柯客车里,可是这里是江都,是白开山的地盘,这地方白开山已经经营了十几年,可以说在这里自己一点优势都没有,要是今天真的发生点不可预知的事,那么,丁长生会知道吗?

    想到这里,蒋玉蝶还是给丁长生发了条短信,信的大致意思是,自己爱他,后悔没有早点遇到他,但是现在,可能这份爱不能继续下去了,还拜托丁长生照顾好她的弟弟妹妹。

    丁长生觉察到自己手机的震动,抬起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顾青山,悄悄的退出了病房,刚刚看到这条短信时,他一时半会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想着想着,他记起了前段时间蒋玉蝶好像和他提起过关于和白开山之间的矛盾的问题,难道白开山和她之间的矛盾已然不可调和了?这是打算鱼死网破的节奏啊?

    于是丁长生向着走廊尽头走了过去,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打给了蒋玉蝶。

    “出什么事了?”

    “白开山那个王八蛋为了逼我就范,绑架了我弟弟妹妹,我现在就在省城呢?”蒋玉蝶泣不成声的说道。

    “糊涂,你这么一个人去有什么用,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你等着,千万不要动,我找省城的朋友帮你摆平这件事”。丁长生着急的说道。

    “没有用的,白开山不但是一个商人,还是一个黑社会老大,在江都的势力很大,你帮不上忙的,长生,我求你一件事,如果我死了,你要替我报仇,照顾好我的弟弟妹妹”。

    “蒋玉蝶,你这个傻娘们,你是干什么的?这事还用得着你出手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等着,我这就往江都赶,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挂了电话就打给了柯子华,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而这个时候柯子华还在江都培训呢。

    “华子,起来了吗?”

    “哎呀,这么早,谁起得来啊,有事啊?”柯子华此时正在宿舍里的床上闭着眼,抚摸着身边女友缎子般的肌肤,这个女人早就不是丁长生在白山派出所见到的那个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的。

    “我遇到麻烦了,你赶紧起来到东关沸腾鱼乡去,给我拦住一个寻死的女人,这娘们,这是气死我了”。

    “怎么了,和人私奔了?”

    “去你娘的,我没功夫和你瞎掰扯,赶紧去,对了,成少上次搞得那几把枪还在吗?”丁长生突然问道,自己这是去救人,不是去谈判,自己手里没家伙,要是搁在那里怎么办。

    “有是有,但是你怕是用不上了,成少带去白山了,这一来一回,时间赶不上”。柯子华一听居然要用枪,精神一震,立刻坐了起来。

    “你这是去哪啊,这么早”。女孩被惊醒了,不满的抱住柯子华的胳膊撒娇道。

    “乖,你自己睡吧,睡醒了就去上课,我要出去办点事,晚上见”。柯子华拍了拍小女友的脸蛋,自己起身开始洗漱,然后一溜小跑的打车去了沸腾鱼乡。

    虽然丁长生的表态让蒋玉蝶很感动,但是时间来不及了,看看时间,蒋玉蝶推门离开了汽车,带着赵刚他们向沸腾鱼乡的大门走去。

    “喂,等等,那个,你们谁是蒋小姐啊?”柯子华下了出租车,懒洋洋的问道。

    “我就是,你是谁?”蒋玉蝶一愣,她以为这是白开山派来的人呢,猜测可能是换了见面的地方了。

    “你先不要管我是谁,你是不是蒋小姐?”柯子华端详着对面的蒋玉蝶,心想,奶奶的,丁长生这是心理有病吧,怎么都是这些熟透了的的果子,难道这样的好吃,但是我还是觉得新鲜的果子好吃,他这么想是有表现的,刚才起床的时候抱住他的那个小女友其实就是大二的学生,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勾搭上的。

    “我就是,什么事?”

    “那就好,我们借一步说话”。柯子华指了指旁边的汽车说道。

    事到如今,蒋玉蝶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打开车门,和柯子华一起进了汽车。

    “你到底是谁?白开山是不是换了见面的地点了?我弟弟妹妹怎么样了?”蒋玉蝶大声问道。

    “稍安勿躁,我不认识什么白开山还是黑开衫,我是丁长生的朋友,他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拦住你,他正在赶往这里,估计很快就会到了”。

    “什么?你不是白开山的人?那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白开山心狠手辣嘛,我要是晚一分钟,我弟弟妹妹就会遭殃的”。蒋玉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所以,你要给丁长生打个电话,然后让丁长生给白开山打个电话,我想丁长生当过警察,在中南省地面上还是有点面子的,你说呢?”柯子华倒是不温不火的说道,其实丁长生在中南省何止是有点面子,在黑道上那是很有面子,在他主政湖州公安的半年时间,省内的黑道人物几乎是不踏进湖州半步的,这就是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丁长生就是属于不要命的那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