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689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李铁刚不像是朱明水那样,不声不响的就到了湖州,这一次李铁刚到湖州来是给汪明浩打了招呼的,这就很给湖州面子了。

    汪明浩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司南下,汪明浩的意思是,虽然李铁刚是省纪委书记,但是毕竟是省委常委,所以,接待李铁刚不能由市纪委单独出面,最好还是市委出面,这样才说得过去。

    其实不用汪明浩说,李铁刚来湖州,如果司南下明知道李铁刚来而不接待,那岂不是要明摆着得罪李铁刚吗?得罪省纪委书记有什么好处,巴结还来不及呢,但是司南下想到的却是,汪明浩完了。

    汪明浩可能不知道,但是司南下和邸坤成都知道,省长梁文祥当时可是拿着举报汪明浩女婿关一山的材料叫来的李铁刚,那么这事还不是明摆着的吗,这一次是冲着汪明浩来的,只是看来李铁刚想劝导一下汪明浩,这也是给他一个面子。

    “明浩啊,你在湖州纪委干了多少年了?”

    “市纪委书记干了八年了,加上其他纪委工作的年限至少也有二十七年了,唉,老了,这一次我才感觉到,自己身体是真的不行了”。汪明浩说的是实话,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一向都是他拿人家,什么时候让人拿到过把柄,但是自己的把柄却被丁长生那个混蛋攥的死死的。

    正因为自己受到了威胁,这才感觉到委屈,但那是自己家的女婿,自己能怎么办,自己能大义灭亲吗?也怪关一山那个畜生太招摇了,要不是这么招摇,能被人抓住把柄吗?

    现在都讲究低调,闷声发大财,你拿了也就拿了,还满世界的嚷嚷,生怕大家不知道似得,人家不弄死你弄死谁啊?

    “是啊,年纪不饶人啊,是该好好歇歇了,我建议啊,这次趁着李书记来湖州视察,我看你还是走算了,小关的事影响太坏了”。司南下突然说道。

    汪明浩本来是来和司南下商量接待省纪委书记李铁刚的,但是怎么扯到自己女婿身上去了,可是当他看向司南下时,只见司南下点点头,那个意思很明显,他都知道了。

    汪明浩心里一下子空了,但是又一想,既然丁长生都能查到这事,这事还能瞒得住吗?过了一分钟,汪明浩渐渐地静了下来,看着司南下,问道:“这是组织上的意思还是有人让你稍话了?”

    他觉得,自己没得罪司南下,相反,在司南下当上市委书记之后,自己一直都是站在他身后的,除了这次查丁长生之外,自己没什么事是和他顶着干的,你这到底什么意思?

    “都不是,我是猜的,实话实说,我和邸坤成前段时间被梁省长叫到省里去汇报工作,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梁省长拿出来一个举报材料,内容就是事关小关的,而且当时就叫了铁钢书记过去了,我当时和邸坤成都是为你说了话的,看来还是没压住,铁钢书记这次来怕是为了这事专门来的”。司南下解释道。

    汪明浩一下子明白了司南下的意思,看来省里是有人对自己不满了,只是他不明白是什么人将关一山的事举报到了省里去了呢,难道是丁长生?

    “是丁长生干的?”汪明浩的眼睛里都快要喷火了,这个不守信用的东西,自己满足了他的意图,也撤销了对他的调查,但是这家伙居然敢反咬自己一口。

    “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他干的,但是回来一想,发现在材料中提到最多的是小关收了钱没办事,现在新湖区人社局很多人都是没有编制的,但是在人社局却有编制,这个编制只是在人社局管用,也就是人社局自己的编制,这编制是没有在新湖区编办备案的,而且这些人有的只是来上班,已经一年多没有领工资了,这才是事情的导火索”。司南下说道。

    汪明浩一下子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这个逆子,居然敢干这等事,恐怕这一个编制没少收钱啊。

    “据说,没有编制的弄一个编制是十万,那些有编制想要调到区里来的,至少也是五万,但是有的办成了,可是很多人还是没办成,我猜想,可能是这些人把小关给举报了,而且,如果不加上这句话,还好点,咱们市纪委也就办了,举报材料说关一山是你汪明浩的女婿,这个案子湖州市纪委办不了,要求省里来办,你看看,事情就复杂了”。司南下叹了口气说道。

    “唉,司书记,我悔啊,我悔不当初把这家伙扶上来,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居然敢这么干,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汪明浩长叹一声说道,而且这等于是把自己的仕途也搭进去了,非但如此,自己这也是晚节不保啊。

    “明浩,这件事和你也不是没关系,小关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该发现的,你是纪委书记,你能警惕别人的腐败,更应该警惕自己家人的腐败,这会拖死你的”。司南下说道。

    汪明浩点点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看来关一山是保不住了,自己那女儿和小外孙女该怎么办啊?

    “而且,我们都小看了一个人”。司南下叹息道,他这几天一直在后悔,后悔那天开会时一时气愤把丁长生给免了,现在想想,那天很可能是上了丁长生的当了,这小子急于脱身居然把自己都给涮了。

    “司书记,你是说……”

    “丁长生,我到了省里才听说,很多关于丁长生的说法,我也是刚刚听说的,你可知道秦振邦?”

    “知道,不就是px项目那个老板吗?怎么了?”汪明浩问道。

    “唉,据说丁长生现在和秦振邦的女儿秦墨在谈恋爱,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这小子是个花心的主,我相信他干的出来,而朱明水是秦振邦那个阵营里的人,你想想,朱明水可是省委副书记啊,再说了,那天去省里汇报工作,梁省长一口一个丁长生,这意图多明显啊,仔细打听了才知道,原来准备投资我们湖州火车站改造项目的磐石投资集团的老总杨凤栖和丁长生的关系莫逆,而杨凤栖是梁省长的熟人,你想想这关系?”司南下提醒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