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6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刘成安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勃然变色,自己能到这里来见丁长生,不过是想给他一个面子,都在湖州一起供过事,犯不着为了公家的事儿撕破脸,这是刘成安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却不是丁长生的想法,在丁长生眼里,刘成安无疑是一个家贼。

    “小丁,饭可以乱吃,顶多是吃坏了肚子,但是这话要是乱说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也是在官场上混了好几年了,做人不能做绝了,我刘成安从来不干绝户事,我来这里就是想给你个机会,这件事你担不起”。刘成安冷笑着说道。

    丁长生这话说的的确是很不地道,无论他多么看不起刘成安,或者是对刘成安多愤恨,都不该表现在脸上,更不能当着面说,这样一是打草惊蛇,二来,也容易招人嫉恨,接下来的事就很难办了。

    捅刀子也得背过身去再下手,可是丁长生明白,能让梁文祥宁可把自己调走也不想参合这事的人,一定是不简单的人,有可能强大到自己无法想象,当然了,也可能是梁文祥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其实不摊到自己身上,谁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呢,大家一团和气不是更好吗?

    所以,丁长生无法预料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面对刘成安这个湖州的内贼,他的愤怒之情无法掩饰。

    “担不起也得担,但是我相信一件事,只要有人伸手了,他晚上就一定睡不好,不知道刘总身上是不是也带着基本护照,随时准备撤离这个国家?”

    “你,丁长生,你以为你发发狠就能解决这事了,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想在新湖区干下去,那么这事你就得处理的皆大欢喜,否则的话,会有人来接你的班”。刘成安脸色已经是被气的猪肝一样红,而且胸口起伏不定,丁长生可不希望这家伙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了,所以,端起咖啡,暂时停止了和刘成安的针锋相对。

    停了一会,等到刘成安情绪渐渐稳定了,他又说道:“刘总,你在新湖区这么多年,都给新湖区留下了什么?除了那个烂摊子之外,你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想过没有,这几年其他的县市区都在迅猛发展,唯独新湖区,顶着一个全国百强县的帽子,糊弄着湖州的老百姓,别的不敢说,我敢保证,你现在回新湖区,老百姓会撕了你”。丁长生咬着牙说完,招了招手。

    服务员赶紧跑了过来,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结账”。丁长生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两位一共一百元”。服务员说道。

    丁长生递过去一百元,说道:“找我五十,他比我有钱”。

    在服务员惊愕的眼光中,丁长生扬长而去,刘成安的脸色慢慢变得阴云密布,看来这件事自己是无能为力了,从丁长生的表现可以看出来,剩下的钱,他是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了。

    “你好像很生气?”丁长生开着车上了高速,而身边的蒋梦蝶从丁长生上车,就没敢吱声,因为丁长生的脸色很难看,好像是谁欠他钱似得。

    但是到湖州还得一个多小时呢,要是这么一路走下去,一男一女在车里一言不发,也挺尴尬的,所以,蒋梦蝶就想着和他说句话,缓解一下气氛。

    “哦,我没事,遇到点工作上的事,唉,生气也没有用,奶奶的,现在干点事太难了,尤其是给你制造难题的还是所谓的自己人,这些人了解组织运行的规则,所以对规则的漏洞理解的比一般人要详细的多,他们的手就专门往这些漏洞里伸”。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呃,姐夫,我算是看出来了,也明白我姐姐为什么喜欢你了,有文化,有本事,还不坏,这样的人不好找,我姐姐挺幸运的”。蒋梦蝶斜着半个身子,看着开车的丁长生,说道。

    “咦,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姐姐怀孕这事到底怎么回事,她是故意的?”丁长生虽然想不起当时的事了,但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所以他很怀疑当时蒋玉蝶做了个圈套把他给装进去了。

    “这我哪知道,那是你们俩的事”。

    “哼,又来了”。丁长生不屑的说道,等回到湖州,一定尽快和蒋玉蝶联系一下,但是心里却愈发的愧疚,自己对不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这时又不由得想起远在加拿大的夏荷慧了,一个女人在外面生孩子,而她的男人却不能守在身边,这是女人最委屈的事。

    蒋梦蝶一看丁长生又要陷入到沉默了,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自从昨晚他救了自己之后,自己的胆子突然变得大了很多,尤其是在和他独处的时候,不像是以前那么害怕了,因为她明白,这个男人能给自己他人给不了的保护,像是昨晚那种情况,自己以为完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自己居然被他误打误撞的给救了。

    “姐夫,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你想听吗?”蒋梦蝶还没讲呢,自己的脸就先红了,但是丁长生在开车,没注意。

    于是,丁长生边开车边点头:“讲吧,昨晚没睡好,我有点困了,讲个好笑的,提提神”。

    “那好,听着,一个教授给学生出了一道题目:烂掉的萝卜和一个怀孕的女人有什么共同点?”蒋梦蝶红着脸说道。

    “烂掉的萝卜和怀孕的女人?这不搭嘎啊”。丁长生也没往歪处想。

    “呵呵”,蒋梦蝶笑笑说道:“有个学生答道,都是虫子惹的祸”。说完后,蒋梦蝶都不敢看丁长生了,小姨子给姐夫讲黄段子,这是哪跟哪啊。

    丁长生开始的时候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一看蒋梦蝶,又一想,呃,这个答案好有想象力啊,不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这是笑话,于是非常捧场的笑了,“呵呵,有意思”。至于有什么意思,自己想去吧。

    哪知道,这事还没完。

    “可是,这个答案只得了六十分,另外一个学生的回答却得了满分,姐夫,你猜这个满分的答案是什么?”蒋梦蝶这会也不羞涩了,因为她发现当迈过那道坎后,她和丁长生之间的相处并没有那么困难。

    “什么?”

    蒋梦蝶这一次真的是咬着牙说的:“满分答案是,都是因为拔晚了”。说完后,蒋梦蝶想强忍着笑,可是到最后还是没忍住,而丁长生就憋得更难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