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52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印千华看着丁长生,他一直都在关注这个年轻人,因为他不单单是仲华的前秘书,还因为每次和仲枫阳谈话时,仲枫阳总会不知不觉的说起这个年轻人,看的出来,仲枫阳对丁长生印象很好。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仲家都依然是他印千华的后台,而且现在罗明江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很可能是因为罗明江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暂时没有动他,因为以罗明江的能力,在上面活动一下,要换掉他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暂时他还得继续抱紧仲家这棵大树。

    毫无疑问,丁长生也算是仲家这条线上的人,那么仲枫阳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丁长生是在湖州,而仲华也在湖州,所以,湖州的事还是需要印千华好好关照一下。

    “长生,仲华要出任湖州市委副书记了”。印千华笑笑道。

    “啊,真的呀?那太好了,这下我就不用灰溜溜的滚出湖州了,仲局长,如果年底司书记把我开了,我就给你当秘书去,你到时候可不能往外推啊”。

    “你不是说现在就可以当秘书吗?”仲华玩味的说道。

    “现在也可以,不过这事得你给司书记说去,我这属于是临阵脱逃啊”。丁长生精神大振,仲华居然能一步到了市委副书记的位置,那么仲家到底是和谁做了交易,是罗明江还是梁文祥,又或者是罗明江给了印千华一个面子?

    但是丁长生觉得面子的事不太可能,毕竟是一个地级市的副书记,那也是名义上的三把手了,很可能是仲家和梁文祥联手做了什么事,但是是什么事能让罗明江放出来一个市委副书记呢?

    “唉,你还是好好干你的开发区主任吧,这个职位对你很重要,你一定要做好,做出成绩来,我才好说话,而且我之前是财政局长,虽然也在湖州的圈子里,可是毕竟是属于外围的圈子,可是以后就不一样了”。仲华边说边皱着眉头,而且是越皱越紧。

    仲枫阳看了眼仲华,心里不是很满意,自己这个侄子,还是达不到大将的标准,可能是海阳的事吓怕了他,留下后遗症了,他一直都在找到底当年是谁在害自己,可是这样的事岂能查得出来,如果能查不出来人家就不做了。

    所以,像以后的政治斗争,只能是越来越残酷,不会越来越轻松,仲枫阳很担心仲华能不能扛得住这样的压力。

    而相较于无事一身轻的丁长生,仲华明显是考虑的事太多了,无法做到心无旁骛,这是为政的最大缺憾,一旦是让别的事分去了精力,那么就有可能被人趁虚而入。

    “长生,仲华说的对,你每年都来家里给我磕头,我一直拿你当我的晚辈看,你在湖州,仲华也在,正如刚才仲华说的那样,财政局长只是外围,里面斗得再厉害,外围的也只是一个站队的问题,不会打起来溅一身血,但是仲华这次可算是计入了核心了,这以后的事就很难说了”。仲枫阳语重心长的说道。

    “仲华到湖州的时间不长,也谈不上湖州有多少朋友,但是你可以算是一个,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个,说吧,你有什么看法”。印千华也搀和道。

    丁长生眨巴了一下眼睛,明白了印千华的意思了,那就是不但要自己表忠心,还得帮着仲华划拉其他人到仲华的门下。

    唉,印千华啊印千华,你还真是看得起我,你做了那么多年的组织部长,难道你不知道没有真金白银,没有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好处,你到哪里去划拉这些人呢。

    忽然间他想起来,印千华是组织部长,而且唐玲玲也说过,省委组织部长一直都拿湖州的事装糊涂,那么现在就是印千华在当面,自己何不将这件事抖出来呢,而且,如果这事成了,也算是帮了唐玲玲的忙。

    以唐玲玲目前在湖州的地位和处境,如果能和仲华牵上线,那么这不但是对满足了唐玲玲的愿望,也可以为仲华添一道保险,至少仲华现在就可以有一个同盟者了。

    “印部长,您熟悉唐玲玲这个人吗?”丁长生问道。

    “唐玲玲?这个人我知道,石爱国和顾青山都向我推荐过这个人,但是省里还有一些其他的不同意见,所以这件事也就搁置了,怎么,你和她很熟悉?”印千华皱眉问道。

    “顾青山是我干爹,他去世前一直都是唐玲玲在负责湖州组织部的工作,可以说工作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也是一个老组工了,只是石爱国书记一走,我干爹去世的非常突然,所以这事也就没人提了,我不知道司南下书记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如果能上来,将来对仲局长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助力”。丁长生再次推出了唐玲玲。

