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59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可是闫荔也是一个脾气很倔的人,尤其是有人在她面前说别的人功夫好,这好像是在贬低她的能力似得,但是秦墨心里可是一点这意思都没有,虽然她表面上什么都没说,但是心里却早已经决定见了丁长生非得试试他不可,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秦墨说的这么厉害。

    丁长生开车到了湖天一色秦墨住的别墅前,但是向自己住的那个别墅看了一眼,发现徐娇娇的车居然也在,他的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她怎么也在这里?

    他想着待会见了秦墨后去看看徐娇娇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不用上班了?

    丁长生敲了敲门,别墅里的闫荔和秦墨都听到了,闫荔抢着去开门了,秦墨还没等说什么呢闫荔就已经到了门口了。

    “丁先生,你来了,请进”。闫荔开开门一看果然是丁长生,说道。

    “哦,你好,谢谢”。丁长生看着闫荔,这妞以前见了自己都是带搭不理的,这次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但是也没往心里去,就绕开闫荔向里面走去。

    闫荔笑了笑,关上了门,一句话没说,毫无征兆的抬起脚,别看她是练武的,但是身体的柔软程度丝毫不亚于舞蹈演员,丁长生背后当然是没有眼睛,如果此时看到这一瞬间发生的事,肯定也是惊呆了。

    因为就在闫荔关上门的一瞬间,她的脚高高抬起,一下子就到了额头了,紧接着就是向下压的动作,如果踏下来,正好是踏在丁长生的肩膀上,这一下没有几百斤的力量是下不来的,这样一来,既不会伤了丁长生,但是却足以将丁长生踹趴下。

    丁长生虽然没有回头,可是感觉到了一股风从身后向上升去,紧接着就是急转而下,丁长生自从练习了纯阳十八掌后,身体的警觉度直线上升,顿时就感觉不对,虽然这不对进屋时就有,但是此时却好像是警报一样,彻底拉响了。

    身体看似未动,但是却在那一脚将要落在他的肩膀上时,丁长生硬生生向左边挪了一个身位,其实就是侧了一下身,就感觉一股劲风从自己的脸部急转直下,最后落在了地板上,咔嚓一声,木地板被砸了一个窟窿。

    可笑的是,闫荔这一脚的力量太大了,但是这房间的木地板质量还真是不错,于是闫荔的一只脚就落进了木地板里,下去的时候是顺茬,但是想要拔出来可就是不那么容易了。

    这个时候听到动静的秦墨也赶紧过来了,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以为这是秦墨在设计自己呢,但是看到秦墨出来时双手都沾满面,看样是在做饭,丁长生心里才好受些,看来这事和秦墨没关系,都是这女保镖自己找的。

    “哎呦,你这是,闫荔,我和说了,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你这是何必了,好了,你这样不听话,你明天回去吧,我用不了你了,你这丫头怎么不听话啊”。秦墨一边看着闫荔的脚,一边说道。

    而闫荔自知理亏,愤恨的看着丁长生,一句话不说。

    “喂,你别愣着了,帮她把脚拔出来吧”。秦墨一看丁长生站在一边无动于衷的样子,说道。

    丁长生勉为其难的蹲下,握住闫荔的脚踝,试了试,但是如果是硬拿出来的话,闫荔的脚踝有可能被尖利的木屑扎伤。

    “这怕是不好拿啊,秦墨,你去把菜刀拿来,我砍一下这周围的木屑,这样才好拿出来吧”。丁长生说道。

    秦墨赶紧去拿菜刀了,丁长生看了一眼闫荔,说道:“力气够大的,我要是被你踢中,这没个三五个月怕是下不来床啊,小妮子,我和你有仇啊?”

    “没有”。闫荔倒也是光棍,一是一,二是二。

    “那我非礼过你,还是看过你洗澡?你这么恨我,恨不得置我于死地”。丁长生问道。

    “你……”闫荔现在算是见识了,这家伙不但是腿脚功夫好,就连嘴上的功夫那也是不错的。

    “好了,你们俩就别吵了,赶紧先把脚拿出来再说吧”。秦墨回来的很快,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递给了丁长生。

    丁长生接过菜刀后,拿着看了看,左右试了试,但就是没有下刀砍。

    “长生,你在看什么呢,赶紧的啊”。秦墨催促道。

    “这菜刀不知道快不快,还有,这要是伤着你怎么办?这到底是算我的还是算你的?”丁长生挥舞着菜刀问闫荔,这小妮子一直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下犯在我手里,我要是不借机报复一下,这也不符合我的性格啊。

    “那,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报警吧”。秦墨没经历过这事,看到丁长生也没把握,所以建议报警。

    “嗯,要不然我试试吧,我小心点”。丁长生说道。

    “好,那你慢点,小心点,这脚上可都是筋啊血管之类的,要是断了或者是伤了,可就残废了”。秦墨紧张的说道,丁长生此时心里却乐开了花,都禁不住要赞美秦墨的配合了,但是秦墨是真的很紧张。

    此时,丁长生扶住闫荔的小腿,高高的扬起刀,丁长生明显的感觉到闫荔的腿在发抖,此时的她,是真的害怕了,但是她是个犟脾气,从当兵到现在从来没有服过软,这一次也是硬撑着。

    “你要是害怕,我们就报警吧,让消防队来,他们有各种设备,一定能很好的切割这些小碎屑,再说了,你们都是当兵的,也没什么丢人的,对吧”。丁长生开始一步一步摧毁闫荔的骄傲。

    闫荔此时虽然进驻的要命,可是此时还有一件更要命的事,那就是经过了这么一紧张,她很想去厕所,此时她就是在用毅力支撑着自己,坐在地上,高度紧张,她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会憋不住,如果是秦墨一个人还好些,关键是还有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又如此的令人讨厌。

    丁长生的刀一次次扬起,但是却一次都没有落下来,说是担心砍不准,但是闫荔渐渐看出来了,丁长生这是在和自己玩心理战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