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3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嗯,老闫这个人不错,年底给他发一个荣誉市民的奖状就可以了”。丁长生说道。

    “切,都说你抠,我还不信,看来是真的啊,人家做这么贡献,你就给人家一个奖状啊,你糊弄小孩呢?”罗香月对丁长生的玩笑话也是呲之以鼻。

    “要不然怎么样,你都结婚了,你要是不结婚,把你许配给他?”丁长生继续开玩笑道。

    反正无论说什么话,无论什么时候说,自己没一次可以完胜丁长生的,这一点罗香月早就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所以轻易不和丁长生发生冲突。

    “好了,说点正事,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得辞去开发区这一摊了,聂远渐渐上道了,到时候我推荐你接任怎么样?”丁长生收敛的笑容,问道。

    “你这算是讨好我吗?”罗香月看着丁长生的样子,似乎不大相信丁长生会有这么好心。

    “你看我像是哄你的样子吗?我说的是真的,实不相瞒,开发区是我第一次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幸好现在干的不错了,要不然我也没信心手新湖区,所以,你在这里干了这么久了,该怎么办也是门清了,你接手比任何人都合适,这点我会向司书记说明的,但是你自己也得烧烧火,这事不能是我一个人说”。

    “你是说林姐?”罗香月的脑子够使,经丁长生这么一点,罗香月就明白了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明白就好,我说了,也只能是在工作上帮你,但是她说就不一样了,她是司书记最信任的人了,她说一句顶我一万句,你要好好和她说说你的意思,别不好意思,当然了我相信你也不会不好意思,来到湖州后,我才发现,这几年你的脸皮也是练出来了,遥想当年,唉……”丁长生的样子很欠抽,至少罗香月此时是这么想的。

    中北省,北原市,常务副省长林一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省委家属院的小洋楼,但是没想到的是,已经有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他了。

    “平山,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林一道见来人是林一道,本能的紧张了一下,问道。

    来人全名叫陈平山,虽然不姓林,但却是林家最信任的人,此人是林一道的小学同学,还在大院里混的时候,作为平民子弟的陈平山就知道结交像林一道这样的大院子弟,从那时起,陈平山和林一道就走到了一起,一晃就是四十多年了。

    大学毕业后,林一道选择了从政,而陈平山则选择了留校,可那只是掩饰,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为林家服务的,包括在学校里研究的有关经济方面的论述,都是为林家服务的,这一点没多少人知道。

    可是看看陈平山的工作路线,就可以看出点端倪,林一道到哪里工作,陈平山必然会在不久后调到哪里去,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有点事想找你聊聊”。陈平山虽然面对的是中北省的常务副省长,可是却没有一点拘谨,因为他们是兄弟,他们之间太熟了。

    “哦,出什么事了,坐吧”。林一道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说道。

    “还是事关祁凤竹那个案子,你还记得吧”。陈平山坐下后,直接切中了今天的话题,毫无拖沓。

    “怎么?祁凤竹跑了?”林一道虽然是关心着祁家的案子,可是却并没有将祁凤竹放在眼里。

    “祁凤竹没跑,可是祁家的钱跑了,这段时间我没怎么关注省内的情况,到现在为止,跑出去的钱至少有一百个亿了,再不下手阻止,怕是来不及了”。陈平山语出惊人道。

    “祁家的钱?”林一道没明白陈平山到底是什么意思,据他所知,要是真的找到了祁家的钱,不会没人告诉自己的。

    “虽然不是祁凤竹的钱,可是那些人都是和祁凤竹当年有过交往的,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这部分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将投资变卖的变卖,撤股的撤股,都投到了中南省一个叫湖州的地方,你说这事是巧合吗?”陈平山语气平和,但是说的话却是尖利无比,这个他的性格有关,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背后那个出主意的人,所以显得阴柔了很多。

    “真的?”林一道也是大吃一惊,自从祁凤竹的案子后,凡是和祁凤竹有牵连的人,都被审查了一遍,但是发现那些都是一笔一笔的正经生意,没有人为祁家洗钱,林一道就算是有再大的权力和后台,也不能把这些都没收了吧?

    而那些人呢,这七八年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倒是让林一道郁闷的不行了,宇文灵芝母女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祁凤竹在监狱里服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丝毫的异常,这让林一道都有点怀疑自己当年的判断了,难道祁家真的没钱了?

    “没错,是真的”。陈平山说道。

    “奇怪了,他们是怎么想到去那个地方投资的,这不可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去了,总得有个原因吧?”林一道很能抓住问题的关键,是的,没人引路的话,这么大的投资,而且这些人还在源源不断的到湖州去投资,那里真的是理想的投资环境?

    “调查过了,这些人里面,有个叫闫培功的人,是带头人,也是他介绍了这么多人去那里投资的,而且这个闫培功的投资数额最大,投资的还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南地区最大的物流园区建设,据说是一个叫丁长生的人引过去的”。

    “丁长生?”林一道重复了一下陈平山的话,但是却不记得这个叫丁长生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说完看向了陈平山寻求答案。

    “这个人是湖州市前任市委书记石爱国的秘书,是从中南省的白山市调过来的,自从跟了石爱国后,平步青云,前几天刚被提拔为湖州市新湖区的区长,本身还是市长助理,很年轻,但是他身上的传奇故事可不少,据说在湖州市很有名气”。陈平山介绍的中规中矩,但是丁长生这个人却在陈平山的介绍下在林一道心里有了一个立体的印象。

    “监狱那边怎么样?没什么异常吧?”林一道问道。

    “那边倒是没什么异常,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由号里的人在监视,也没发现祁凤竹有什么异常”。陈平山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