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45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没在会场上见到闫培功,而且自从第一天闫培功露了一下面之后,自那再也没有出来过,而且让丁长生感到奇怪的是,叶茹萍和袁焕生这边也没有再露面,好像自己成了瘟疫似得。

    根据宇文灵芝提供的情报,要找到闫培功倒是不难,而且他此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把原来和祁家走的很近的一些商人拉过去,而闫培功又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物,所以丁长生必须要和闫培功见一面,否则的话,自己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丁长生下了出租车,看了看手里的地址,应该就是这里了,虽然看起来这个别墅区管理很严格,但是丁长生找了一个看不到摄像头的地方,还是很轻松的就翻墙而入了。

    闫培功自然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看自己,因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再有半个小时自己就要睡觉了,自从生意上日渐凋零之后,他的生活习惯倒是很有规律了。

    “你是谁?”开门的是保姆,一脸警惕的看着丁长生问道,因为门卫并没有打电话说有人来拜访自己的东家。

    “我找闫培功先生,就说我是从南边来的”。丁长生模棱两可的说道。

    “那你等会,我去通报一声,看看是否见你”。

    闫培功也是一愣,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还说是南边来的,这是谁呢,他有心不见,但是又怕是自己的朋友投奔到自己这里来了,自己要是闭门不见,这传出去也不好,所以他倒是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丁长生被允许进了客厅,这个时候闫培功也出来了,看到是丁长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闫先生,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其实我也不想这个时候过来,只是白天有点不方便,所以只能是夜里过来拜访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们认识吗?”闫培功问道。

    “嗯,我们能不能到你你的书房谈,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谈,在这里,不大方便”。丁长生看了看保姆说道。

    “好吧,这边请”。闫培功犹豫了一下,还是请丁长生到了自己的书房。

    “有什么事,快点说吧,这么晚了,我还要休息呢”。闫培功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说道。

    “好,先从这封信说起吧,您先看看这封信,看完了,我们再谈”。丁长生笑眯眯的从自己的内衣兜里拿出来一封信,双手递给了闫培功。

    闫培功很疑惑,但是看到丁长生很是郑重,于是也起身接过来这封信,但是这封信很显然是封好的,闫培功一边疑惑的看着丁长生,一边撕开了信封,开始的时候还没怎么着,但是看到最后的落款时,居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是真的?”闫培功很是激动地问道。

    “什么真的假的,我只是一个送信的,多了也不知道”。丁长生玩味的看着闫培功道。

    “我是说,您见到了灵芝妹子?”闫培功看了看紧闭着的书房门,低声问道。

    “你先说这封信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就有可能是见过她,否则,这信来自哪里?”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

    “不错,你说的不错,原本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除了灵芝妹子的签字外,这里还有一个印章,这个印章是灵芝妹子的最好信物,我相信这是真的,这么说来,你真的见过她,她,还好吗?”

    “好得很,很安全,也很幸福”。丁长生说道,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想到宇文灵芝在自己身下的媚态,每次都是尽力的讨好自己,自己说一,她绝不说二,而且无论自己想怎么玩,她都是尽力的配合自己,而且为了让自己多去她那里几趟,甚至是想出了很多连男人都不知道的玩法,每次当看到宇文灵芝在自己身下娇喘不已的时候,自己内心里的征服感就会变得满足起来。

    所以,当闫培功问道,宇文灵芝是否幸福时,自己很肯定的说,她是幸福的,非但如此,只要自己愿意,宇文灵芝随时都可以让她的女儿和自己圆方,而且宇文灵芝已经说过,只要自己能帮她完成把资金转移到国内,她这一辈子都是他丁长生的,包括她的女儿祁竹韵。

    “丁先生,灵芝的信上说,你希望我们到湖州去投资,难道现在灵芝是在湖州?”闫培功问道。

    “不是她在湖州,是我在湖州,她虽然没有回来,但是通过其他渠道也知道,你们受了祁家的牵连,生意做得艰难,而且现在看来,林一道很可能还得干不少年,你觉得你们就这么等着,要是林一道一直不走呢,你们的生意就不做了,所以灵芝希望你们能到湖州投资,这其实也是在给你们找出路,你们现在在这里做生意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丁先生既然都知道了,又何必再问呢?”闫培功摆摆手,很是落寞的说道。

    “那既然如此,哪里赚钱去哪里,难道林一道还会跟着去哪里吗?这未免欺人太甚了吧”。丁长生皱眉道,他知道林一道的势力很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林一道还没有能力控制超出自己范围内的事。

    “丁先生,这件事你说的太简单了,而且我都没有思想准备,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而且我们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要是背井离乡,至少也得让我我们好好合计一下吧”。

    “嗯,这个应该,但是我提醒闫先生,关于灵芝的事,你最好谁都不要说,不然的话,迟早会被人发现,到那个时候,灵芝就麻烦了”。丁长生告诫道。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还需要几天的时间,不过丁先生,我还真是有点佩服你,居然敢在中北省的地盘上闹乱子,现在好了,你这一闹,这届投洽会算是全乱了,省里那些人不知道有多恨你呢”。闫培功担心的说道。

    “无所谓,我不怕,只要是能为湖州拉过去投资,其他的事都是小事,而且,我不信你们北原市这么没水平,居然还敢对外地的投资商下手”。丁长生不服气的说道。

    “但是,问题是你不是来投资的,你是来砸场子的,我看,你最好还是尽快赶回湖州,否则的话,你怕是要有麻烦了”。闫培功不无担心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