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09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但是刘振东却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不能说?是不是要保密?”丁长生皱眉问道。

    “长生,不是不能说,而是真的没有任何的进展,现在唯一的得到的材料就是现场勘察报告,但那都是关于枪械的,关于犯罪嫌疑人的,没有可靠地证据证明是谁所为”。唐天河见刘振东为难,于是解释道。

    丁长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屋子里的这十多个人,心想,还省厅的人呢,看来也不过如此,但是他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默了。

    “这起案子比较复杂,涉及到很多方面,所以,我们还在分析凶手的犯罪动机,不过,相信这个案子很快就会有结果”。耿长文解释道。

    “不,这个案子你破不了,或者说你找不到真正的凶手,我这句话就撂在这里,我也知道你想往哪里引导,但是我告诉你,华锦城没那个胆子,你要是屈打成招的话,无论你在哪个位置上,也不管你的背后是谁,我都会把你送监狱里去,好自为之吧”。丁长生起身说道。

    “你说什么呢,你什么意思?”耿长文也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不是因为对丁长生有多愤怒,而是对丁长生的话感到震惊,这里这么多人,这家伙居然敢在这里向自己下战书?

    “废物”。丁长生没理他,而是走向了门口,但是快到门口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虽然是小声,但是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听得见。

    耿长文的脸色被气的瞬间就充血严重而成了青紫色,这让很多人都很担心他再得个脑溢血之类得死了,那湖州市局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是丁长生并没有在公安局停留,而是开车就走了,留下后面直跺脚的杨璐,看来丁长生是对自己彻底不管了,还得跟着兰晓珊混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也许是因为听了杨璐的话,也许是自己内心里的愧疚,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丁长生居然开着车鬼使神差的到了李红枫的瑜伽馆,本想就这么看看就算了,但是李红枫却正好出门,于是他就下了车。

    “你,你怎么来了?”看到是丁长生,李红枫感觉有点尴尬,但是却没有了之前的害怕,居然还伸手邀请丁长生到店里坐坐。

    “生意好像不错,这么多的健身器材?”丁长生感慨道。

    “丁大主任,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呗,买点什么?”李红枫比以前放开多了,以前都是扭扭捏捏的,恨不得立刻让丁长生消失,但是现在,却是主动出击了。

    “好啊,过几天我们单位建一个健身室,到时候我让人来你这里买东西,嗯,不错”。丁长生到处看了看,店里还雇了一个售货员,所以李红枫现在的时间也比较宽松了。

    在李红枫的办公室坐了下来,虽然很小,但是却很温馨,甚至还有一个窄窄的床铺,看来是李红枫在这里休息过,被子还没来得及叠呢。

    “为什么?”丁长生喝了一口李红枫递过来的水,问道。

    “什么为什么?”李红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我听说你离婚了,是不是因为我给你造成的?”丁长生皱眉问道。

    “是啊,和你有关系,你怎么说吧?”李红枫看着丁长生,满脸的愤怒。

    “我不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我检讨,但是我们之间确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吧,他不信任你了?”丁长生问道。

    李红枫叹口气,愣了一会,说道:“他疯了,为了官位简直什么都不顾了,你认识江平贵吗?”

    “江平贵?新湖区组织部部长,认识啊,怎么了?”丁长生不解的问道,他离婚这事难道还和江平贵有关系?

    “沈木不知道是通过什么关系巴结上了江平贵,于是他就逼着我去找江平贵为他调动工作的事说话,但是我不想去,于是天天打架,这日子是真的没法过了,为了孩子,我不得不去找了”。李红枫脸色绯红,看得出来,她肯定是经历了很屈辱的事情,但是这件事却放丁长生很愤怒,奶奶的,老子都没碰过的女人居然上了江平贵的床,有机会一定收拾他。

    “后来呢?”丁长生虽然依旧是笑眯眯的,但是心里怒火却已经燃烧了起来,好像李红枫已经是他的禁脔一样。

    “唉,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屈辱,当我把这意思说了之后,江平贵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我,一直看了一分钟吧,我实在是受不了啦,落荒而逃,我那个时候就感觉自己好像是没穿衣服一样,被人从外面看到了心里,那种屈辱的滋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李红枫说到这里,拳头紧握,好像那一幕还在眼前一样。

    “回来后我就和沈木摊牌了,这样的日子我是真的过不下去了,我们是协议离婚,他净身出户,这个店留给我了,现在觉得过得挺好,其实一个人没那么多的牵绊,反倒是心安理得了”。李红枫笑道。

    丁长生的心也渐渐放下了,他还以为李红枫真的被江平贵给潜规则了呢,现在这样的事不少,那些为了自己的官位而向领导献上自己娇妻的人比比皆是,毫无廉耻。

    “这么说来,我就有机会了?”丁长生笑笑开玩笑道。

    “滚一边去,现在谁骚扰我,我就拿剪子给他减掉”。李红枫离婚后,不但是性格变了很多,连说话的胆子也大了不少,以前这样的话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现在居然敢开这种玩笑了。

    “你现在在哪里住,还是你自己家里?”丁长生问道。

    “你管不着”。李红枫知道丁长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但是心里却有一丝抗拒,虽然自己离婚和人家没关系,都是自己老公官迷心窍,但是一想到自己和丁长生在洗手间那一幕,心里还是咚咚咚跳的厉害,而且如果自己真的和丁长生发生了什么事,那岂不是坐实了当时沈木对自己的污蔑了,所以,对于丁长生的骚扰,严词拒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