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4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给个屁啊,这钱怎么来的不知道啊,还不起人家就拆楼,这个广场建得再好有屁用,我们都到广场上去办公啊?”丁长生嘀咕道。

    闫光河一愣,没想到区长还能在外人面前爆粗口,这倒是蛮新鲜的,因为有的领导在人前那叫一个君子,说话都是文质彬彬的,但是下班后,那些事就不好说了。

    “这事你不用管了,一分钱都不能批,如果杨书记找你,你就说让她找我,就说我说的,这些钱必须专款专用,等着发工资呢,没钱再建那些形象工程了”。丁长生说道。

    但是听到丁长生这么说,闫光河一脸的苦相,这就是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小鬼就得站队,可是丁长生是不会主动找杨程程说这钱不能的,自己不是没事找事嘛。

    他等着杨程程来找他,只是新湖广场必须马上处理,否则的话,耽误的时间越长,浪费就越大,别的不说,教师的工资欠着,人家能来堵门,但是那些干活的农民工的工资就该欠着了?人家就不会堵门了?

    所以,还是尽快想个办法,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为好,想到这里,他起身和闫光河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区长,你不用送了……”丁长生一边走,一边拍打着闫光河的肩膀,闫光河还以为丁长生这是要送他呢。

    丁长生白了他一眼,没吱声,心想,你有那个资格吗?

    闫光河知道自己会错了意思,很尴尬,于是默不作声的跟在丁长生身后出了政府大楼。

    “你开车来的?”丁长生问道。

    “是啊,区长,您这是要出去?”

    “走,跟我去工地看看,我倒是想看看,这五六个亿的钱铺了一个什么样的工程,镶金带银了?”丁长生揶揄道。

    新湖广场是前任书记刘成安亲自抓的项目,其实这个官场和区委区政府离得都挺远,是在新湖公园的边上,而且在新湖官场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雕塑,丁长生曾在不远处的大路上路过几次,但是都没怎么注意这里到底在干什么。

    新湖广场的前面是新湖,周围就是新湖公园,这里是老百姓最喜欢来的地方,空气好,而且还敞亮,据说因为这个广场,周边的房价都涨了不少了。

    “老闫,这广场的面积不小啊”。丁长生这是第一次来视察这个所谓的新湖广场。

    奶奶的,从广场的边上,到湖边尽头才是结束,而且还是一路向下,顺着地势的坡度缓缓倒向了湖里,还别说,站在这里向湖里看,的确是有那么一点气势,而且很壮观,可是,光是壮观有个屁用,当吃当喝吗?饿了到这里坐一会能不饿了?

    丁长生这个区长现在是缺钱的时候,所以看谁都想刮下几吊钱来,更不要说往外拿钱搞这种华而不实的建设了。

    “是啊,据说好几百亩地呢”。闫光河说道,这个时候远处跑来一个人,带着安全帽,好像是工头之类的。

    “妈的,现在日头这么厉害,这么多农民工都在干这么重的体力活,这要是中暑了怎么办?”丁长生嘟嚷着骂道。

    “哎呀,各位领导,我是这里的施工经理,领导这是来视察啊,闫局长你好,我们的钱什么时候到啊,我们老板呢?没和你一起来啊?”这个施工经理倒是很能说,而且这一开口,看样子还认识闫光河,而丁长生太过年轻,经理自动将其当做是闫光河的跟班了。

    “我说,这个广场多大面积?”丁长生问道。

    “哦,这个面积就很吉利了,不多不少,正好是六百六十六亩,眼看着就要建完了,后续的工作再装修一下就行了,那边种上树,草,再种点,就完事了”。经理热情的介绍道。

    “还装修?那还得多少钱?”丁长生忍不住问道。

    经理看了一眼丁长生,闹不清丁长生到底是哪里的,他就跟着自己老板去过财政局长那里要过钱,其他的人也不认识,所以还是看着闫光河说话,不愿意搭理丁长生。

    “小子,这位是区长,问你话呢”。闫光河尴尬的训斥道,这家伙还真是有点眼熟,好像还在一起吃过饭,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既然已经决定自己的屁股坐在丁长生这边,以前的种种现在都要统统不认账了。

    “区长?哎呦,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对不住了,对不住”。经理的脸色立马就变了,脸上都能长出来了。

    “问你呢,还得需要多少钱完工?”闫光河继续问道。

    “嗯,粗略估计一下,至少还得三千万吧,搞不好就得五千万,现在人工贵,你看看这些农民工,一天都得一百五到两百,再加上这材料今天供上明天供不上的,时常窝工,都是损失”。经理摸着下巴算了一下说道。

    “五千万?”丁长生差点喊出来,妈的,这些人可真是敢开口。

    “是啊,领导,现在不但是人工贵,这材料也贵啊,看看这大理石,都是上等的石头,瓷砖,那么一小块,就得二三十块一块,我们只是干苦力的,钱都让人家赚了,我们就是挣点手艺钱”。经理大倒苦水,完全没有注意到闫光河在使眼色,他以为自己和区长好好说说,自己这些人的工钱就能尽快拿到呢。

    虽然丁长生没有干过装修,但是那一小块瓷砖就二三十,还是三十乘三十比例的,好像八十乘八十的也没还这么贵吧,奶奶的,这些人可真敢要啊,丁长生这会后槽牙都咬的有点疼了。

    “你和谁签的合同?”丁长生慢慢平息下来,边走,边问道。

    “不知道,都是我们老板负责签合同,然后把我们招来干活,我们也是转包的,转到我这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呢,我们拿的都是辛苦钱,别人拿的才是大钱呢”。这位经理觉得,自己能和区长说上话,那是无上的光荣,回到村里又有得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