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7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虽然丁长生来湖州好几年了,但是毕竟自己是白山人,齐一航说这次的目标是白山市,还是让他心里嘀咕了起来,能让省纪委出面的人职位小不了。

    “那你对孙传河这个人了解吗?”齐一航问道。

    “孙传河?这个名字倒是听得熟悉,但是具体是什么人我倒是没多大注意”。丁长生是实话实说,但是齐一航却不大信他说的话。

    “他是白山区区委书记,这一年来,我们收到的举报无数,本来陈珊同志带队已经做了初步的摸排,但是可惜的是陈珊同志牺牲后,这一切都将从头再来了”。齐一航很是惋惜的说道。

    “白山区区委书记,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但是没见过这个人,说实话,我在白山市,见过最大的领导也就是当时的县委书记林春晓,现在是湖州财政局长,其他市里的领导,我没那本事见到”。丁长生当然没有全部说实话,该隐瞒的还是要隐瞒,但是丁长生很是担心的是,他记得成功的老子成千鹤就是在白山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提上去的,这事不会和成千鹤有关吧。

    “孙传河这个人很跋扈,在白山市内搞大拆大建,搞的是民怨沸腾,这次我们下来就是要摸摸情况,先不要触底,但是也不能走马观花,最重要的一点是陈珊同志的死亡,你干过警察,这件事你和白山市公安局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因为当时陈珊同志是在白山境内出的事,所以白山市交警大队负责这起交通事故的处理和善后工作的”。

    “到现在没有什么说法吗?对方是什么车辆?”丁长生问道。

    “对方是大货车,而陈珊同志开车一向是很稳健的,但是这次却是追尾,我到现场去了,整个车都钻进了大车底下,很惨,而且车辆起火,别说是文件了,连人都烧的只剩下焦炭了”。齐一航说这话时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丁长生这一路上都在和齐一航谈论孙传河的案子问题以及陈珊的死亡是不是意外,可是丁长生也没有想怎么定性,但是齐一航却固执的认为陈珊死于他杀。

    “前面怎么了?怎么不走了?”齐一航看到省纪委的面包车被拦住检查,而且其他的小型车辆都是拦住检查,无一例外,就连后备箱都不放过。

    “不知道,过去看看吧”。丁长生开着车随着其他车辆慢慢的向前移动。

    “同志,停下车,下来检查,把你的证件拿给我看看”。一个警察过来懒散的敬了个礼,说道。

    “警察同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检查这么严格?”丁长生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们的车都是省城的,到白山来干什么?”警察看完证件又开始盘问道。

    “旅游的,我是海阳县的,回家来看看”。丁长生一口海阳县本地话让警察相信了,很快就放行了。

    离开这个临时的检查站,丁长生嘀咕道:“看来发生了大案子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我有个朋友在市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只是这样一来,我在白山的行踪就不能保密了”。丁长生说道。

    “无所谓,我们本来也不是来做秘密工作的,要是秘密的来,老百姓哪还会知道我们来呢?”齐一航倒是同意丁长生的建议。

    于是丁长生在路边停车,然后给柯子华打了个电话,但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连着打了两个电话,柯子华都是不方便接听,看来是发生了大事了。

    省纪委来查案子肯定是要和市纪委联络的,包括住的地方都是市纪委给安排的,而且市里看来对省纪委很重视,出面接待的是白山市纪委书记连一成。

    而安排的地方也很特别,不在市区,而是在郊区的一个招待所,但是看起来这个招待所谁都不招待,可能只是一个挂着招待所牌子的纪委办案的地方。

    “连书记,我们来的时候遇到了严格的盘查,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了?”

    “哼,这次还真是大事,昨晚市区发生了一起恶姓交通事故的案子,白山区区委书记孙传河身受重伤,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怎么,这件事你不知道吗?”连一成奇怪的问道。

    “没有啊,这事也没有媒体报道”。齐一航奇怪道,按说这么恶性的交通事故,而受伤的又是一个大区的区委书记,那媒体怎么会没有报道呢?

    那么结论只要一个,那即是有人可以的封锁这个消息,那会是谁在封锁这个消息呢?

    “看来我们有晚了一步,已经有人向孙传河动手了,本来陈珊同志牺牲时我就在怀疑这件事,现在看来,交通事故不是单独的个案,陈珊同志的牺牲不是意外,长生,你怎么看,哦,对了,忘了介绍了,连书记,这位是丁长生同志,也是你们白山人,现在是我第三室的副主任了”。齐一航想连一成介绍丁长生道。

    “丁长生?莫非是海阳县出去的丁长生?”连一成一笑,问道。

    “连书记,叫我小丁就行,我这次算是回到家乡来了”。丁长生客气道。

    “长生同志,你可是咱们白山市出去的年轻才俊啊,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当时海阳县的一号公路是你最先倡导的,海阳县有现在的发展规模,这都是得力于一号公路的建成通车,不得了啊,怎么,什么时候去的省纪委啊?”连一成是纪委书记,曾经长期给司南下做副手,丁长生在司南下手下工作,他是知道的,而且司南下也时常提起丁长生,可是连一成却不知道丁长生什么时候离开了湖州而去了省纪委。

    “也是最近的事”。丁长生显然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所以说话也是言简意赅,绝不可以暴露出自己的近况,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打听,我是不会贴这么紧的。

    而且地方上的关系盘根错节,齐一航是省纪委的,他对白山市了解多少,对眼前这位连书记了解多少,这都是很不好说的,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