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61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明白,这件事解释不清楚,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四个人五个人挤在一辆小车里,张文明坐在副驾驶上,而丁长生则被两个人夹在了后面的座位上,因为太挤,丁长生只能是直起身,将后座的靠背让给了两位纪委的人员。

    还有一人开着丁长生的车跟在后面,丁长生现在可以看到自己去哪里,因为张文明并没有蒙住他的眼,这是纪委办案,又不是绑票。

    这个时候,丁长生的手机响了,他拿了出来,但是还没接听,眼前就伸过来一只手,那是张文明的手,示意丁长生将手机递给他。

    丁长生无奈,只得是把手机交给了张文明,但是他看到了,那是一个座机号码,区号显示的是白山打来的,张文明当然也看到了,他看到是白山的区号,就很警惕,省厅的人已经和他搭好了招呼,这个案子有特殊性,一个是涉黑,一个是包庇,所以两个单位要互通消息。

    “喂,你找哪位?”张文明接通了电话问道。

    对方一愣,但是随即问道:“先生,你要的外卖我刚刚核实过,没有了,要不然你点个别的套餐吧”。

    虽然张文明是把手机拿到他自己的耳朵边听的,但是以丁长生的听力还是听到了,那是成功打来的电话,这个时候给自己打来电话,看来是华锦城那边有消息了,其实这个消息无非是死或者是活,可是自己现在是不可能知道了。

    “外卖?我什么时候点外卖了?”张文明问道。

    “不是这个号码吗?白山一中点的,你这里不是白山一中的老师吗?”对方很客气的问道,丁长生听到这里直想笑,成功演起戏来还是很有一套的。

    “你打错了,我没点外卖”。说完张文明挂了电话,并且关机了,汽车在黑暗中一路疾驰,向郊外开去,开始的时候还能辨别方向,但是到了后来路越走越偏僻,连丁长生都不知道这是到了哪里了,后来索性向后一仰,闭上眼不闻不问了,爱咋咋地吧。

    成功将电话挂上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柯子华,说道:“丁长生出事了,很可能是被纪委控制了,华锦城醒过来的的事看来是通知不到他了,不知道华锦城什么时候还能再开口了”。

    “呵呵,这个倒是不担心了,经过了这么一折腾,华锦城心梗的还真是时候,我看接下来耿长文也不敢再像之前那么折磨他了,要是不上点手段,你觉得华锦城会按照他的意志吐口吗?除非是耿长文痛下杀手,不在乎华锦城的死活了”。

    “嗯,我看,这件事不能这么等着,来的时候,我问过丁长生,他说他和华锦城没有金钱的往来,只要守住这一点,就不怕出事,即便是丁长生进了纪委,也会毫发无损的出来,现在的关键是要华锦城不要胡乱说,这才是最重要的”。成功沉吟道。

    “这个好说,我有个弟兄是协助耿长文的,做保卫工作,现在还在医院里呢,让他传个话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嘛”。

    “嗯,这个方法好,你去告诉他,给华锦城带个话,就说外面在想办法,要他一定要咬紧牙,闭上嘴,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他”。成功阴测测的说道。

    “这个好说,我待会就去办,但是万一耿长文要是真的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我看华锦城想要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这件事的源头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因为华锦城和罗东秋争夺湖州的一块地引起的纠纷,要是把华锦城除了,那么罗东秋还不是很轻松的拿到那块地吗?”

    “你说的不错,丁长生说了,这件事的幕后主使就是罗东秋,但是现在没证据,这件事也只是猜测,这样吧,我去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给华锦城造造势,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大家还不知道华锦城被抓了,至少这件事也得先捅出去吧,这样耿长文可能就有所顾忌了,总不会在大家都关注这件事时把他除掉吧,这在另外一个层面上也是保护华锦城了”。成功的脑子转的很快,一会的功夫什么手段都想出来了。

    “嗯,我看行,那这件事谁去做?”柯子华也明白,这件事在省内做是不可能的,罗东秋不会袖手旁观的。

    “让唐可乐去做,这小子在南方钓了一个宝佳多的妞,到现在都不想回来了,让他在南方下手,那边的媒体比较敢说话”。成功笑笑说道。

    仲华到陶成军家时,可不是空手去的,居然还提着一个棋盒。

    “嘿,仲副书记,我这里可是有棋盘的,我既然叫你来下棋,怎么会没有棋盘呢?”陶成军笑道。

    “我知道你这里有棋盘,但是我这个棋盘既然是拿来了,就没打算拿回去,送你了,我听丁长生那小子说了,你好几次都拉住他陪你下棋,那小子的棋臭的要命,那么臭的棋你都能下,我这个臭棋篓子应该不会被你赶出去吧”。仲华笑着将棋盒递过去了。

    但是棋盒一入手,陶成军就感到了分量了,不由得向下沉了一下,他感到这盘棋可不是一般的棋,仲华和陶成军的老伴打了个招呼就跟着陶成军进了书房。

    两人坐定,陶成军摆上茶壶和水杯,仲华则是解开了包裹在棋盒外面的黑色皮套,将里面的棋盒拿了出来,陶成军看了一眼,眼前一亮,眼睛里的贪婪一闪即逝,但还是被仲华看到了。

    古色古香的棋盒,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成的,是两面和在一起的,打开了就是楚河汉界的棋盘,而棋子就摆在棋盘里,但是棋子却不是平常的木头或者是高贵的象牙棋子,而是黄铜所铸,经过了长久的盘磨,不单是金光闪闪,还有一成包浆,一看就不是新近造成的。

    “这是好东西啊”。陶成军由衷的赞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