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1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纺织厂的那些工人们显然是没有想到市里会这么快就有了决议,所以何大奎带着几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和邸坤成为首的市里人员连夜开始了谈判。

    司南下也没有离开市委办公室,在等待着谈判的最后结果,双方对社保的补缴和工资的支付数额没有异议,唯一有异议的是,这个钱什么时候支付,以什么形式支付。

    而且在这些老工人中,很多人已经超过了退休年龄,他们立刻就要享受的退休待遇以及医疗待遇,那么政府晚一天支付这笔钱,他们就会晚一天享受到这个待遇,这是争议的焦点。

    “长生,你来说几句吧”。邸坤成反复解释,但是这些人却不怎么买账,而何大奎一直都是一声不吭,这样工作就没法做下去了。

    “各位大爷,你们的要求呢,我们都知道,也明白你们的意思,邸市长,要不然这样,拆迁的事往后放一放,先解决门口的这些问题,今晚签署了协议,你们就从门口撤走,要下雨了,回家吧,这样好不好,我们市里什么时候交上这笔钱,然后再拆迁,怎么样?”

    “好,就按丁长生说的这么办,你们还有什么意见?”邸坤成心想,这些人也不是傻子,如果不缴纳上那些保险金,这些人肯定是不会同意拆迁的,可以说,拆迁是他们唯一和政府谈判的筹码。

    “这是一个问题,那七个人都死了,就这么白死了?还有医院里的那三个人,住院费用怎么办?伤残了,这伤残金怎么处理?”何大奎总算是说话了,的确,这是关键,这几个人要是按照现在的赔偿标准,再加上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是家里的顶梁柱,不处理是不可能的。

    “老大爷,按照法律规定,这些人的死亡赔偿金应该是有致害人来赔偿,这要等到把凶手抓住以后再说了”。梁一仓说道,他是丁长生请来的法律顾问。

    “那按照你的意思是,这人抓不到也就没法赔呗,还有,即便是抓住了,但是这个人没钱赔,那还是那几个人自认倒霉了?”何大奎不满的反问道。

    梁一仓还想再说什么时,被丁长生抬手阻止了。

    “邸市长,您看,这事怎么办?”丁长生征求邸坤成的意见,毕竟他才是这个小组的组长。

    “你有什么意见?”邸坤成想了一下,但是的确是没法处理,不给钱肯定是不行,但是给钱的话,以什么名义给,给多了不合规矩,给少了不当事,而且还会引起其他人的非议。

    “要不然这样,其实这也是按照法律规定办事,死亡的七个人和重伤的那三个人,其实现在依然是纺织厂的职工,毕竟纺织厂虽然早就不生产了,可是这个企业也没有清算,算不上完全的消亡,可能营业执照被注销了,不过这做做工作也能圆回来,这样的话,这些人就算是工伤和工亡吧,由工伤基金出这笔钱,不过,这些事还得市里去做工作,我想,这事还是能做成的”。丁长生建议道。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违规的地方,但是只要是市里出面,人社局不敢不做,只要这些文件都做好了,相信别人也看不出什么来,主意还不好出,就看市里想怎么样了。

    “嗯,你说的也是个办法,老何,你觉得这样行吗?走工伤基金,可能比政府给那些慰问金还要多的多”。

    “好,我们没意见,只是这些钱什么时候能给?”何大奎关心的是这个,不然的话,那些人家里可怎么过啊?

    “何叔,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找我就行,这事过去这后,我专门跑这事,一直到大家都拿到钱,您看,行吗?”

    “行,既然丁主任说了,我信你”。何大奎总算是点了头了。

    会议室里传来一阵掌声,但是掌声未落,张和尘推门进来了,朝着丁长生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丁长生想,可能是司南下找自己有事,于是赶紧跟了出来。

    “怎么了,这刚谈成,还没签协议呢”。

    “快点去,司书记找你有事,而且我看得出来,司书记很着急,不知道又出什么急事了”。张和尘推着丁长生赶紧向司南下的办公室跑去。

    丁长生推门进到了司南下的办公室里,看到的却是犹如困兽一样的司南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手里拿着烟,但是拿烟的手指却不停的颤抖着,丁长生心里也是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司南下这么方寸大乱。

    “司书记,怎么了?”丁长生问道。

    “你出去”。司南下指着张和尘说道,语气很凶,张和尘在这里干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司南下这么失态的。

    “书记,是不是出事了?”丁长生问道。

    “嗯,是出事了,是嘉仪出事了,刚才谭大庆打来电话,让我收回下午开会的决定,还是要把这个项目给罗东秋做,他说嘉仪在他手里,我刚刚打了嘉仪的电话,已经关机了”。司南下声音颤抖的说道。

    丁长生心里一凉,谭大庆怎么会知道下午开会的内容呢,还有,谭大庆这么做是不是傻了,司南下能这么轻易地反复吗?这事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还有,他要你去接嘉仪,必须由你一个人去,去多了人会对嘉仪不利,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司南下连问了两句。

    事关自己,司南下一下子就乱了方寸,而且谭大庆的凶狠他是知道的,自己女儿一个大姑娘家,落在了这个人手里,还能有好吗?他关心的是这事,但是丁长生想到的却是谭大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让司南下收回那个项目的开发决议这可以理解,是为了罗东秋和蒋海洋的项目,但是一定要让自己去这是什么道理?

    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而且很可能这根本就是个圈套,这事不是没有可能。

    “书记,您不要着急,嘉仪不会有事的,他们的目的是让你收回项目开发权的决定,二来嘛,很可能是想对付我的,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把嘉仪安安全全的救回来的”。丁长生信心满满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