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53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罗东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和他父亲罗明江曾经有过一段对话,事实上,罗明江是反对儿子在自己的辖区搞工程的。

    搞得好了,人家说你依靠权力牟利,而如果搞得不好,那么就成了利用权力赚了钱,还都是一些豆腐渣工程,可是罗明江也明白,罗东秋虽然在中南省很混得开,但是出了中南省到底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恐怕连罗东秋自己都没有这样的自信,这才是这么多年为什么罗东秋不到省外做生意的原因。

    话说回来,罗明江反对的不那么激烈,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大家都在这么搞,扒拉一下哪个省,哪个省领导的孩子不是都在做生意嘛,吃相好点的换着来,也就是你的孩子到我这里来做生意,我的孩子到你那里做买卖,大家心照不宣关照一下,这和以前的相互安置对方的孩子是一个道理。

    相比较而言,罗东秋这样的人就是属于吃相不好的了,在自己老爷子眼皮子底下抢食吃,这就是没种的表现。

    别看罗明江提拔了司南下,但是罗明江对司南下的评价并不好,远远不如对蒋文山的评价好,这是肯定的,蒋文山鞍前马后几十年了,司南下为罗家做过什么?

    最不让罗明江看好的是,司南下原本是安如山调到湖州来的,可以说司南下出任市委书记也是安如山定下的路子,但是现在司南下好像和自己走的安如山还近,这就不能不说明问题了,司南下这是撇开了安如山吗?

    “司南下?他有这个胆子?不大可能吧,这事交给我了,我再去和这几个老家伙说道说道,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咱们也只能是用我们自己的手段了”。蒋海洋说道。

    “你先不要胡来,这事我看还是给司南下施加压力比较好,不然的话,我们到时候不好收场,再说了,你以为湖州现在还是你们家的天下啊”。罗东秋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我知道,我只是和这几位大爷好好聊聊”。蒋海洋笑着又下了楼,看到楼下这几个老头像是乡巴佬似得摸摸这里,看看那里,蒋海洋心里的底气更足了。

    按照这几个老头的提法,门面房的数量大概一半的数量都要交给这些人管理收益,商业开发最值钱的就是门面房,这些老家伙张口就是狮子大开口,不是疯了吧。

    “哎呦,几位大爷,久等了,我又和老板沟通了一下,你们的条件实在是太高了,我们不可能答应”。

    “不答应好吧啊,走吧,哥几个,我们在这里坐的时间也不短了,走吧,厂子里下棋去”。何大奎第一个站起来要往外走。

    “哎哎哎,大爷们,你们走了接下来的事怎么谈啊,虽然,我们没有同意你们的方案,但是,我们也提了一个方案,你们看看如何?”蒋海洋笑道。

    “什么方案?”何大奎看着蒋海洋问道,这小子他认识,是前市委书记蒋文山的儿子,一肚子坏水,就差头顶上流血,脚底板流脓了。

    “几位大爷,说到底,这年头,不都是为了钱吗,你们几位蹦跶这么欢,说到底也是为了钱吧,当然了,你们可以说不是为你们个人,是为了纺织厂的大家伙,大爷们,雷锋都死了几十年了,你们犯得着吗?”蒋海洋看着这几个老家伙,一脸的鄙夷。

    几位老头,包括何大奎,都是大眼瞪小眼,要是自己的身子骨还行的话,铁定会把这个家伙揍一顿,但是年纪大了,火气也就小了不少,也明白,这小子这么说肯定还得有下文。

    “你们五个人,既然是你们五个来找我们谈判,我也相信你们在纺织厂那是有威信的,所以,我今天说的话,出了这门,就当我没说过,你们也没听过,二十万,只要你们能说服纺织厂的人,同意我们的方案,你们每个人二十万,这个数不少了吧”。蒋海洋站起来,伸出两个手指,很像是照相时的剪刀手,代表成功了。

    可是何大奎看了看那四个人,他们也在看着何大奎,虽然何大奎是最后一任纺织厂的厂长,但是在纺织厂的威望那是无人可以替代的,别看蒋海洋这招分化策略好像很好似得,但是如果何大奎没点头,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

    在出价之前一定要弄清对手想要什么和他的实力,但是蒋海洋恰恰没有搞清楚这一点,何大奎之所以在湖州带着一个破产的纺织厂坚持了十几年,那是因为何大奎从来没有给自己谋过一分钱的利,这才是工人们相信他的原因。

    他要的就是为纺织厂的工人们谋福利,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为了那些人争取一点养老的钱,那些人离开工作岗位十几年了,但是没有正经八百的福利待遇,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医疗保险,这些保险谁离得了?

    至于他的实力,蒋海洋本以为收买这几个人就可以控制纺织厂拆迁的局面了,其实那是做梦,最简单的一点,搞定何大奎就可以了,不用这么复杂,这下倒好,其他几个人肯定回去会说这事的,何大奎就是想接受也是不可能了,因为这事已经有人知道了。

    所以说,蒋海洋有时候脑子很灵光,但是在有些事上,还真是有点白痴。

    “蒋总,我们提出的条件是给纺织厂的工人应有的福利,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现在市里没钱,但是开发商有钱啊,可以替市里解决这件事,你给我们的钱,的确是不少,但是离我们的要求太远了,如果你们真的想给我们钱,让我们同意这个项目顺利开工,那好,每人四千万,我们闭嘴,我担保其他人也会闭嘴”。何大奎笑眯眯的说道。

    “四千万,何老头,你疯了吧,我们能赚几个钱,你要两个亿,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我们是开发商,不是市政府,我们不欠你们什么,既然这么,看来是谈不成了?”蒋海洋恼羞成怒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