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449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听完楚欢的汇报,袁焕生看向丁长生,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好像感觉很对不起丁长生似得,虽然丁长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林少爷到底是谁,但是看得出袁焕生对这个人很是忌惮。

    “兄弟,你看,我这是给你接风,哪知道闹成这样,那个,我去去就来,你们先用着,好吧,茹萍,好好陪着老弟”。袁焕生说着站了起来。

    丁长生也赶紧站起来,“袁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既然我们是兄弟,就不用那些虚礼,你要是有事,赶紧去忙,叶姐,要不然你也去帮衬着袁大哥?”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茹萍,你陪着丁老弟吧”。袁焕生无奈的摇摇头,楚欢提着那个袋子跟在袁焕生身后出去了。

    “弟弟,来坐,我们继续吃饭吧,他忙他的,我们吃我们的,改天再让他给你重新接风吧”。叶茹萍虽然也是谈笑风生,但是看得出,她很担心袁焕生。

    “萍姐,我还是叫你萍姐吧,叶姐不大好听”。

    “好,随你,来,干一杯,招待不周啊,弟弟,你不要见怪,有时候在生意场上,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叶茹萍虽然没有说明,但是丁长生猜得出来,这个林少爷好像真的不一般。

    “萍姐,不知道这位林少爷是哪路神仙啊,这么厉害?”丁长生问道,他已经猜到,能让北原市的地产大佬这么俯首帖耳的去送这十万元钱的人,怕是不简单,肯定是非富即贵了。

    “别提了,自从这个人到了北原后,把北原搅得一塌糊涂,我们是做在做生意的,讲究的是和为贵,所以能不多事就不多事,可是即便是这样,还是满足不了这小子的胃口,看来这小子是不把我们吃垮是不算完啊”。

    “哦?怎么个吃法?”丁长生淡淡笑道。

    “这位林少爷叫林平南,是我们中北省常务副省长林一道的独子,正因为如此,我听说,这孩子在小的时候就被惯的不成样子,而且这孩子的妈也是一个红色家族的后代,这要是惯起孩子来,还能有个好,本来这林一道在西北省的时候这林平南都是在京城呆着,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半年倒是常驻北原了,开始的时候,有些商人都是想从林一道那里得到点好处,于是就巴结林平南,哪知道这小子吃上瘾了,只要是没钱了,就找这些人赌博,你想想,有敢赢他的吗?于是,在这酒店吃饭是假,赌博倒是真的”。

    “于是,这些人就借着赌博给林平南送钱?”

    “可不是吗?上周的时候袁总输了十五万,这还不到一周的时间,今晚又拿过去十万,基本上是拿过去多少就输多少,这一晚上下来,陪他打牌的人,怎么着也得输个上百万吧”。叶茹萍恨恨的说道,她是生意人,知道做生意赚点钱不容易,所以对这个林平南那是恨之入骨也不为过。

    “那,袁大哥这前前后后也送了不少钱了吧?”丁长生皱眉问道。

    “自从这个家伙来了,袁总怕是要送出去一个数了”。叶茹萍伸出一个手指头说道。

    丁长生明白,这就意味着袁焕生送出去大概一百万了,这还只是袁焕生一个人,那么其他人呢,看来这林平南敛财的手段还真是不一般啊。

    “看来这林少爷是拿北原的这些商人当提款机了,那么,收了钱,办事怎么样?”

    “唉,要是能办事,送出去的钱也就送出去了,但是这些钱他可不认为你是送的,是你自己没本事输给他的,要是想办事,还得再交钱,比如,袁氏集团年前想要拿一块地,这件事就是林一道直接管辖的,但是因为在地下竞拍的时候输给了省外的一家公司,所以,我们就败北了,对了,那家公司还是你们湖州的呢”。叶茹萍好像是想起什么来似得,说道。

    “湖州的公司?”丁长生很是疑惑,难道湖州的公司不在本地发展,想要进军北原了,可是思来想去湖州几乎是没有这么大型的地产公司啊。

    “对,好像是叫双虎地产,老板好像是叫赵庆虎,对,就是叫赵庆虎,我们在竞拍夜宴上见过这个人”。

    “赵庆虎?萍姐,你确定你没记错?是叫赵庆虎?”丁长生眉头紧皱着,感觉这有点不可思议,赵庆虎要是真的在北原拿地,那么意味着赵庆虎很可能是想从湖州抽身了,可是了,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连负责调查赵庆虎的刘振东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怎么了?弟弟认识他?”

    “如果真是赵庆虎的话,何止是认识啊,还是老相识,这个人很厉害,是我们湖州的首富,我一直都以为他只是在湖州蹦跶,没想到,他这一步居然蹦到了北原来了,看来,我真是小瞧了他了”。丁长生说着冷笑连连,开始的时候叶茹萍还以为丁长生真的和赵庆虎是好朋友,但是现在看来,未必。

    “弟弟,我怎么听着你和这个赵庆虎好像是不对付啊?”叶茹萍笑笑问道。

    “唉,不提了,对了,萍姐,你说的那个地下拍卖是什么意思?”在丁长生认为,这房地产拍卖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拍卖的,怎么还会有地下拍卖呢。

    “这个地下拍卖其实是林平南搞的,也就是在正式拍卖前,必须参加这个拍卖,否则的话,你练参加那个拍卖的资格都没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但是如果你不参加这个拍卖,其实就等于是没有了参加拍卖的资格”。

    “哦,这倒是一个敛财的好手段啊”。

    “这还不是更绝的,根据公司的规模不同,他也会把参加拍卖的分为几个档次,比如那一次袁氏地产就和赵庆虎的双虎地产分为一个档次,也就是说,这两家地产只能是出一个名额,败下来的那个,依然是没有机会参加竞拍的,这就是林平南搞出来的把戏,主要要是为了保证大公司进入到真实的竞拍行列,但是钱都被他收了,那一次,为了拿到这个竞拍资格,赵庆虎付出了三百万的代价”。叶茹萍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丁长生却深深的感觉到当时竞拍的惨烈,看来这林平南智商还真是不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