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55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天将亮未亮时,丁长生绕了一大圈,安全回到了市郊,然后打车回了自己家里,在外面这一夜,身上几乎都被露水打湿了,这一次可谓是险之又险,想想刚才的情景,不知道那个隐藏的枪手到底是谁安排的,是阿龙,还是赵刚,亦或是赵庆虎?

    丁长生洗了个澡,刚想给张明瑞打个电话,让他向林春晓帮自己请个假,自己好在家休息一天呢,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丁长生一怔,这么早,会是谁来找自己呢,要是赵馨雅的话,她是有钥匙的呀,他靠近猫眼,向外一看,居然是何晴,这倒是让丁长生很是意外。

    “怎么是你,这么早啊?”丁长生问道。

    “不早了,我在这里等了丁先生一夜,但是丁先生好像是昨晚没有回来,我去吃了点东西,回来时在门口看到丁先生回来了,所以就跟了过来”。何晴站在门口说道。

    “找我有事?”丁长生上身没有穿衣服,而下身也只是穿着一条大裤衩,脚上是一双夹指的拖鞋,显得很不礼貌。

    “我可以进去说吗?”何晴看了看身后,说道。

    丁长生闪开身位,让何晴进了家门,何晴进来之后,打量着这个房子,虽然没有挨个屋去看,但还是看了看各个房间的动静。

    “请坐吧,我换身衣服”。丁长生说着进了卧室,然后关上门开始找衣服穿,而何晴就坐在了客厅的长沙发上。

    片刻之后,丁长生穿着家居服出来了,坐在了何晴的对面。

    “听说你生了个双胞胎,恭喜你啊”。丁长生客气道。

    “丁先生,你我就不用绕圈子了,你说的事我父亲和说了,我们还是按照我们原来商议的办,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而且我们知道,现在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事更加的复杂,没有丁先生的帮忙,我们是做不来的”。何晴倒是很实在,将手袋扔在沙发上,看着丁长生说道。

    一般女人要是在这么一个孤男寡女的房间里,肯定是精神高度紧张的,断然不会像何晴这么轻松,此时的何晴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因为裙摆很高,所以如果不是两腿交叉着,丁长生很可能早就一览裙内风光了。

    她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看着丁长生,好像是两口子在谈事一般,可是这是她第一次和丁长生面对面的谈话。

    “你们高估我了,我没那么大本事,我们做的事也只是一个交易,各取所需罢了”。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但是我也相信,丁先生,你是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们的事情需要你,而且,我也需要你,丁先生,我和徐娇娇是好朋友,也是闺蜜,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我不会忘记她的,她是你的女朋友对吧,你的那一份是你的,不会少,我会从我的那一份里拿出百分之十给徐娇娇,这样可以吗?”何晴问道。

    “那是你们姐妹的事,和我有关系吗?”丁长生不禁暗赞何晴会做人,比何红安强多了,何红安此时有点得意忘形,他以为什么事都已经万事大吉了,可是只要一个赵刚就可以将这一些毁掉,只是不知道赵刚昨晚是不是走掉了。

    “当然有关系”。说着,何晴站起身,慢慢踱步到丁长生身后,她并没有去接触丁长生,而是将自己的双臂撑在了沙发的靠背上,这一点丁长生是能感觉到的。

    “我知道徐娇娇和你的关系,你放心,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但是如果丁先生愿意,我也可以做对不起她的事”。何晴俯身,将自己的香唇靠近丁长生的耳廓低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丁长生明明知道何晴的暗示是什么,但还是装作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丁先生,这就没意思了,我虽然是个下贱的女人,我的事你肯定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但是给我留点面子行吗?你可以做,但是我不想说”。何晴依然是俯身在他的身后说道。

    因为何晴刚刚生了孩子,还在哺乳期,所以当何晴靠近丁长生时,她的身上充满着一股这个阶段女人身上独有的气味,奶香味。

    而何晴知道,丁长生那晚既然那么给自己的父亲说分成的事,就证明丁长生已经起了疑心,担心自己的东西拿不到,这事要是换了自己,也会担心,因为她的孩子和丈夫是合法的继承人,万一像是丁长生说的那样,赵庆虎在他死之前将自己的财产信托了,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

    “是吗?那你父亲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我的意思可以是他的意思,但是他的意思可不一定是我的意思,如果丁先生不放心,以后可以直接和我联系,不要再通过我父亲了,而且,来之前我还和他谈了另外一件事,算是我们的承诺”。何晴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不然也不会昨晚在楼道里等了丁长生一夜。

    可是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因为自己对丁长生并不了解,但是从徐娇娇口里,以及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合作可以看出来,他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所以这也是她力劝自己父亲要信守承诺,坚决不能和丁长生玩心眼,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什么承诺?”丁长生皱眉问道。

    “那么多的钱在国内不安全,我父亲有路子可以转移出去,到时候你只需要开个账户就可以了”。何晴解释道。

    丁长生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这点事对一个银行的行长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在丁长生看来,何晴远比何红安要有脑子的多,何红安的脑袋里都是怎么利用别人,但是何晴讲的是合作,讲的是共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