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50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傅品千坐在椅子上批改作业,而苗苗则坐在傅品千的床上,一边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嘟着嘴,好像是和傅品千吵架了似得。

    “哼,亏我以前那么帮着他,他就是个骗子,说好了五一带我北京玩的,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骗子,以后再也不信他了”。苗苗一边嘟嚷着,一边看向她妈妈的手机。

    傅品千很了解自己的闺女,在这里诅咒丁长生,就是想让自己同意给丁长生打个电话,但是傅品千偏偏不同意。

    丁长生不比以前了,现在是领导了,忙的很,很多事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而且有时候是随时都会有事,一边要干好自己的工作,一边还得伺候好上级领导,这可比一般的职工费劲多了。

    苗苗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在她看来,既然你答应我了,你就得兑现,否则就是骗子。

    “帮他?你帮着他干什么了?”傅品千看都不看她,说道。

    “帮着他追你啊,你看看,你们都好了三年了吧,我都十六了,我是大姑娘了,他对待这么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居然是坑蒙拐骗,你说他好意思嘛,妈,你就打个电话问问呗,要不然我家打了”。

    “你敢,苗苗,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我们要知足,你看看你,每次他来,不是要这个,就是要那个,不能这样了,我们要靠自己,我们不能一辈子靠他活着吧,现在来说,你,就是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找个好男人嫁了,妈也就放心了,我呢,好好工作,供你读完大学,再把你嫁出去,你看,我们都有自己的目标,多好,干么非得依靠别人呢?”

    “哎哎哎,我怎么听着这话不对啊,你不是想把丁叔叔给甩了吧,怎么,找到下家了?”苗苗一探身,几乎是贴到傅品千脸上了,而她的吊带背心本来就有点大,这小好了,一路春光暴漏无疑。

    小小年纪,苗苗充分继承了她爸妈的有点,满身的灵气,那是继承了她爸爸艺术家的基因,而身材却是继承了她妈妈傅品千,十六岁的个头已经一米六五了,而且肤质细腻,尤其是那两只蠢蠢欲动的小馒头,虽然还赶不上傅品千,但是绝对是初具规模了。

    傅品千之所以不想让苗苗跟着丁长生出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苗苗已经到了青春期,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候,而且丁长生在她的眼里是无所不能的,从十三岁那年父亲去世,给她安全感最多的就是丁长生,这是她接触的唯一的一个男人。

    她对他充满了对异性的所有好奇心,傅品千是老师,她明白,这可能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但是这绝对是缺少父爱的缘故,而丁长生给她的安全感仿佛让她在孤寂和恐惧中获得最好的依靠。

    可是傅品千对自己女儿的了解远远不及对丁长生的了解,他对她那是没说的,但是感情这种东西都带有一定的自私性,所以即便是她知道丁长生有很多女人,他是那么的博爱,可是这种感觉对一个女人来说却不好,占有一个男人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无可非议。

    “滚一边去,回屋睡觉去,再提这事我就撕烂你的嘴,还有,不许给打电话,你要是敢打,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傅品千板起脸训斥道。

    苗苗不知道傅品千为什么会突然发飙,她觉得很委屈,可是这种委屈的情况下,她就更想见到丁长生,因为她认为丁长生是唯一可以听她倾诉的人。

    苗苗硬是憋着眼泪没有掉下来,起身下床回到自己屋里,看着丁长生给她买的玩具,突然间发现,自己连他的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每次见到他,都是不停的索取,从来没想到去给他点什么。

    看着苗苗落寞的一声不吭的离开,傅品千关上门趴在床上任凭泪水打湿了床单,但是她不想面对现实。

    她记得她第一次带他来家里的那个夜里,她看到他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只为了不让她为难,而那一夜,自己是人生的分水岭,如果自己那一晚碰到的不是丁长生而是另外其他人,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就在客厅里出卖了自己最后一点本钱,而听着的可能是丈夫,看着的是女儿。

    别说挣不到多少钱,即便是挣到了了,自己还有脸面面对孩子和丈夫吗?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动摇她的心,因为她看到的是更为可怕的一幅场景,这段时间以来,她经常会做那个梦,梦到苗苗嫁给丁长生了,苗苗穿着婚纱,挽着身穿西服的帅气的丁长生走向她,叫她妈妈。

    凌晨三点多,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苗苗和傅品千房间里的灯相继亮了,而又几乎是同时,两人走出了房间,苗苗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傅品千更为夸张,拿着一把菜刀,苗苗不知道傅品千什么时候把菜刀拿到卧室里去了。

    “谁?”两人又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

    “我,还能有谁啊?”丁长生在门外笑道。

    “呼……”两人几乎又同时呼出一口气,苗苗用手拍了拍胸脯,上前拉开了门。

    丁长生进门一看,好家伙,吓了一跳,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拿着菜刀,这防盗意识还真是够强的。

    “怎么了?家里来过贼啊?”丁长生问道。

    “没有,这三更半夜的,有人敲门,我们害怕”。傅品千将菜刀放在了身后,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啊,也是,都是我不好,手机没电了,也没有提前给你们打个电话,要不然就不会这么突然了”。丁长生笑笑坐在了沙发上。

    “丁叔叔,你这是去哪里鬼混了,不会是拿我们这里当旅馆了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苗苗虽然看见丁长生很高兴,但是她的心里还是为自己妈妈打抱不平,所以说话就很难听,完全不顾及丁长生的面子。

    “呵呵,那个,我先是从湖州到了海阳看了看你王爷爷,然后就赶回来了,你不是说五一出去玩嘛,正好,我有个北京的朋友今天结婚,所以,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坐高铁去,还来得及,快点,十分钟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