    秦振邦那里不知道能不能使上劲,但是印千华是省委组织部长,对这事有绝对的话语权,所以,必须把这事给印千华当面提出来,现在仲华和仲枫阳都在面前,这是一个可以壮大仲家人马的好机会,你们是不是能把握得住,那就是你们的本事了。

    “千华,这事有难度吗?”

    “湖州的组织部长是一个难题,要是唐玲玲是常务副部长,那是没有问题的,也是顺利成章的事,但是她现在排名靠后,如果让她一步登上去,那么前面的同志怕是会有意见,而且这事还得得到司南下的支持”。

    “嗯,司南下怕是不会支持你的,仲华要出任副书记这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开,司南下不是傻子,不会给自己的对手增加力量,所以,这事你还真的从省委的层面考虑,仲华的事我和老罗谈的很艰难,再加上一个组织部长,我怕罗明江是不会同意的”。仲枫阳无心的说道。

    丁长生虽然没吱声,但是内心里的震撼是无与伦比了,而当仲枫阳无意间说出这番话时,就连仲华也抬起头看了仲枫阳一眼,意思很简单,这个场合不适合说这事。

    仲枫阳自知失言,所以也就到了这里没再说下去,可是丁长生低头思索的样子,好像是对这句话没有反应,但是心里却在想,果然是和罗明江达成了交易,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罗明江居然放开了手,以前仲枫阳和罗明江的关系不睦这是众所周知的,现在居然能做交易了,可见筹码不低。

    丁长生回到酒店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坐着电梯直达楼顶,虽然是到了夏季,但是北京的空气依然是不好,尤其是这两天,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空气里的味道不好闻。

    坐在楼顶的转台上,看着北京的夜色,丁长生拨通了石爱国的电话。

    石爱国正在收拾东西,到省城报道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刚才还想着是不是要给丁长生打个电话呢,没想到这小子率先打了过来。

    “长生,刚才我还想着是不是给你打个电话呢,日子定下来了,后天去报道,你还送我吗?”石爱国这会有点小孩子心性了,好像是丁长生答应了他的事就得做。

    “那当然,书记,我现在北京,明天回去,我一定要去送您的,对了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对您是不是有用”。丁长生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石爱国,但是虽然自己是仲华的秘书,可是貌似自己和石爱国的感情更深一些,抛开石梅贞的事不说,石爱国确实是给了他进步的舞台,包括现在的开发区主任,要不然自己也不能成长的这么快。

    “你说,什么事?”石爱国听着丁长生说话很是谨慎,而且不像是平时那般轻佻。

    “仲华可能要出任湖州市委副书记,这事您知道吗?”

    “仲华?副书记?”石爱国明显是不知道,所以才会显得这么震惊,这同样也是丁长生那时的表现,可见这事还只是一个小范围的消息。

    可是自己居然知道了这个小范围消息,自己算不算是很幸运的人?

    但是此时自己却把这个小范围消息透漏给了石爱国,自己这么做合适吗?丁长生一时间很矛盾。

    “这是哪里来的消息?”石爱国问道。

    “仲枫阳家里,我刚回到酒店”。丁长生解释道,石爱国知道丁长生和仲华的关系,所以石爱国对丁长生到仲枫阳家里一点都不反对,有这么高的一个关系要是不用的话,那才是傻子。

    可是现在丁长生居然把那里的消息漏给自己,这让石爱国心中甚感安慰,至少丁长生心里是有自己的,而且到了现在依然是念着自己对他的好的,只是这个消息对自己有多大的用处?

    “书记,我还向仲枫阳和印千华提了提唐玲玲的事,印千华也在仲家,只是不知道唐玲玲能不能上位,我看印千华也是很为难”。丁长生见石爱国不说话,于是又补充了一句道。

    “唐玲玲的事你不要管了,管好自己的事吧,各安天命就好”。过了一会,石爱国幽幽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