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53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让耿长文感到意外的是,见到丁长生和华锦城时,这两人倒是配合的很默契,华锦城手里双手替丁长生扳住鸵鸟的脖子,而丁长生却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在鸵鸟的皮和肉之间飞快的下划,像是一个熟练地剥羊师傅一样,准确而快速的将皮和肉分离开。

    “华锦城,你的架子不小啊”。赵林是耿长文的传话筒,有些耿长文不合适说的话,就得赵林来说,要不然都要个跟班的干啥。

    “耿局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忙着呢,手里的确是腾不出来,您找个地方坐,我一会就完事”。华锦城不能像丁长生那样不理会他,说道,但是耿长文朝着周围看了看,唯一一个有座位的地方是刚才丁长生和华锦城刚刚坐过的地方。

    “还不过去拿一把椅子来”。赵林朝着站在丁长生身后看他剥鸟的工人吼道。

    那工人被吓得一愣,赶紧跑过去拿椅子去了,等到椅子搬过来时,丁长生却将刀子往鸟身上一插,然后对他说道:“搬过来,妈的,这他娘的什么鸟玩意,剥个皮还这么费劲”。

    那工人看了看华锦城,又看了看赵林,毅然是将椅子搬到了丁长生的身边,丁长生伸手拿过来坐下了,自始至终都没看耿长文一眼

    赵林急了:“喂,你……”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耿长文阻止了,他看着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满是鲜血的丁长生,想了想,说道:“丁主任真是好兴致,在上班的时间到这里来捣鼓这事,你就是这么工作的吗?”

    丁长生向后一伸手,从一个工人手里接过来一支香烟,点上,喷出一口烟气,这才认真的看着耿长文,说道:“你是纪委的?汪明浩呢,他怎么不来?”

    “呵呵,丁主任真是会开玩笑,丁主任,我一直对你挺感兴趣的,今天既然是碰上了,不如我们借华老板这块宝地,聊聊我们的事”。

    “我们的事?我和你有什么事?我认识你吗?”丁长生不苟言笑的问道,严肃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这是很打脸的话,而且对方还是市局的局长,这要是传出去,那耿长文在湖州的威信就更不要谈什么建立的事了。

    “当然,你私自抢夺枪支,导致了本可以活捉的谭大庆死亡,这也使得很多案子都没法再继续下去了,这个责任你认为该谁承担?”

    “嗯,这倒是个事,不过,你有什么证据我抢夺枪支了,你找出证人来,然后再来找我,没事的话,我没工夫和你唠嗑”。丁长生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这让华锦城这个主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会的,我想那天那么多人在场,不会都这么没种,丁主任,这件事我们没完,我这个人很较真,什么事都想着找到答案,这件事也不例外,湖州市局不是哪个人的市局,是要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的,所以,今后我要是有需要丁主任配合的地方,还请配合,不然的话,我会不客气的”。耿长文见丁长生根本不给他面子,而且这还是在华锦城的家里,所以,瞬间耿长文的脸就寒的掉冰碴子了。

    耿长文说完边回头离开了,赵林还有点心有不甘,但是却也是跟在耿长文身后离开了,可是走了几步,丁长生突然将刀子插在了鸵鸟肉上,说道:“等等”。

    耿长文一愣,转过身,看着丁长生挽着袖子,手上全是血,叼着一根烟,这哪像是一个市长助理,这简直就是街上的一个屠夫嘛。

    “丁主任想明白了?我就说嘛,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何必闹得这么僵呢”。耿长文笑眯眯的说道,而赵林看丁长生的眼神也满是鄙夷。

    丁长生走到耿长文身边,这个时候在他们身边的只有赵林了,丁长生看向赵林,但是这小子一点眼力界都没有,还呆在原地不走,“你能不能滚远点,我你们耿局长有话要说”。

    “你……”赵林虽然知道丁长生的厉害,那个时候丁长生在局里时,赵林见到丁长生时都不敢拿正眼看他,但是现在以为攀上耿长文这根高枝了,就敢和丁长生对立了。

    耿长文看了一眼赵林,丁长生的话他可以不听,但耿长文的话他不敢不听,于是夹着包恨恨的离开了他们,走了几十米远,看着丁长生和耿长文站的方向,猜想丁长生会告诉耿长文什么事。

    “丁主任,说吧,或者是我们再约个地方也可以”。耿长文笑笑说道。

    “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带个话给蒋海洋和罗东秋,既然平安的离开了湖州,就不要再想着到这里来搅混水,对他没好处,他的命金贵,死不起,但是我不一样,我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这个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江湖气太重,不喜欢用所谓的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因为我知道那没用,法律是为权力者服务的,我喜欢的是这东西”。说道这里,丁长生抬起手来,舔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血,吧嗒了一下嘴,看得耿长文心里直恶心。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耿长文强忍着心里的愤怒说道。

    “不是威胁,而是劝诫,我不知道罗东秋给你许了什么,但是我知道的是,他碗里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是劝他收手,还是你继续在湖州趟浑水,都随你的便,不过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要是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的话,我保证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湖州,你跑了,家里人也跑不了,想想哪头重哪头轻再做决定不迟”。丁长生脸色阴寒,看的耿长文心里也是一冷。

    虽然自干警察以来他不是第一次被威胁,但是却没有一次像这次这么心寒的,不为什么,因为这一次自己内心里没有正义,这才是导致自己心里不安的根本原因所在。

    可是罗东秋给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如果这次自己能顺利的把事办完,他保证自己能当上中南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这是什么概念,自己现在才四十岁,就是副厅级干部了,那么今后的路不是水到渠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