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57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啊,他掉水里了,爸爸,你回来再说吧,我先挂了”。谢赫洋说完就挂了电话,跑向了湖边。

    谢九岭从耳边拿开嘟嘟嘟的手机,疑惑的寻思道,掉水里了,怎么会掉水里了呢,搞什么搞嘛。

    可是等到谢赫洋跑到湖边时,却看到汽车门开着,上面放着丁长生的衣服,而丁长生这个时候也浮出了水面,迅速的向离岸边不远的小岛游去,气的谢赫洋一跺脚,这家伙,下水也不和自己说一声,吓了她一跳。

    谢赫洋足足在岸边等了半个小时,丁长生这才回来,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了,上一次游到小岛上,因为没有带工具,所以很多的蛋都没带回来,这一次他带了一个小布兜过去的,一下子拾回来十几个野鸭蛋和水鸟蛋。

    不过,虽然丁长生是特意穿着泳裤下去的,可是等到他上来的时候,谢赫洋还是脸红了,因为这家伙看起来不是使坏就是本能的反映了,裤裆里那一大坨看得谢赫洋面红耳赤的,尤其是想到当时自己的刘香梨家里偷看丁长生和刘香梨两人那个的时候,急忙转过身去了。

    “给,纯天然无污染的鸭蛋,最健康的食品了”。丁长生不以为意,还故意走到谢赫洋的前面,将一布兜鸭蛋递给她。

    “哎呀,丁长生,你怎么这么流氓啊,快点去换衣服,成什么样子?”谢赫洋急忙接过鸭蛋向旁边走去,丁长生这才看了看自己的本钱,嘟嚷一句,“妈的,又大了”。

    这话虽然小声,但是却足以让谢赫洋听到,谢赫洋在心里暗骂道,真是不要脸的,但是这咒骂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埋怨似的,想起和他在荆山的矿山那一幕,心跳的更加快了。

    而且仿佛是有一种魔力一般,让她想转身去看看他,这样的矛盾心态最终没有经过魔力的诱导,她真的回头了,可是这一回头不要紧,看到了更不该看的东西,丁长生这个不要脸的货,居然是在车下面站着换衣服,映入谢赫洋眼帘的居然是丁长生那白白胖胖的两片丰臀。

    “哎吔,太不要脸了”。谢赫洋咒骂一句,疾步向远处走去。

    等到丁长生穿戴整齐找到谢赫洋时,这娘们居然走出了五百多米远了。

    “老爷子怎么说?”。丁长生点了一支烟问道。

    “老爷子说等他回来再说吧,刚刚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晚上七点到江都市”。

    “哦,还挺快的,要不然我们去江都等他吧,反正在湖州也没什么事,行与不行都是在江都解决,我们在湖州等不是浪费时间吗?”丁长生建议道。

    “也行啊,那现在走吧”。谢赫洋想想也是,同意了。

    说起来丁长生比仲华尽职多了,至少还能到机场接谢九岭一下,看到谢九岭一脸疲惫的走出机场出口,谢赫洋走上前去挽住了老谢的胳膊,而丁长生则是主动的去推行李,虽然老谢身边跟着人呢,但是显然老谢更愿意和丁长生一起走。

    这一次没住酒店,而是到了谢家在江都的别墅里,这里和蒋玉蝶的别墅离得不远,都是坐落在江都市区的一个小公园旁。

    “老爷子,这里不错啊,进了你这小区,空气都新鲜了很多啊”。丁长生夸赞道。

    “相中这里了?你随时都可以来住,这里平时都有人打理,不然的话,隔一段时间不来还真是没法住了”。谢九岭让丁长生先坐一会,他进去换了一身衣服后又出来了,这个时候谢赫洋负责泡茶,丁长生还是很乐意享受谢赫洋的服侍的。

    丁长生等了一会,谢九岭没说话,他也没说,都看着谢赫洋泡茶的茶艺。

    “真是想不到,谢姐还有这手艺,这茶艺和外面的茶师傅不相上下了”。丁长生赞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家要是破产了,我可以到外面去当茶艺师,也不至于饿死是吧?”谢赫洋笑笑,贬损丁长生道。

    “哎哎,我可没那意思,谢老,您有时间要好好说说谢姐,她老是看谁都气不顺,这样下去不好,气大伤身”。

    “唉,我老了,说什么人家也不听了,你倒是可以多劝劝她,有时候啊,这家里人说的话他们都当耳旁风,外人一句话倒是成了至理名言了”。谢九岭笑笑言道。

    谢赫洋给丁长生倒了一杯茶,递到他的面前,而又亲自端着一杯茶到谢九岭身边,递到了他的手里,然后挽着他的胳膊,小女儿形态显露无疑,丝毫不顾及丁长生这个外人在这里。

    “洋洋,你说有关公司的事,到底怎么回事啊?”谢九岭终究是关心自己公司的生死存亡,一边暗骂丁长生这个小滑头,自己的耐性还是没有超过这个小家伙,看来这官当大了,脾气秉性也开始慢慢的成熟了,谢九岭这么想还真是抬举丁长生了。

    丁长生此时也不能再端着了,主动的说起了建议谢九岭再走走省里的关系,暂时还没有说祁家那笔钱进来的问题,如果谢氏钢铁挺不住,那么祁家那笔钱就得通过其他的手段进来,那操作起来可就麻烦多了。

    “省里的关系很难,我基本都走遍了,但是都不愿意为谢家说话了,尤其是像我们谢家,当时因为洋洋和仲华之间闹的,仲华被迫蛰伏了那么久,仲家对我们还是很怨恨的,但是当时仲华的事我们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仲家在中南省很有影响力,这件事算是把谢家彻底架到炉子上烤了,荆山市的领导是仲家的人,现在都不松口,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仲家还是不肯放过谢家,所以,省里的事我也不抱希望了”。谢九岭说的很是凄惨,但是丁长生还是不愿意相信到现在仲家还在怨恨谢家?

    “谢老,如果是其他领导呢,谢氏钢铁是中南省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我觉得省里不应该这么短视,而且即便是没有了荆山的矿石基地,但是还可以进口啊,如果搬到湖州去,依赖发达的水运,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丁长生不甘心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