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13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是这么想的,虽然纺织厂的问题有政策的因素,但是现在不是九十年代国有企业倒闭潮那会了,那时候各地有各地的难处,各地也就有各地的标准,现在根据劳动法,都有了一套严格的法律规定,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必须按照法律法规严格办事,这样,即便是有个别不满意的纺织厂工人,就是起诉到法院我们也不怕”。

    “嗯,说下去”。

    “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句话,法律规定该给的,我们不欠一分钱,一次性解决完,法律规定不该给的,我们也要守住法律的底线,虽然是耽误了这么多年,但是政府现在也有难处,不是什么狮子大开口我们都要满足的,这也是我找个律师进这个调查组的原因”。丁长生说道。

    “嗯,这样也好,既然是要干,而且纺织厂那块地要是真的能开发成功的话,这些事都可以解决了”。司南下松了一口气说道。

    “是啊,所以,书记,这件事要早下决定,越是耽误,上面可能越是不满,现在人家已经开始不满了,我们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上面插手时就晚了”。既然是已经说动了司南下,那么这件事就得趁热打铁,决不能给他后悔的机会,也不能让罗东秋再有机会来动摇司南下的决心。

    于是,司南下让的丁长生出去叫张和尘,张和尘进来听到的却是让她下通知,半个小时后,在会议室开常委会,任何人不许请假。

    张和尘出去了,但是丁长生却没有出去,司南下抬头看了一眼他,知道他肯定还有事,于是放下了杯子,看着丁长生,问道:“还有事?”

    “嗯,是华锦城的事,有人举报华锦城涉嫌黑社会组织罪,但是耿长文带走华锦城这么多天了,一直也没个结果,而且我认为,既然是湖州的人,没人比湖州的公安部门更了解华锦城了,所以,这个案子我建议还是由湖州方面来侦查,让省厅的人插手不好看,湖州的同志们很有意见”。丁长生严肃的看着司南下道。

    司南下听到丁长生这么说,沉默不语,他在想,丁长生三番五次的替华锦城说话,难道他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可是如果真的有关系,为什么汪明浩没有查出来?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想起了汪明浩,据纪委的人说去过北京看病,谁都知道这是托辞,看来汪明浩在北京也有关系,这是去找关系了,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能不能挺过去这一关。

    其实对于关一山的腐败问题,自己完全可以让检察院反贪局介入调查,可是汪明浩一日不走,自己也就不能动他,毕竟汪明浩没有反对过自己,而且一直都是挺支持的,自己下不去手啊。

    “你是说把这个案子交给湖州来侦查,这会不会让人怀疑我们是在搞地方保护主义?”司南下说道。

    “这样的事还能有地方保护主义?司书记,如果你真的怀疑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去白山看看华锦城,如果他真的没有问题,那么他的事我可以作保,他出了任何的问题,我辞职离开湖州,他要是没有问题,看在都是湖州地方企业家的份上,还是给人家一个清白”。丁长生措辞道。

    “哦?看得出,你对华锦城很了解啊,不过我倒是不明白了,你是官,他是商,你这么替他说话,这让人不得不多想啊”。司南下玩味的说道。

    丁长生知道司南下说的什么意思,眼睛都不眨的说道:“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交朋友,华锦城就是其中一个,如果是一般的朋友,我也不会这么说,避嫌这事我还是懂得的,但是华锦城的确是帮了我不少的忙,单单一个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那时候别说是招投标了,问都没人问,是我找了华锦城,说服他垫资搞的,这个项目到现在都没支付一分钱,有人还利用这件事攻击我,不能说是他们瞎了狗眼,至少也该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吧”。

    司南下听到丁长生在自己面前爆出口,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但是随即就展开了,他知道丁长生说的是谁,的确,以这件事攻击丁长生的确是不智之举。

    “嗯,可以,这件事我来交涉吧,先处理完纺织厂的事,我们再说其他的事,一件一件的解决吧”。

    “好,我替华锦城谢谢司书记,而且,我相信,这件事完了之后,华锦城是很乐意为湖州的建设服务的”。得到司南下肯定的答复,丁长生心里松了一口气。

    “嗯,那好,你下去准备,待会开会的时候你还要发言”。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出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却没有向会议室走去,而是下了楼,到了外面的空地上,看着外面的人群,给柯子华打了个电话。

    “丁大主任,怎么想起来和我打电话了?”柯子华心情不错,经过成功的努力,他的副局长问题可能于近期解决了,虽然跟不上丁长生这个妖孽,但是至少对自己来说也是个进步吧。

    “闲话少说,我这边忙着呢,帮我办件事,华锦城还在你们的监控范围吗?”丁长生问道。

    “是啊,这老家伙还在医院呢,这下完了,老家伙住院还住上瘾了,可能是之前的身体透支厉害,这下病了之后,很多病都出来了,什么心脏病,糖尿病之类的,短时间内是出不了院了,怎么,有事?”

    “这么严重,是不是刑讯逼供造成的?”丁长生首先想到了耿长文会对华锦城刑讯逼供。

    “你这还真是说错了,据我所知,华锦城刚被带来的时候,的确是饿了一天,昼夜不停的审问了二十多个小时,但是自从送进医院后,还没怎么审问呢,也就是问问,但是华锦城什么都没说”。

    “嗯,那个,安排你几个靠得住的人,这几天我过去看看他”。丁长生说道。

    “那敢情好啊,对了,你见成少吗?现在正在你们那里呢,你不来,他走了,我这喝酒都找不到人了”。柯子华感概道。

    “哦?这我倒是不知道,这几天纺织厂的事把我忙死了,还没完呢,先这样吧,到时候再说……”丁长生没等柯子华说完就挂了电话,因为他发现这个时候门外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看上去好像是出什么事了,于是赶紧向门外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