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63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张文明还在等着回话,但是看得出,秦振邦这点把我还是有的,所以,秦振邦打完电话后,又摆上了一盘棋,示意丁长生也摆上。

    “看来您今天是不打算让我回去了?”丁长生笑着摆好自己的棋子。

    “走?你往哪里走?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我还能再活多久啊?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墨墨,你小子答应我的事不会是敷衍我吧”。秦振邦也不谦让,看到丁长生的棋局摆好了,率先来了一个当门炮。

    丁长生看了一眼秦振邦,很奇怪今天秦振邦为什么这么说,而且还当着一个外人张文明的面,于是没接话茬,生怕秦振邦是因为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自己再接上去,那么越往后说,这事就越不好圆回来了。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这次来了,咱们是不是小范围的把你和墨墨的事先定下来,对外我也好有个说辞,你要知道,我这个身份,追求墨墨的人可是不少,你不要以为是我求着你似得”。秦振邦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但是张文明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丁长生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勾搭上这么些神一样的人物,看样子这个老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个家伙,但是看起来这个家伙还有点不情不愿似得。

    心里不禁暗暗为自己的老板担心起来,看来之前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丁长生后面的力量,他也知道,老板之所以盯住丁长生不放,是因为来自省纪委的压力,但是话说回来,这一次省纪委能不能盯住来自这里的压力,这可不好说。

    接到秦振邦的电话,朱明水知道,这事要是直接找湖州市纪委也可以,但是这有点以权压人的感觉,况且自己和湖州纪委的人也不熟悉,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给省纪委书记李铁刚打个招呼比较核实。

    看到是省委的内线,李铁刚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拿了起来接听了。

    “是铁钢书记吗?我是朱明水”。

    “哦,朱书记,您有事?”李铁刚一愣问道,这是朱明水到中南省以来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搞的李铁刚有点懵,不知道这位朱书记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

    “也没大事,就是想找你聊聊,你有时间吗?”朱明水问道。

    “有有,朱书记,你稍等,我这就过去”。虽然大家都是常委,但是李铁刚还是很明白自己的位置的。

    省里现在能说话算数的就那么几位,这位朱书记是刚来的,虽然前段时间在湖州市组织部长的任命上一鸣惊人,但是自那之后,这人好像是哑了火一样,在更多的时候扮演的都是一尊菩萨,没怎么再发声。

    而省长梁文祥也是来中南省不久,暂时也看不出什么倾向,只是一味的抓经济,只是这位梁省长的工作重心一直都是在省城,下面倒是还没怎么认真的考察过,刚来的时候还是信心满满,但是这段时间也好像是在韬光养晦起来。

    朱明水一边在等李铁刚,一边摆上了棋盘和茶杯,看起来是想找李铁刚杀一盘似得,不过这盘棋不是一副完整地棋局,反倒是一局残局,红黑双方都到了紧要关头,这个时候谁先露出破绽,就意味着这一局将要被打败,一时间棋局上显示的是一片萧杀之气。

    “朱书记,你不是找我来下棋的吧,这可是在上班时间啊,这要是传出去,你我可是要被人挑刺的”。李铁刚敲门进来一看朱明水在观察棋盘,笑问道。

    “这局棋我看了一个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是不得要领,实话实说,我也算是懂一点棋的,但是还是看不透,老李,你来看看,我这盘棋还有赢得可能性吗?”朱明水笑了笑,站起来和李铁刚握握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李铁刚坐下,然后又把斟了一茶的杯子推给李铁刚道。

    “是吗?我来看看”。李铁刚知道以朱明水的身份,不可能单单为了一局棋来找自己,应该还是有别的事,只不过这是在借棋局说事罢了,但是李铁刚打定主意,你不说,我也不问,我看到底谁能耗得过谁。

    可是李铁刚看了半天也是看不出来到底该如何走下一步,说到底就是一个谁先手的问题,如果李铁刚先走,那么他就会赢,反过来如果朱明水先走,那么就是朱明水先走。

    “我就是忘了当时下棋的时候下一步该谁走了,所以一直都在纠结,我就想着看看能不能换一种思路,避开谁先走谁赢的死局,但是看了这么久,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哦?朱书记,你说这局棋是你和别人下成这个样子的,谁啊,这么厉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所以他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可是朱明水等的就是这句话。

    “秦振邦你知道吧,他女婿,丁长生”。朱明水依然是看着棋局,淡淡的说道。

    “丁长生?”李铁刚重复了一句这个名字,想起来这个名字真是好熟悉啊,好像这段时间这个名字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频率还不低,这到底是谁呢?

    李铁刚想了一会,没有想起来,于是问道:“那找他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哪能那么简单啊,人家在湖州,还是有工作的,哪能为了一盘棋就把人家从下面调过来,那不是玩物丧志了嘛”。朱明水一边说,一边像真的似得将手里的棋子摆在这里,不合适,又摆在那里,还是不合适。

    做到省纪委书记的位置上,李铁刚不可能不知道秦振邦这个人,而朱明水点的这么明白,自己要是再不知道丁长生是谁,那自己的脑袋可能什么时候搬家的都不知道了。

    “算了,先不说这件事了,对了,我找你来,是因为别的事,你好久没去湖州了吧”。

    “是啊,好久没去了”。

    “铁钢,你该下去看看,我上次下去的时候,湖州刚刚开始干部整风问题,这虽然是管干部的,但是这里面怎么能少了纪委的作用呢?”朱明水看似漫不经心,但是该说的都说了,至于李铁刚怎么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