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37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年轻怕什么,正因为年轻,才有犯错误的资本,怎么样?敢不敢接?”丁长生问道。

    “好,既然主任这么相信我,我就努力试一试,我一定会好好干,绝不会辜负主任对我的期望”。张明瑞立刻表态道。

    “嗯,工作要干好,脑子一定要灵活,我经常不在开发区,所以对开发区的很多事可能不能及时的掌握,但是有些事却是关系到我们开发区的的运转和名声的,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我能及时的知道,明白吗?”

    “主任,我明白了”。

    “那好,你说说,这次开发区购车的事是怎么回事?”丁长生还是绕回了这个问题,因为即便是要找胡佳佳谈,自己也得先了解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主任,其实这件事和胡副主任的关系还真是不大,她让人耍了”。张明瑞看看丁长生的脸色,嘟嚷道。

    “让人耍了?谁敢耍她?”丁长生虽然疑惑,但是脑子却在飞快的运转,开发区剩下的这些领导,有能力动那些钱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人,难道是那几个家伙合起伙来办的?这不符合常理啊,而且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还真是要好好收拾一下开发区目前的乱局了。

    “我听说这件事最先撺掇的是陈庆龙副主任,是他先找的胡副主任,而且这件事是陈炳泰书记批示了的,所以胡副主任也不知道这钱是你要回来的,而且这件事关系到开发区的广大干部职工,没有班车的确是很不方便,所以,主任,我觉得这件事你要是现在追究的话,恐怕对我们以后的工作不利啊”。

    “陈炳泰书记批的?”丁长生疑惑的问道,陈炳泰早就不管事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怎么会突然管起这档子事来了,难道是因为暂时林春晓不来了,他就以为自己这开发区工委的书记就不用换了吗?

    “主任,没错,这事是书记批的”。

    “可是我记得我给开发区财务处主任张婷亲自说过,没有我的签字,谁都不能动这笔钱,她难道没带耳朵吗?书记的话她听,我的话就是放屁吗?”丁长生点了一支烟,将打火机扔在了办公桌上,脸色异常难看的说道。

    “主任,我最听听有人传言,说陈炳泰要调整了,而且还升了?”张明瑞看到丁长生只是针对书记,所以说话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事实证明,在一个单位里当一把手,如果没有几个打小报告的人,还真是不见得能完全掌握这个单位的方方面面,虽然每个人都讨厌打小报告的人,但是说到底还真是离不了这样的人,作为领导,尤其如此。

    “升哪去?”对于蒋文山的这个部属,在目前的湖州政坛来说,很难再有什么建树,所以丁长生听到张明瑞说陈炳泰要升了,表现出的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

    “好像,听说好像是新湖区的书记,要顶替现在的刘成安”。张明瑞也不是很肯定,但是这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还是把丁长生吓了一跳,要知道,很多的谣言后来证明都是真实的,尤其是官场上的谣言尤其可信。

    “你这是听谁说的?”丁长生皱眉道。

    “大家都在说这事呢,主任,你想啊,如果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会批这辆车吗?前段时间基本都不来上班了,开发区几乎都不知道还有书记这回事了,但是这突然回来,还冒着得罪您的危险批了这辆车,你说这事是不是很奇怪?”张明瑞分析道。

    丁长生看了张明瑞一眼,心想,嗯,这小子脑袋瓜子还是很好使的,而且这个消息来的很及时,顾青山在医院里告诉他,石爱国最近想召开常委会,就是要解决新湖区班子的问题,而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难道陈炳泰投靠了现在湖州政坛上的哪一方了?

    如果是向石爱国投诚了,石爱国会不告诉自己吗?而且再说了,如果陈炳泰投靠了石爱国,他会冒着得罪他丁长生的危险去批这辆车?显然,这是说不过去的,可是如果不是投靠石爱国,那么就是邸坤成和司南下了,到底是谁招揽了他呢?

    “嗯,你说的对,好了,我知道这事了,你这个主任的事,我最近就会宣布,你先把事都管起来,另外,这个财务处的主任张婷什么来路?”丁长生尤其生气的就是开发区的财务,自己当时可是亲自和她说了的,她居然还敢动这笔钱,既然你敢动这笔钱,我就敢动你,我倒是让你看看,谁更硬一些。

    “哦,主任,张婷的关系主要是在市里,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说是纪委书记的小姨子”。

    “纪委书记的小姨子?哪个纪委书记?”丁长生一愣,张明瑞先说张婷的关系在市里,而又说她的姐夫是纪委书记,难道是市纪委书记汪明浩?

    “主任,市纪委书记”。张明瑞很认真的说道,他知道丁长生是石爱国书记的铁杆门生,但是据说市纪委书记也是市委书记石爱国的铁杆同盟,据说还是石爱国手里的一把刀,所以他有义务提醒丁长生,这个人最好还是不要动。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把胡副主任叫来,我有事找她”。丁长生摆了摆手说道。

    看着张明瑞出去,丁长生突然浑身有一种无力感,都说中国的官场复杂,但是到底有多复杂,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深刻的感受到这种复杂的程度,身处其中就好像是在一张难以挣脱的网里,处处碰壁,处处都受着束缚,稍有不慎就会得罪人,而得罪人的下场就是被网活活累死。

    政治改革是最难改的,但是这种掺杂着人情的官场,已经严重的畸形,如果再不把这些东西割掉,恐怕政治改革的步伐永远都不会有进展,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外如此,可是即便是身在这个位置上的丁长生想想自己,自己不也是借着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的亲友谋福利吗?如果不是身在这个位置上,赵馨雅怎么可能调到湖州来?自己怎么这么轻而易举的为蒋玉蝶的弟妹办理护照?

    所以乌鸦落在猪身上,谁也不要说谁黑了,自己白的了吗?思绪漫天飞舞时,胡佳佳敲门进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