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78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整个上午,汪明浩什么都没干,一直都在等着市委书记司南下办公室的秘书给自己打电话,但是等来等去,一直到了十一点多,才看见司南下的车缓缓驶进了市委大院。

    看到司南下来上班了,汪明浩没有多考虑,直接就去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对他来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自己早一点和司南下达成妥协,那么女婿的事情就可能有一分的转机,否则的话,就多了一分危险。

    想想一个多月前,自己要力主查丁长生时,自己也只是来通知了一声司南下而已,那个时候的自己,走路都是昂着头的,但是现在呢,想见见司南下都得等这么久,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司南下不是在家里躲着不见他,而是去了一趟省城。

    “司书记,我想向您汇报点事情”。汪明浩姿态摆的很低,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司南下对他的无视,因为司南下在李铁刚的言语里听出了这位省纪委书记的愤怒。

    什么叫将关于汪明浩的证据好好固定一下,这是在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信号不是很清楚吗?司南下理解李铁刚的意思,他亲自来找汪明浩,目的就是想让汪明浩体面地下来,也好给他一个面子,接下来就是查办关一山,这样一来大家都好看,可是汪明浩却没有给他这个面子,他认为自己身后是罗明江,完全可以和汪明浩抗衡,所以就挺住了。

    只是,他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在官场上,你要真的想挺住,首先自己必须是干净的,如果自己不干净,那么你就是再想装作没屎的样子也是不成的,因为你屁股底下到底有没有屎人家扒开你的裤裆就一目了然了。

    “进来吧,小张,给我沏杯茶”。司南下边进自己的办公室,边对跟在身边接包的张和尘命令道。

    汪明浩一愣,他是个很注意细节的人,之前的时候,自己每次来都是这位张秘书给自己沏杯茶,但是这一次,司南下居然连杯茶都懒得伺候了。

    “坐吧”。司南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座位说道。

    两人都坐下后,张和尘的茶也端进来了,并且关上了门出去了,此时屋里就剩下了司南下和汪明浩,两人相对无言,司南下等得起,但是汪明浩却等不起,而且他也看得出来,自己不说话,司南下是不会先问的。

    “司书记,我女婿关一山的事,是不是还有余地?”汪明浩单刀直入,连问司南下是不是知道关一山的事情都没问,直接了当。

    “老汪,你指的是哪方面的余地?”司南下端起茶杯,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叶,喝了一口,问道。

    “司书记,我就一个女儿,还年轻,孙女也还小,我想见见关一山,劝劝他,该交代的交代,该坦白的坦白,能不能给个好结果”。汪明浩通过司南下的回答确定了关一山确实是被控制了,而且这件事司南下很可能早就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司南下,因为自从到了湖州后,很多人都忘记了司南下以前是干什么的,十年的纪委书记是白干的吗?

    “老汪,什么叫‘该交代的’,什么叫‘该坦白的’?”司南下不动声色的问道。

    汪明浩听到这里心里一凉,看来事情比自己估计的还要麻烦,而且还要复杂的多,他一直以来都是对别人的命运掌握的了如指掌,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无法将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无力感。

    就在汪明浩愣神的功夫,司南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门外的张和尘说道:“小张,通知所有常委半个小时后开会,议题主要是城投公司的问题,再加上新湖区区委书记和区长,还有规划局的人,一起来开会”。说完就挂了电话。

    司南下的布局天衣无缝,即便是当着汪明浩也这么说,汪明浩一直都在考虑怎么和司南下交换条件,没有注意到司南下话里的一个破绽,之前开常委会时,通知一般都是‘在家的常委’,但是这一次却是所有的常委。

    区别在于,如果你不在家,那么就可以不来,而有时候有些事情其他常委不感兴趣或者是为了避免自己陷入麻烦,也可能说自己有事不来了,于是下通知时就有了‘在家的和不在家的’这么一说。

    “司书记,您给个章程吧,到底怎么样才能放关一山一马,关一山虽然有问题,但是问题也不至于能大到需要我们操心的地步吧,能不能给个面子,我汪明浩在这里保证,今后在湖州,我唯您马首是瞻”。汪明浩这老脸还真是不要了,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老汪,你我都是党的干部,而且都干的是纪委的工作,关一山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不清楚吗?老汪,你说的话我记住了,但是就看调查结果是什么了,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同样的,我也做不了主,还是看事实吧”。司南下站起身,绕到了汪明浩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司书记,其实有些事,能抬抬手的,何必摁死呢?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都在这一条道上走,何必非得将人挤下去呢,摔死了别人,要是溅您一身血,这也不是赚钱的买卖吧”。汪明浩算是看清楚了,司南下压根就不想给自己这面子了。

    而且也让自己明白了,事情基本不可挽回了,说不定关一山已经做了交代,要不然司南下也不会这么有恃无恐,连交易都不愿意做了,结果只能是一个,人家不愿意和你做交易了,不愿意带你玩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和你做交易得到的利益已经远远比不上拿掉关一山所带来的利益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汪明浩心里除了愤怒之外,别无他途了,一边暗骂司南下阴险狡诈,一边暗骂关一山骨头软,这才几个小时就熬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