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张文明一愣,看到丁长生的样子,很是忐忑,刚刚见识了丁长生的放荡不羁,这小子眼里根本没有权威一说,也不会给上级留脸面,自己这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头上,要是不给自己这个面子,那么自己这脸就丢大了。

    “也不是不行,这么着吧,看在昨晚你为我挡了一颗子弹的份上,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要找个家政人员给我收拾一下屋子,你去看看你那屋里被你们翻得,你们找到宝贝了吗?”丁长生转过脸对着陈大卫吼道。

    这冷不丁的一转换对象,把陈大卫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向后躲了一步,看得汪明浩直摇头。

    “哦,这就完了?”张文明一愣,一来没想到丁长生会给自己面子,二来没想到丁长生的要求这么低,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丁长生不是要什么损失,更不是想讹诈他们,就是争得一口气。

    “那,你想怎么办?晚上我再管你们饭,对不起,我不会做饭”。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好,那个你叫家政人员收拾吧,回头把票据给我,我给你报了”。张文明高兴的说道。

    说完,张文明又走到汪明浩身边,看意思是想征求一下汪明浩的意见,但是没想到的是汪明浩转身就走,都没给张文明解释的机会,这次面子那是栽到地底下去了。

    汪明浩一走,其他人也都走了,屋里就剩下丁长生和在一边看热闹的寇莹莹,再就是顾庆民了。

    寇莹莹看着丁长生口若悬河,嘚吧嘚吧的忽悠功夫,也知道那个老头肯定是个大官,虽然看起来这件事很解气,但是寇莹莹的心里也是略略感到不安起来。

    “哎呦,丁局,你这次算是把我给害惨了,得罪了纪委的人,我这还有好日子过啊,这事,丁局,你可真是不厚道啊”。顾庆民苦着脸说道。

    “切,你怕什么,过来,我告诉你一个好招,你要是不用可就晚了”。丁长生招了招手说道。

    顾庆民明知道丁长生可能还会拿自己开涮,但是也不敢不配合,于是苦着脸靠了上去,只听见丁长生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家里的钱赶紧转移一下,房子要是住不了那么多久卖了吧,省的到时候被人查出来就不好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哎呦,丁局,你还真是有兴致开玩笑啊”。顾庆民当然知道这是丁长生在开玩笑,但是还没等说什么呢,就看到丁长生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

    知道这事不能再说了,牢骚只需要发一遍就可以了,领导就知道的你的意思了,要是说个不停的话,那就是怨妇了。

    “喂,唐局,我是丁长生啊”。

    “我知道,你的号码我还记不住吗,说吧,什么指示,丁市长”。唐天河开玩笑道,其实也不是开玩笑,丁长生现在是市长助理,别人不可能叫他丁助理,这太模糊了,谁知道你是什么助理,知道的你是市长助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企业的总经理助理呢,所以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市长助理都会叫丁市长。

    “哎呦,可别,我离那一步可远着呢,我就是问个事,顾庆民在新湖路派出所干了有些年头了吧”。丁长生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正在给丁长生倒水的顾庆民一听丁长生提到了自己,还说的是工作上的事,心里大喜,刚才的抱怨一下子就没有了,满脸期盼的看着丁长生,在他看来,此时的丁长生简直就是观音菩萨再世啊。

    “可不是嘛,前前后后差不多十年了吧”。唐天河不知道丁长生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事来,如实回答道。

    “这不行,新湖路派出所这是我们湖州公安树立的典型,要是每个典型都被这么捆在原单位,那谁还愿意当这个典型啊,当然了,我只是一个建议,要是局里有位置的话,我看顾庆民倒是可以提一提了,不过,我就是一个热心市民的建议,不是官场上的啊,唐局,你不要多心”。丁长生越是这么解释,唐天河就会越是放在心上,而顾庆民看着丁长生这么给自己说话,这心里别提多熨贴了,恨不得一下子就跪地高呼万岁了。

    “哈哈,好,我知道了,不就是这点事嘛,我还以为是多打点事呢,这么着吧,新湖区公安局一直有个空缺的副局长,我可以建议,但是这事我还真是做不了主,我只能是建议啊,你懂得”。唐天河倒是很光棍,自己该尽到的心自然是不会少了,但是至于成与不成那不是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我知道,我知道,那先这样吧,我还有事,等得空了找你喝酒吧”。

    丁长生和唐天河挂了电话后,看都没看顾庆民,但是顾庆民可是感激的很,虽然这件事不一定成,但是人家毕竟是尽力了嘛,这就怪不得别人了,在官场上,有多少人就是缺那么一个为你说话的人,既然是用谁都是用,那么有人为你说了句话,这就比那没人说话的人强的太多了。

    顾庆民想说几句感谢的话,但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好了,而且看着丁长生上下划着手机屏幕,好像还是在找电话,不一会,终于是找到了,顾庆民也不敢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丁长生。

    “喂,江哥啊,我是丁长生,好久不见啦,最近还好吧”。丁长生热情的问候道。

    “好,好得很,怎么了,兄弟,你找我有事吧,说吧,什么指示?”接电话的是新湖区的组织部长江平贵,但是顾庆民并不知道丁长生这是打给谁的,但是一听在电话里称兄道弟的,这关系肯定不简单。

    于是静下心来继续听着,屋里太静,就连电话里的声音都听得差不多。

    “那就好,我没事,就是想你小舅子的东北杀猪菜了”。丁长生笑道。

    “好了,兄弟,杀猪菜什么时候都能吃,说事吧,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

    “也没多大事,我有个兄弟,现在在新湖路派出所当所长,叫顾庆民,最近想进步进步,看看你这个组织部长能不能给提拔提拔?”丁长生笑道。

    顾庆民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那头接电话的是谁了,敢情是新湖区的组织部长,一时间脑子有点短路,自己也就是帮丁长生这么点忙,但是丁长生的回报可是实打实的,人家可没有藏私,既然用了你,那就不白用,顾庆民现在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把昨晚进丁长生家的那几个人都抓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