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25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知道,所以来找他嘛,他怎么了,不来上班干什么?”林春晓喝了口茶问道。

    “这事我哪知道,他这人神出鬼没的,再说了,我有老公好不好,我对别的男人没兴趣”。罗香月说道,不过说这话时心里有点虚,想起丁长生那个混蛋对自己做的事,脸就有点想红的感觉。

    “嘿,在面前恶心我是不是?”林春晓白了罗香月一眼说道。

    罗香月这才想起来林春晓离婚了,自己在她面前说自己有老公,这不是显摆是什么,所以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在嘴,说:“瞧我这张嘴,该打,我错了,林姐,你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去去,丁长生在哪里呢,打电话叫他来”。林春晓没好气的说道。

    “刚才你没来时,有个女人找他,但是没等到,说是在市局呢,你要不也去那里看看”。

    “市局?市公安局啊?”

    “对,他能去哪儿,他原来不是干过副局长吗,所以,我猜他可能是在那里呢,要不我陪你去?”罗香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句话,而林春晓居然就这么毫不在意的答应了。

    杨凤栖在市局的单身宿舍里见到了丁长生,杨凤栖也不是外人,所以,就穿着一条短裤坐在床上,而杨凤栖坐在一把椅子上,看着丁长生的腿,问道:“让狗咬了,是不是踹人家寡妇门去了,让人家的狗给追上了,我记得你在临山镇时跑的挺快的啊”。杨凤栖揶揄的笑道。

    “唉,年纪大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找我什么事啊?”丁长生接过来杨凤栖削好的一个苹果问道。

    “前段时间我去加拿大了,见到夏姐了,她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人照顾她了,在那边也联系好了医院,是一家华人开的医院,各方面都挺好,你不用挂着了”。

    “谢谢”。想起夏荷慧一个人孤身在外,丁长生这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在国内是不可能的,一个刘香梨收养了一个孩子,还被人带来做dna鉴定呢,要么结婚,要么就得出去,这是两难。

    “说那些干啥,我和你什么关系,对了,梁省长说你有个好项目,还是什么朝阳产业,怎么不叫着我呢?”杨凤栖问道。

    “唉,是项目就有危险,这个项目也是,一旦建成了,肯定是有很好的前途,但是再好的项目也是风险和收益并存的,我是想先做一期项目试试,如果可以的话,你来做二期不就得了”。丁长生解释道。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这个项目我看了梁省长那里的计划书,不过他说你这里还有计划书,他那一份没舍得给我,我简单的看了看,是不错,但是要快,这样的项目你能想得到,别人也能想到的,所以,就看谁的动作快了”。杨凤栖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摊上点麻烦,等这麻烦解决了,我就向司书记说这事,尽快立项,向省里申请,这可不是一个地区的事,这样的项目必须得到省里的大力支持,这才能做得长久”。丁长生解释道。

    “你说的不错,我听说湖州是也要搞旧城改造,怎么样,我能参合一下吗?”杨凤栖问道。

    “我们准备自己搞,但是我们自己没钱,你倒是可以入股我们的公司,这样既隐蔽,风险还小,搞的太大动静了不好”。丁长生有点犹豫道。

    “好了,你不要为难了,我去找司南下谈,这么点事,唧唧歪歪的,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小了”。杨凤栖不满的说道。

    “不是我胆子小,而是现在的事越来越多了,一个不小心,有可能满盘皆输啊”。

    杨凤栖不再理会老气横秋的丁长生,但是他的心态老了,却不代表其他地方也老了,相反,其他的地方却是正处在壮年,所以当杨凤栖唰一下拉上窗帘时,丁长生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拽向了单人床上。

    可是就在两人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时,走廊的尽头传来了很有节奏的高跟鞋的声音,两人一下子都愣住了,还以为这后面的宿舍楼里没人了呢,现在怎么会女人出现。

    “没事,可能是打扫卫生的”。丁长生说道,还想继续呢。

    “胡扯,你见过打扫卫生的穿高跟鞋啊?”杨凤栖此时也冷静下来了,赶紧从丁长生的怀里爬了起来,然后走进了室内的洗手间里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服,这里拉拉,那里扯扯,好容易才弄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杨凤栖出来看了一眼一柱擎天的丁长生,拉开了门。

    “哎呦,丁局,你有客人啊?”进来的是刘振东,身后带着林春晓和罗香月,而这些人都看到了盘腿坐在床上的丁长生。

    “进来吧,都谈完了”。丁长生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为什么林春晓和罗香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谈吧,我晚点约你”。杨凤栖转身对丁长生说道,然后扭着屁股走了,白色的的紧身裤看的丁长生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刘振东见已经走了一个了,赶紧将这位财神爷请了进来,林春晓现在是财政局的局长,可以说是湖州市的财神爷,虽然公安局的财政轮不到刘振东操心,但是和一个财神爷认识总没有错吧,再说了,湖州市谁都知道林春晓是司南下嫡系中的嫡系,谁敢得罪她?

    “那个,林局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聊吧”。刘振东说完就走了。

    “你的腿怎么了?”林春晓也注意到了丁长生的腿被包扎着,问道。

    “被狗咬了一下,林局长找我有事?”丁长生向后一仰,靠在了枕头上。

    林春晓坐在了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而罗香月就只能是站着了,要不然就得坐在丁长生的床上。

    “来来,罗秘书,坐这里来,你别客气,这里条件简陋了点,但是这床上还挺舒服的,你过来试试”。丁长生很客气的招呼道。

    这本来是一片好心,但是怎能听着这么别扭呢,好像是招呼人上床似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