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2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切,你们全家都掉钱眼里了,哪会想我?”杨程程表示不信的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我爸爸也过来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在湖天一色定了位置了”。谢赫洋说道。

    “舅舅也来了,你们这是来旅游了?”杨程程疑问道,虽然听说了谢氏钢铁的不景气,但是一直都没勇气问问到底情况如何,因为谢九岭和自己的妹妹关系并不是很好,两家虽然是亲戚,但是谢九岭家却是家赀万贯,而杨程程家却不是那么富裕,当年杨程程的母亲嫁给杨程程的父亲时,谢九岭是坚决反对的,自那之后,虽然这种亲戚关系还维持着,可是来往却不多,也就是逢年过节问候一声,自从谢九岭的父母去世之后,杨程程还在每年回去姥姥家看看谢九岭,可是她母亲却再也没有回过荆山了。

    “不是旅游,我们是准备在湖州建厂,荆山的矿石已经挖干净了,要是还守在荆山,非得困死不可了”。谢赫洋解释道。

    “到湖州来建厂,谁介绍来的,仲华?”仲华是市委副书记,虽然他和谢赫洋离了婚,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她第一个就猜到了是仲华介绍谢家到湖州来投资的。

    “不是,以后在我面前别提这个人”。谢赫洋立马不高兴的说道。

    “好好,不提,那是哪个领导介绍你们来的,既然要跳出荆山,干么不去省城呢?”杨程程疑问道。

    “省城地价太贵,谢氏钢铁现在远不如前了,所以能省则省,再说了,湖州这边的优惠措施还是不错的,我爸爸也愿意到这里来投资”。谢赫洋解释道。

    “哦,洋洋,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们的投资算在我名下怎么样,新湖区也在招商引资,就投在新湖区吧”。杨程程一直没听到谢赫洋说到底是谁引来的这笔投资,还以为就是他们自己来的呢,那这样的话还不如记在自己名下呢,领导也都有招商引资的指标,要是把谢氏钢铁这个项目记在自己名下,那自己今年就超额完成了。

    “呵呵,你说晚了,这笔投资是有引路人的,就是你的搭档丁长生,几天不见,这小子倒是爬的够快的,现在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吧”。谢赫洋笑着说道,丁长生每前进一步,她的心里比谁都开心,这虽然是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却让人甜蜜的半夜睡不着觉,在这之前,谢赫洋都不知道牵肠挂肚一个男人会是什么感觉,但是丁长生让他感受到了这种感觉的热烈。

    “什么?丁长生?你们怎么认识?”杨程程惊问道。

    “还说呢,你刚刚不是说到仲华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丁长生以前是仲华的秘书?”谢赫洋反问道。

    “对对,看我这脑子,糊涂了,是这样,对,他刚刚走了,说是家里有点急事,可能一会就回来了,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吧”。杨程程感觉自己有点失态,自己刚刚和老公研究怎么对付丁长生,想不到自己表妹这个项目还是丁长生引进来的。

    丁长生带着赵馨雅在小区里看了监控,看到寇莹莹拖着行李箱子出了大门,然后打车走了,不过走的方向好像是火车站,所以这俩个人急急火火的赶到了火车站,然后和唐天河联系,让车站派出所到火车站看了看,果然发现寇莹莹是买了去白山的火车票。

    “这样吧,你留下吧,她走了没多久,我开车去白山,路上要是不耽误的话,可能还能堵住她,放心,我一定会把她给你带回来,就算是她不愿意回来,我也会把她送到海阳去,好吧”。丁长生劝慰赵馨雅道。

    此时,赵馨雅悬着的心渐渐稳定下来了,自己昨晚实在是不该打她那一巴掌。

    “那,我不去行吗?”赵馨雅还是不放心道。

    “你们昨晚闹得那么僵,你去了反而是不好,都冷静一下吧,我去了还得赶紧回来,你们教师工资的事还没处理完呢,好了,不耽误时间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开车直接上高速了”。丁长生说道。

    “那好,那你路上慢着点,不要强赶,可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走了”。丁长生说完钻进车里开车离去了。

    看着丁长生的车消失在车流里,赵馨雅的心算是纠结成一个疙瘩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到如此一个危险的漩涡中,自己明明知道莹莹喜欢丁长生,可是自己怎么会让丁长生得逞了呢,得逞一次那是巧合,可是这以后的一次一次都是巧合吗?自己就真的那么贪恋他的温存?

    虽然这样的问题自己每次和丁长生结束后都要扪心自问,但是每一次都是一样的答案,没有下次了,坚决没有下次了,可是每当丁长生那爆发着男人气息的身体接触她时,她都会无条件的缴械投降,好像都不用丁长生对自己提出多少要求,自己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满足他,去迎合他,自己好像是他手心里玩弄的小鸟一样,只有他的手心里才是自己最温暖的巢穴,虽然这不能让自己飞的更高,可是自己却喜欢他全身心的温度。

    都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自己虽然不是他完成的一半,可是每当自己和他在一起时,才能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一个完整的女人,虽然这对女人的道德来说是可耻的,可能会被人说成是淫妇荡妇,可是自己就像是吸了鸦片的那一刻,闭上眼,世界都是自己的,除此之外再无他求。

    丁长生一路疾驰,终于是在寇莹莹买的那趟火车到站之前到了火车站,停好车,倚在出站口不远处的角落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出站口,期盼着寇莹莹能够快点出来。

    “美女,去哪儿,坐出租车吗?”寇莹莹一出火车站的出站口,就被来来往往揽活的出租车司机给拦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门,虽然差几天就满十八岁了,可是这样的经历却是空白,她不懂得如何谈价,也不懂得如何拒绝,直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将她的行李抢了过去,掉头就走,寇莹莹不得不在身后紧跟着,叫喊:“哎,你拿我箱子干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