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8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切,你以为姑奶奶是吓大的,有本事你就来”。李靖柔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小姑娘,你还小,还不知道这个社会的复杂,等你从监狱出来但愿能学会怎么好好做个好人”。丁长生笑笑起身要离开。

    “等等,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又没惹你,你凭什么到我哥哥的停车里瞎捣鼓?还有,你打的我到现在肚子还疼呢,我要申请验伤,你要是把我打伤了,我一样可以告你”。李靖柔说道。

    “哼,还知道告我呢,好啊,我等着你,再告诉你一遍,我叫丁长生,我等着你来告我”。丁长生笑笑和李靖柔一去出去了。

    柯子华不明白丁长生到这里来露下脸到底意欲何为,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的那套说辞根本站不住脚,李靖柔虽然是个女孩子,但绝不是丁长生的菜,他喜欢的不是这个类型。

    丁长生并没有在市局待很久,眼见柯子华的反常,他也失去了和他继续谈下去的信心了,柯子华无事最好,要是这家伙真的有问题,最为难的还是自己,齐一航这边步步紧逼,早晚会把白山这些人逼疯了,人一旦疯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而对于丁长生来说,自己没什么可以顾忌的,唯一顾忌的就是傅品千母女了,要是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到她们,丁长生会感觉很愧疚,所以从市局出来后,开车直接去了白山一中。

    丁长生没有像以往那样进去找傅品千,而是呆在大门外等着她下班,他给傅品千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自己在门外等她,估计傅品千看到短信时也该下课了。

    柯子华回到办公室时,发现自己的手机上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自己的朋友李学金打来的,看样子把他妹妹拘押起来让他着急了,柯子华并没有马上打回去,而是在想怎么和他解释,李靖柔不能放是一定的,但是不放李靖柔,李学金肯定是不答应,柯子华犯难了,此时连自己又打电话进来了。

    “喂,华子,我妹妹怎么样了?”李学金开口就问道。

    “闯了大祸了,他带人把省纪委的人打了,要不是我和那人认识,这事不知道会闹多大呢”。其实他心里想,现在事情已经够大了。

    “那怎么办?赔钱行吗,我可就这一个妹妹,你千万要照顾好她,唉,这事都怪我,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我就让她去把那俩人撵走,谁知道这丫头火气那么大呢”。李学金很后悔的说道。

    “等会,你说什么?是你让你妹妹去的停车场?谁告诉你的?”柯子华一愣,问道。

    “保安打电话说有人在研究那辆事故车,我就让她去了,怎么了?”李学金疑问道。

    “李学金,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的,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我,算了,我们老地方见面,你给我说清楚”。柯子华基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看来李学金对那辆车一样很紧张,这家伙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自己,这里面的事可就大了。

    柯子华的脸色一直都很阴沉,因为他发现李学金已经越来越大胆了,就如这次攻击丁长生等人来说,这件事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而且近来他也发现李学金好像和自己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紧密了。

    也难怪,人在每一个阶段的层次是不一样的,刚来的时候,李学金只认识自己,所以处处请教他,但是过了这几年后,李学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有的是是他自己认识的,有的还是自己介绍给他认识的,在很多人眼里,自己就是李学金的保护伞。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很多成功交给自己办的事,自己也是让李学金去办的,这也是李学金拉了一帮人在白山胡作非为自己竭力维护他的原因所在。

    但是再听话的狗,当他想要挣脱锁链时,每个主人都会警惕起来,柯子华就是这样,他也发现了李学金现在事越玩越大,不但自己是老板了,而且除了和自己合伙开的停车场外,还涉及到了很多其他的产业,一句话,这个家伙现在想要脱离他的控制了。

    “华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李学金一见到柯子华就问道,在私下里他从来都是这么叫柯子华的,因为他和柯子华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自己也替柯子华办了很多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了一些功劳后,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骄傲的情绪,即便是没人宠你,你自己也会不自觉的流露出这种情感,这是为人的大忌,别人不是你的父母,没有任何理由宠着你,而相反的是,你一旦做错了什么事,别人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原谅你。

    “你告诉我,那辆车是怎么回事?”柯子华问道。

    “嗯,是孙找我的,说是让我看好那辆车,要是有人打那辆车的主意,要赶紧告诉他”。李学金看到柯子华的脸色很不善,而自己自己妹妹还被柯子华拘押着,他不敢不说实话。

    “李学金啊李学金,我告诉你多好次了,交友要慎重,你知道孙是谁吗?”

    “不是白山区区委书记的儿子嘛,孙公子嘛,怎么了?”李学金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有点不服气,自己交什么朋友还用的着你把关吗?你柯子华管的也太宽了吧,这是他的心里话,可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

    “孙传河正在被纪委调查,你还不离孙远着点,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参合他的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告诉你,那辆车很可能涉及到省纪委的一个工作人员的死,你还派你那个傻妹妹去攻击省纪委的人,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柯子华用手指着李学金的鼻子骂道,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他早就大耳刮子抽过去了。

    “啊,我不知道啊,有这么严重?”李学金惊讶道,也难怪,孙传河被纪委调查只是传闻,没有正式的发布消息,所以外面知道的人还不多,李学金就不知道这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