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3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在这个世界上最忌讳的就是得意忘形,很明显丁长生此时就有点得意忘形了,本以为一切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所以就放松了警惕,再说了,和一个女人暧昧一下有什么需要警惕的呢。

    可是就在丁长生和安蕾的身体接触时,安蕾像是本能反应一样,一胳膊肘击中了丁长生的小腹,这一次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防备,导致这一下挨的也是结结实实。

    “哎呦,你……”丁长生瞬间就松开了安蕾,弯下腰来捂着肚子哀嚎起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谁让你拉我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要紧吧”。安蕾俯下身体问道。

    慢慢的将丁长生扶起来,坐在了沙发上,这一下使得丁长生肚子内部好像是翻江倒海一般,愣是平复了十多分钟后才好受多了,此时安蕾端来一杯水,让丁长生喝下去,他这才感觉好了很多,要说这丫头出手可是够狠的,而且还是击中了丁长生的小腹靠下的位置,基本快接近要害位置了。

    过了一会,丁长生抬起头,看着一脸无辜且憋着笑的安蕾,问道:“丫头,行啊,这一招练了很多次了吧,下手这么狠”。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本能的反应,每天都会练习几百次,所以,习惯了,你,不要紧吧”。安蕾继续问道,她还真是担心把丁长生打的好不好的,那自己可就罪过了。

    “没事了,不过刚才时的确是打蒙我了,我打架可是从来没失过手,没想到栽在你这里了”。丁长生直了直腰身,说道。

    就这么耽误了一会,已经到了饭点了,安蕾留丁长生在这里吃饭,丁长生也没客气,安蕾麻利的做了几个菜,两人相对着坐在了饭桌前。

    但是,此时华锦城的日子却不好过,被带到了一个单间里,这个房间里没有空调,而且没有窗户,一盏日光灯虽然不是那种光照强烈的白炽灯,可是昏黄的灯光让人看着就感觉到一阵燥热,心里没来由的会烦躁。

    虽然在白山时被耿长文这么折磨过,可是这次是什么事,他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自己该怎么圆这件事是个技术活,说还是不说是个态度问题,相信既然是关一山将自己供出来了,那么要想干净利索的从这里走出去,恐怕是太难了。

    赵林虽然是公安局的,但是以前职位一直都不高,所以根本不可能和像检察长这样的领导接触,其实这次来,也是因为耿长文的关系,因为公安局林志生的关系,耿长文已经很信任赵林了,所以,这一次耿长文来检察院拜见陈东,也带着赵林一起过来了,这是赵林第一次见陈东。

    可是人的名树的影,大家都知道湖州有两个人的心最黑,一个是纪委的汪明浩,一个就是检察院的陈东,先不说财政局的几位副局长栽在了他的手里,就是关一山那么嚣张的人物,这位检察长说拿就拿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老板这次来找陈东到底所为何事,可是他隐隐觉得自己老板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能主动上门,肯定不是小事。

    “耿局,这么闲,到我这里来,调查案子?”陈东这是第一次见耿长文,但是觉得这个人的眉眼之间隐藏着一股戾气,说不上为什么,陈东本能的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在自己的心里产生。

    “陈检,这是你的地盘,我怎么可能到你这里办案子呢,我来湖州这么多天了,一直都没和大家走动走动,公检法,都是一家嘛,我这么晚过来,陈检不会怪罪我吧”。耿长文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一开口就是让人无法拒绝的话,不过,都是人精里滚出来的,陈东可不是这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了的。

    “请坐”。陈东一指身后的沙发,说道。

    不过,耿长文在坐下之前,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赵林,那意思很明显了,他们之间想谈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的事,所以,示意赵林出去等着。

    赵林点点头,出去了,还带上了门。

    陈东一愣,但是随即也就明白了耿长文今天来的目的了,看来不是一般的事,不然的话不会这么谨慎。

    赵林关上门来到了走廊上,而且还离门口多走了几步,一边猜想着老板到底会找陈东办什么事,正在想着的时候,陈东办公室的隔壁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美丽的少妇,看得赵林眼睛一花,可是这个女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拿着一叠文件进了陈东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敲,足见这个女人和陈东的关系到底如何了。

    可是就在办公室的门打开的一瞬间,里面飘出来一句话,可是赵林听到的最要紧的其实就三个字,华锦城,赵林此时明白了,原来自己老板找自己是为了华锦城的事情,可是他自己都对付不了丁长生,就算是来找陈东又有什么用,而且官场都传丁长生和陈东的关系还不错呢,自己老板这不是拜错了佛吗?

    “我这里有点事要谈,你怎么进来了?”陈东一看是江天荷,问道。

    “哦,我不知道你这里有客人,有几份文件需要签,那,那我先出去了……”说完,江天荷带上门出去了。

    陈东看了一眼耿长文,示意他继续。

    “陈检,其实湖州的症结出在哪里你应该比我清楚,罗书记也看得很清楚,官员没有官员的样子,商人不守自己的本分,勾结在一起,搅乱了市场秩序不说,也败坏了湖州的政治风气,我说的不过分吧”。耿长文继续说道。

    “那,不知道耿局说的这些和华锦城有什么关系?”华锦城是被关一山咬出来的,但是陈东还没亲自过问,只是先把人请来了,可是这个耿长文又怎么这么快知道华锦城被我带来了,随即就跟来了,这到底有什么牵连?

    “我到湖州来,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华锦城涉嫌组织黑社会组织,而据说,他的保护伞也很厉害,丁长生这个人,陈检不会不知道吧”。耿长文问道,可是这话让陈东大吃一惊,心想,这个耿长文还真是敢说话,丁长生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不知道丁长生听了这样的指控会怎么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