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44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本想今晚去唐玲玲那里,顺便说一下丁长安的事情,可是在路上就接到了陈东的电话,因为是开着车,所以慢慢靠到路边接通了电话。

    “喂,陈检,有什么指示?”丁长生打开车窗,想点上一支烟。

    “我能有有什么指示,吃饭了没,我还没吃呢,一块吃点?”陈东丝毫没有给丁长生拒绝的机会。

    “没吃呢,你定地方吧,我待会过去”。丁长生说道。

    “你还是过来接我吧,这么晚了,我让司机下班了”。陈东解释道。

    这倒是颇让丁长生感到意外,他猜想陈东肯定是有事,说不定还是因为华锦城的事,所以今晚不得不去,而且还是非去不可,于是调转车头朝着检察院开去。

    因为一路上都想着陈东的事情,所以没留意车后不远处一直跟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因为已经到了夜晚,而且因为天气很热,所以大部分的汽车都是关窗开空调,丁长生就算是注意到了这辆车,也不会太在意。

    这辆车就这么一直跟在丁长生后面,前后相距一二百米的距离,如果不是刻意的警惕,很难发现这辆车是跟踪自己的,这一次丁长生的确是大意了。

    到了检察院,陈东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这再一次让丁长生感觉到陈东是摊上事了,要是没事的话,不会这么急迫,对于他的为人,丁长生还是略知一二的。

    “陈检,想吃什么?”丁长生问道。

    “这天气能吃什么,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吃烧烤吧,喝点冰镇啤酒,蛮惬意啊”。陈东仿佛是已经想好了去哪里,所以一上车就提议吃烧烤。

    那丁长生肯定是乐意奉陪了,所以就按照陈东的指示,到了新湖公园边上的一家露天的烧烤店,天山烧烤,好像是西北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纯正的羊肉。

    两人找了一个靠近水边的亭子,因为有水,所以清凉了很多,很快烧烤和冰镇啤酒就端了上来。

    “来,先吃点,饿死我了,加班加到现在,实在是没劲了”。陈东拿过刀子在一条烤羊腿上就开始割肉,不过让丁长生感到意外的是,陈东嘴里嚷嚷着饿死了,可是每每都是让丁长生先吃,让丁长生越来越猜不透这老小子到底想干什么了。

    “陈哥,有事吧?有事说事,咱们还用着这样了?”丁长生端起啤酒灌了下去,浑身舒泰,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嗯,不瞒你说,刚才来之前,我和华锦城见了一面,有些事我问他,他不肯说,反倒是让我来找你,兄弟,先说好,在关一山的案子上,华锦城的确是有问题,这个他都承认了,所以,你也不要讲情面了,我不会答应的,但是冤枉人的事,我也不会干,我就想知道,到底是谁想置华锦城于死地”。陈东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

    “谁置他于死地?陈检,这话从何说起?”听到陈东这么说,丁长生故作大惊,赶紧将手里的羊肉串放在了桌子上,伸手拿起纸巾擦手,仿佛是即刻离去似得。

    陈东看了丁长生一眼,但是没看出什么来,因为丁长生的确是不像装的,可是丁长生心里此时也在打鼓,自己要是不这么装,顺着陈东的话往下说的话,陈东肯定会想,丁长生为什么早就知道这事,自己也是在见了耿长文之后才有所觉察的,那么华锦城和丁长生的关系到底深到什么地步,这就够陈东在脑子里瞎想的了。

    “兄弟,你是真的不知道吗?新来的市局局长耿长文盯上华锦城了,而且这老家伙还说你是华锦城的保护伞,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你要小心点,让他盯上不是好事”。陈东故作关心的说道。

    “哦,你说的是耿长文,那个王八蛋我早就知道他在调查我,只是我这人吧,行得正走得端,咱屁股底下没屎,他要真是想舔,那让他来就是了……”

    “停停,靠,吃饭呢,说的那么恶心”。丁长生还没说完,就被陈东阻止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就是打个比喻,不过,这个人的确是带着目的来的,你这么一说,我到还真想起来点事,是关于华锦城的,他说有人要害他,目的就是想吞了他的财产”。丁长生好像是开玩笑似得说道。

    不过,此话一出,让陈东倒是警惕了不少,这和华锦城说的几乎是一样的意思,要不是今晚的谈话只是自己和华锦城在屋里,他几乎是怀疑有人将谈话内容泄露给了丁长生。

    “怎么说?”陈东问道。

    “陈检,其实耿长文的后台都知道是谁,只是没人愿意管这闲事而已,其实罗东秋在背后琢磨华锦城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还有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蒋海洋,他们是一伙的,本来他们的目标是国家财产,说白了就是纺织厂那块地,可是那块地出了事,市里只好是自己开发,可是这件事一直在捣乱的就是华锦城,他们拿地不成,就把目标盯在了华锦城身上,陈检,你说,做生意的,有几个是完全没有缝的鸡蛋,全中国有人敢这么说吗?没有,所以,耿长文这次来,目标是华锦城,目的是财产,这可是比拿地盖房子划算多了”。丁长生面不改色的将一个惊天阴谋透露给了陈东。

    虽然陈东还是将信将疑,因为这么操作是违法的,这对于他这个一辈子都没离开公检法的人来说,每遇到一件事,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件事是或不是违法。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有多少人视法律如一纸空文,他们信奉的是权力,规则是给那些没有权力的人准备的,所以,你也就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宁愿去上访而不愿去法院打官司,因为权力大于规则。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