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89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最清楚,孙传河也不例外,只是每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最头疼的莫过于转移财产,成千鹤是通过地下钱庄往国外转移资金,但是孙传河的东西不是不能走这条路,而是这条路实在是不好走。

    十几分钟后,孙果然是从医院出来了,而丁长生此时已经隐藏在了出租车里,不一会,五个人上了一辆q7,出租车悄没声息的跟了上去,孙的车并没有到偏僻的地方去,而是开进了白山市中心的一座看起来还算高档的小区,出租车肯定是进不去的,所以丁长生让出租车在门外找个地方等着,自己通过翻墙进了小区里面。

    小区不是很大,他轻而易举的就在一栋别墅的前看到了孙乘坐的车,但是奇怪的是,那四个跟着孙的人都没进去,而是站在外面抽烟,而他们背后的别墅里却亮着灯呢。

    孙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这也是第一次听父亲说有这么一个地方,开门都不需要钥匙,而是密码门,是孙传河趁机告诉他的,孙传河心里有数,所以早做了准备,让孙将这些东西全都运到省城去,而且告诉孙已经联系好了人,一次性将东西全部委托给人处理,本来孙传河是让孙明天找个搬家公司全部运走的,但是孙不放心,这才来看看情况。

    可是这一看不要紧,算是给丁长生带了路了,他绕过那几个保镖,攀着别墅的墙壁,上了二楼的阳台,但是却发现所有的窗户都是关死的,根本进不去,最让丁长生不爽的是别墅的所有窗户里面都加了不锈钢的防盗网。

    一般来说,别墅是不会有这种装修的,因为既然是住别墅,都是为了享受的,像这样全部按上防盗网,自己就像是住在笼子里一样,而且让人起疑心的还不止这些,这栋别墅里的窗帘特别厚,即使是夜晚,也只是微弱的灯光透出来。

    转了一圈后,丁长生一点都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而且又不能大动干戈,只能是希望孙待会就走,然后自己看看想办法能不能进去。

    “这都是什么呀?”孙看着屋里有大大小小的箱子,而且基本都已经装完了,但是有些东西却并没有包装好,不是不能包装,而是没必要,一大块一大块的玉石原石横七竖八的堆在墙角处,孙当然是明白自己老爹不会在屋里放一些没用的东西。

    打开抽屉,抽屉里放着很多玉石的籽料,还有各式各样的古董,都已经层层包裹,装进了箱子里,在白山,没人不知道白山区的孙书记是个好玩古玩的人,那么这些东西即便是有一半是真的,那都是个天文数字,而且还有很多都是国宝级的,说是天文数字那还是有数字的,可是这些东西要是出手的话,足够孙家花好几辈子了。

    孙虽然很惊讶,但还是迅速的冷静下来,明天着找几辆车先把这些东西全部运出白山再说,其实这是很冒险的,可是吸纳在孙传河身受重伤,不便于工作,自然也就不便于接受调查,省纪委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这也是孙传河冒险告诉孙,赶紧运走脱手,至于怎么脱手,那是拍卖公司的事情,这些事情都要孙记在脑子里,只要孙能出去,最后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值了,而且,只要纪委找不到这些东西,孙传河的罪行将是极其轻微的,不论怎么说,纪委办案子也得讲证据吧。

    丁长生的确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要是能暴力进入,当然是可以的,可是那样以来,势必会惊动保安物业,而且也将惊动孙,孙不在现场,那么这一切都不好谈了,而且这栋别墅是租来的,还是买来的,现在都不知道。

    在孙走了之后,丁长生也转了围着别墅转了一圈,发现没法进入,只能是到白天再来了。

    可是在出去的路上,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劲,看了看前面的门岗,推门进去了。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你吗?”保安非常礼貌的问道,看着丁长生从小区里出来,还以为是小区的业主呢。

    “那个,有件事我反应一下,我住十八号,十九号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叮叮当当的,装修也不是这么干的,装修工人还说业主是为了赶工,你给我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他们主家的电话,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

    “装修?没听说十九号要装修啊,你稍等,我查一下问问”。说着保安翻开了业主记录本。

    让丁长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丁长生在业主一栏居然看到了孙传河的名字,而且就是十九号楼,奶奶的,还有这么笨的人,居然把这么高档的一栋别墅办到自己的名下。

    “是叫孙传河,不过这电话好像没有”。保安看了看说道。

    “那怎么办?”丁长生挺着急的说道。

    “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好吧”。

    “行,你先自己去看看,我出去买份夜宵”。丁长生说完就出了门岗亭。

    不可能是这么巧的事吧,孙进得了门,而这个业主的名字居然是孙传河,这让丁长生倒是喜出望外了。

    其实丁长生不知道的是,业主档案上登记孙传河的名字,孙传河根本就不知道,而这栋别墅的确是孙传河的,只是还没办房产证,所以开发商也没有请示孙传河办到谁名下,直接先做一个简单的登记,而这个别墅区的开发和办房产证,都是依靠孙传河一句话,非但是这栋别墅,在这个小区的小高层里,开发商还给孙传河准备了两套房子呢。

    丁长生走了就没再回来,而他回去也只是迷瞪了一下,一大早将所有的省纪委人员都叫到了客厅里。

    “各位都准备一下,今天我们有大行动,接到举报人的举报,孙传河可能会转移非法所得,所以,我们要赶在他们的前头找到孙传河的违规违纪证据,各位收拾一下,马上出发”。丁长生下命令道。

    可是这些人面面相觑,丁长生虽然是副主任,但是来了这么短的时间,而且从来没有独立办过案子,这些人都是办案的老手,所以他们有很多的顾忌,而且虽然丁长生也是领导,可是真正的领导还是齐一航,他只是请假而已。

