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69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振东,纺织厂的工人们把市委大门口给堵了,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盯着技术结果,一出来打电话告诉我”。唐天河嘱咐刘振东道。

    “啊,好好,我知道了”。刘振东说道。

    看着唐天河离开的背影,刘振东又给丁长生发了个短信,把这里的最新情况告诉了丁长生。

    刘振东坐在办公室里,一直等待着技术人员的结果,因为死了七个人,一一解刨的话很费时间,但是这件事要是不搞清楚,就没法向上汇报,所以这是个慢活,刘振东也没有催技术人员,耐心的在办公室里等着,这个时候,兰晓珊过来了。

    “兰政委,你来了,请坐”。刘振东站起来让座道。

    兰晓珊点点头,坐下后,看着刘振东道:“伤好了吗?”

    “好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了”。刘振东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你说说你,在家里养着就是了,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你不来躲过去多好,偏偏在凑这个热闹”。兰晓珊不满的说道,刘振东是雷震的兄弟,而且在雷震的案子没有查清楚之前,刘振东一直都在查这个案子,这让兰晓珊挺感动的。

    “不是我要来,而是有人要我来”。刘振东看了看门外,小声说道。

    “丁长生?”兰晓珊见刘振东的样子,一猜就知道是丁长生这个家伙,这小子怎么缸里壶里都有他,这事和他有个屁的关系,再说了,现在市里都在议论市纪委书记和丁长生之间的过节,都说是丁长生举报的汪明浩的女婿,这才让汪明浩如此灰头土脸的,已经有消息传出来了,说是汪明浩要离开湖州了。

    “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看似死了几个人,这后面却是有人顶住了,以这种手段来震慑纺织厂的人,殊不知这是极其愚蠢的手段,这样的话,这个工程就更加的遥遥无期了,所以,我要回来调查这个案子,还有,省厅要派人下来担任局长,这事你听说了吧?”刘振东小声问道。

    “听说了,看来的确是有人要对市局下手了,上一次还是在丁长生在的时候,不知道这一次丁长生是不是还在湖州干了,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省城,该不会是想来个金蝉脱壳吧”。兰晓珊冷笑一声说道。

    “我和丁局说了,他说帮着问问省里到底是谁在操作这件事,我别的倒是不担心,反正我们也没做什么事,唯一担心的还是白开山那个案子,现在这个案子看似做的天衣无缝,但是凡是做出来的东西,总会留下大小不一的针脚,所以,我担心到时候会有人翻这个案子,挑起一根线,这个案子编织的再好看,也会支离破碎的,毕竟,查案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刘振东皱眉道。

    刘振东这么一说,倒是把兰晓珊吓了一大跳,因为刘振东说得很对,这件事看起来是没有破绽,但是很多地方还是经不起推敲。

    万一到时候露出破绽,那么丁长生的事就肯定会牵出来,这是刘振东和兰晓珊绝对不希望看见的事。

    “把档案给我,我亲自来做”。兰晓珊最后说道。

    “政委,还是让我做吧,我有经验,而且这件事越少人参与越好……”刘振东话没说完,就听到门外有人疾步走了过来。

    不一会,就有人敲刘振东的办公室门。

    “进来”。刘振东说道。

    “队长,哦,政委也在啊,这是案件现场的勘察报告,请过目,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仔细的推敲,但是无关大局了,这就是初步勘察报告了”。

    “好,你先去忙吧,我看看再找你”。刘振东拿着报告开始看,但是越是往后看,心里就越是吃惊,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让他对面坐着的兰晓珊也感觉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紧张气氛。

    “到底出什么事了?”兰晓珊问道。

    刘振东没敢说出来,直接把报告递给了兰晓珊,然后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的里间开始打电话,当然是打给丁长生的,丁长生此时正在和梁可意一起吃饭。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丁长生一看是刘振东打来的,肯定是关于案子的事,于是起身到了餐厅的一个角落,这里没有食客,丁长生坐进了一处有围栏的包厢里接通了刘振东的电话。

    “喂,丁局,是我,结果出来了,大大出乎我的估计,那些人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人开枪打死之后又倒了汽油烧的,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汽油来自纺织厂的工人,而且询问了住院的那几个人,他们说他们根本没有听到打枪声,看来是装了消声器的,这就很复杂了,我们湖州还真是没有发生过装消声器的枪击事件呢,这伙人还真是挺讲究的”。刘振东概括道。

    “子弹检验了吗?有没有符合一以前数据库的?”丁长生最关心的还是这一点。

    “没有,根据弹道分析,这是第一次在湖州出现这样的子弹,没有相符的档案,丁局,你是不是怀疑是谭大庆干的?”刘振东猜到了丁长生的意思,但是看起来这完全不是谭大庆所为,之前的几次枪击谭大庆都是用的制式警用手枪,难道这次是换了武器了?

    “无论如何,不能放松对谭大庆的抓捕,很多案子都和他有关,而这些案子大部分都成了悬案,一旦抓到谭大庆,那些案子才有可能侦破。”

    “嗯,我知道,我这就去办”。

    “好,晚上回去再说吧”。丁长生挂了电话。

    刘振东拿着手机出了小屋,这个时候兰晓珊也看完报告了,眉头皱的也很深,的确,他们一开始都猜测这是谭大庆干的,对于谭大庆的丧心病狂真是恨到了骨子里,可是结果出来却是出人意料。

    “你怎么看这事?”兰晓珊问道。

    “我在想,是不是阿龙那些人干的,但是是我们干掉了白开山,和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就是想要报仇也该找我们才是啊,干么非得和纺织厂的人过去?所以,这个推理不合适啊”。刘振东自言自语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