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7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书记,说实话,很麻烦,先不说这个耿长文,现在整个湖州都不太好办,汪明浩是纪委书记,但是,你看看这个纪委书记干过纪委书记该干的事吗?整天就是想着怎么为自己捞好处,他女婿关一山那么明显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查,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丁长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每一下都直接往司南下的心窝子上捅刀子,他算是铁了心了,不把司南下扎疼了,他是不会痛下决心的。

    司南下眉头皱的更紧了,虽然他一直都是在努力的想将湖州的干部队伍攥起来,但是湖州这些干部仿佛就是黄沙一把,你越是想攥紧了,这些干部却漏的更快,而且照目前的趋势来看,漏下去的比留在手心里的多多了。

    丁长生见司南下不说话,于是说道:“司书记,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件事是有风险的,一旦把握不好,或者是所托非人,那么很容易产生副作用”。

    “什么意思?”司南下看着丁长生笑吟吟的脸,一看到这张脸,就想上去给他一巴掌,但是正是这张脸,自己还不得不看,所以只能是继续听下去。

    “耿长文刚来市局,根基不稳,书记,您只要是把一些关键岗位上换上自己人,这不就结了嘛?”丁长生建议道。

    司南下听丁长生这么说,心里很是鄙夷,这小子,什么事都说的这么直白,我要是手底下有那么多信得过的人,还用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但是转念一想,看着丁长生,这小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想安排你自己的人吧。

    “你有什么想法?”司南下问道。

    “中南省道上有名的大毒枭白开山,我听说是兰晓珊和刘振东联手破获的,还破获了不少的毒品,可以说是一举将湖州的地下毒品市场打击的不轻,但是好像对刘振东没什么说法吧,其实刘振东这个人能力很强,而且在湖州警界混迹了这么多年,可以说对湖州的一草一木那都是有感情的,市局一直都少一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他现在是刑警队长,我看很合适这个局长的职务”。丁长生说的头头是道,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家伙真是一心为公啊,而且举荐刘振东,人家一点都不脸红,觉得这很正常。

    “你和他很熟?”

    “我当过市局的副局长,当然是很熟了,业务能力没的说,不信的话,您可以招来谈谈话,最为关键的是,这个人守规矩,不会像某些警察那样利用手中的权力无法无天”。丁长生肯定的说道。

    “嗯,好吧,有时间了,叫来让我看看”。

    “但是,司书记,怕的是只有刘振东也不顶事,难以抵挡他们布局的优势,现在浮在面上就有耿长文,汪明浩,还有一个市局的纪委书记林志生,这都是要害部门,关键时刻这些人不站在湖州市委这边,这很危险”。丁长生又加了一把火。

    司南下又何尝不知道这些,但是又能怎样呢,再说了,丁长生这小子虽然在自己手底下干活,但那就是自己人吗?

    有些话是没法说的,只能是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可是如此恶劣的政治生态环境让司南下心里渐渐的感到如果再不采取一点措施,只怕自己在这湖州就真的成了傀儡了。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有时间我再找你,对了,物流园区那边你一定要盯住,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这么大的工程,要是建成半拉子工程,你可就是湖州的罪人了”。司南下警告道,这是因为他见丁长生这小子整天好像是不务正业似得,这里打一杆子,那里搂一耙子,完全没把精力用到正道上。

    “书记,这个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建成物流园区,这个工程将是湖州的年度工程,最快明年五一就可以开业了”。丁长生信心满满,这信心主要是来自闫培功的资金充足,很多项目都是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施工,丁长生告诉闫培功,这个工程主要是抢时间,因为能看到这一步的不会单单是湖州,这样的物流园区可能会很快就遍地开花,现在就是在抢谁的建设的早,建设的好,服务好,这样一来就要抓紧一切可能抓紧的时间,尽早营业,尽早见到利润。

    丁长生见司南下没有再谈下去的意思了,也就见好就收的离开了,人家是市委书记,自己和司南下之间还没有到那一步,所以有些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的露骨了,再说的话可能就过了,过犹不及啊。

    丁长生走后,司南下陷入了沉思,原本审阅的一些文件,现在也看不下去了,于是站起身看着窗外远处的城市概况,心里也明白丁长生话是正确的,要是不能将纪委和公安局这两个刀把子掌握在自己手里,那是很危险的,自己的话谁还能听,因为他们都明白,即使自己的话他们不听,自己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这样下去,那些干部还不是肆无忌惮起来?

    想到这里,司南下坐回自己的座位,伸手拿过电话薄,翻了一会,终于是找到了检察院检察长陈东的电话。

    丁长生到了楼下,钻到自己车里,没想到,还没坐稳,赵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丁主任,我错了,您大人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您说,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开口,我一定照办”。赵林哭丧着脸,几乎是要哭出来了。

    看到赵林这幅死德性,丁长生心里虽然是一阵快意,但是一时间还真是没想到怎么处理这小子,于是说道:“赵林,你要是真想在湖州好好干,你现在就回去,继续跟着耿长文,我有什么需要你时,我会找你的,回去吧,我还有事,没时间陪你聊天”。

    “那好,丁主任,您放心,我会把耿长文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定期向您汇报,只要您能抓到耿长文的把柄,还愁治不了他?”

    “谁说我要治耿长文了?我可告诉你,自作聪明的人往往都活不长你知道吗?”丁长生白了赵林一眼,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