    “丁主任,这事是不是和齐主任说一下?”齐一航手下的杨铭问道。

    “昨天齐主任走的时候说的话你们都没听明白吗?现在是我负责这里的工作,出了问题我负责”。

    “可是,我们也要给白山市纪委打个招呼吧?”杨铭再次建议道。

    “省纪委办案子还要请示白山市纪委吗?”丁长生反问道,脸上的不悦溢于言表。

    “丁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杨铭想解释,但是丁长生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行了,你要是不想去,可以不去,其他人上车,带上所需要的设备,立刻出发”。说完,丁长生拉开门出去了,屋里人面面相觑,这才明白,官大一级压死人不是没有道理的,于是纷纷回屋拿东西准备立刻出发。

    丁长生出去后,直接到了商务车的驾驶室,“师傅,你休息下,我来开”。说完直接上了商务车,打着火等着那些人,而纪委人员也迅速的出了门,包括还想请示的杨铭。

    上车后,丁长生立刻开车走人,这一路上风驰电掣,看得开车师傅都是心惊胆战的,而且好几次还差点闯红灯,车上的人更是被甩的够呛,但是慢慢的这些人就明白了,丁长生不是无的放矢,肯定是掌握了什么线索了,要不然不会这么着急。

    还是那个别墅区,丁长生将车开到大门口。

    “干什么的?”

    “十八号楼让来的”。丁长生摇下玻璃说道。

    “哦,进去吧,他们都来了,十八号要搬家是吧?”保安还问了这么一句,但是丁长生却没时间叽歪这事了,看来昨晚自己猜的不错,孙就是要转移财产来的。

    等丁长生轻车熟路的到了十八号别墅前时,别墅前已经停着三辆箱式小货车了,而且还正在往车里装东西。

    “哎呦,这是要拉走吗?”丁长生上前问道。

    “我们是搬家公司的,老板在里面呢,您有事?”搬家公司的人穿着制服,问道,而这工夫,孙的那四个保镖看到了这辆车,也看到了丁长生,一所以围了上来。

    “你谁啊?干什么的?”保镖问道。

    “和你们没关系,把孙叫出来,欠我钱还想着跑,我可算是找到这孙子了”。丁长生信口胡诌道,车里那些纪委的人遵照丁长生的吩咐,没有先下车,免得打草惊蛇,因为丁长生也不确定这里就是孙传河存放东西的老窝,放了什么东西,也不知道。

    “孙总欠你钱,我怎么不认识你?”其中一个保镖问道。

    “少废话,叫他出来”。丁长生身体依着q7,点了一支烟,像个十足的小流氓来要账的。

    保镖是也不想生事,所以进去一个叫孙,其他三人围住了丁长生,看得出,这几个人还算是专业,这个时候无论丁长生从哪个方向攻击,都得直接面对他们三个,站位很准确,至于身手怎么样,现在还看不出来。

    “他想干什么?”杨铭看到丁长生居然和这些人在谈话,一时间摸不到丁长生的心思了。

    “杨哥,这样做太危险了,这么多人,我们这边又没请白山方面的人帮忙,一旦出了问题,怎么办?”

    “不行,我觉得还是要向齐主任汇报一下,免得到时候我们跟着吃瓜老”。杨铭说完就给齐一航打电话,可是打了半天没人接。

    杨铭无奈,只能是找出记录的白山市纪委方面的电话,打给他们寻求支援,这已经算是越级了,可是事情危机,不得不做好准备。

    这个时候孙出来了,身后跟着保镖,开始时孙就感到不对劲,他不欠任何人的钱,可是看到仅仅是丁长生一个人,所以警惕性就放松了一些,孙启不认识丁长生,但是丁长生却认识孙。

    “你谁啊,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孙走到丁长生面前,说道。

    丁长生没理会孙的话,而是非常潇洒的将手中的烟蒂弹了出去,伸手拍了拍孙的肩膀,孙立刻后退,躲开了丁长生的手。

    “孙,你是不欠我钱,但是你爹欠我钱,这些东西都是你爹的吧,拿来还债吧”。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爹欠你钱,你疯了吧,你到底是谁啊?”孙的瞳孔微缩,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事似得,想往后退到保镖的身后去。

    可是这一刻,丁长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抓向了孙的咽喉部位,可是却没捏到他的脖子,孙正感觉到庆幸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好像是被牵住了,迅速的被扯到了丁长生那边,原来丁长生早就注意到这厮扎着的领带了,所以,捏脖子是假,抓领带才是真。

    随着被扯到丁长生这边的强大惯性,丁长生散开自己的身体,将孙咣当一声摁在了q7的引擎盖上,这个时候那四个保镖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晚了,孙已经被控制住了。

    “给我杀了他”。孙虽然脸被摁在了引擎盖上,而且鼻子被碰的酸酸的,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嘴还能说话,立刻对那四个保镖下命令道。

    “你们几个,要是不想死,就住手,我是省纪委的,是来办他老爹的案子的,你们要是想牵连进来,尽管上,让我看看你们的手段”。丁长生说话间又提起孙的脑袋,然后又狠狠的摁了下去,咣当一声,这下孙算是彻底被碰懵了。

    四个保镖面面相觑,自己是来保护自己客户的,可是现在怎么办?

    “识相的赶紧滚,要是和政府作对,我保证你们四个进去不说,连你们公司都给封了,不信可以试试,再说了,你们四个也不是我的对手,滚”。丁长生再不管这几个人,一松手,孙送引擎盖上出溜到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