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0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成功挂了他老爹的电话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已经给柯子华打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必须马上切断传染源,这话也只有柯子华明白是什么意思,对柯子华来说,这是很简单的事,因为在医院里守着的就是他的人。

    可是守护的人是他的人和杀人这是有区别的,那些人是不会替他去杀人的,而且这样机密的事也不可能假手他人来做,这样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无论成千鹤事被逮起来还是潜逃,这都意味着他的前程到此为止,而且很可能随着成千鹤出事,他柯子华也可能被清算,这都是有可能的。

    李铁刚的话倒是给丁长生提了个醒,一定要保证孙传河活着,这里面的目的可想而知,不说孙传河本人的事情,还有那些和孙传河有牵连的人呢?孙传河的钱来自哪里?肯定是有人给他送,或者是他向人索要,可是无论怎么说,那些人也孙传河是有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的。

    收钱的要被法律清算,送钱的一样都跑不了,而这些人也盼着孙传河死,因为只要孙传河死了,这些都可以一笔勾销,死无对证嘛。

    孙传河或许真的想不到,那些腆着脸给自己送钱的人,这会却想置自己于死地,之前他们是用钱杀人,但是现在用的却是真刀真枪。

    丁长生让纪委的人全都先回驻地清算起获的孙传河的非法所得,而他则去了医院,虽然那里有警察,但是说实话,他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的了,在这里,自己能信任的人还真是不多。

    医院里还是那么忙碌,丁长生向孙传河的病房走去,而此时他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柯子华先他一步到了,丁长生没吱声,疾步向病房走来,而快到病房时,被看门的两人个拦住了。

    “你找谁?这里是特殊病房,你不能进去”。

    “华子,我看见你了,出来,我和你说点事”。丁长生在门口大喊道。

    这话一出,吓了柯子华一跳,手里的针管刚刚拔出来,又迅速的缩回了袖管里,他犹豫了一下,要是此时将针管的里的空气推进注射液里,他担心会被丁长生看穿,可是如果这次不做,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

    “华子,你再不出来我可进去了”。丁长生在门外看到。

    柯子华的机会在这一犹豫间彻底的丧失了,如果自己不出去,丁长生很可能会真的进来,他是明白门外的两人是拦不住丁长生的,于是收好针管,出了病房的门,丁长生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却还在担心孙传河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你怎么来了?”柯子华出来后,背着手,问道。

    “我来看看孙传河是不是还活着,省里的手续马上就到,孙传河被双规了,所以,我要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活着,怎么?这么快就死了?”丁长生故作惊讶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相信白山警方?我的兄弟日夜在这里守着,你倒是会说风凉话啊”。柯子华现在看丁长生已经不是朋友关系了,当然了,更谈不上兄弟,不得不说,丁长生这个人就是个扫把星,自己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这次要不是他来白山,孙传河即使不死,他也不敢透露半个字。

    可是现在不同了,孙传河自己心里明白的很,到底是是谁想要他的命,为了保命,孙传河很可能会选择和省纪委合作,所以,要是孙传河真的落在了省纪委的手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丁长生才不信柯子华的激将呢,推开两人开始向屋里走,那两人还想再拦着丁长生时,被柯子华制止了,于是丁长生在前,柯子华在后,两人一起到了病房里,看到孙传河还活着,丁长生的心放下了一半。

    “不是我不信你,而是现在形势太复杂,我也是职业病,你可以理解吧?”丁长生大言不惭的说这是自己的职业病,柯子华心里暗骂,你才干了几天的纪委,居然说是自己的职业病,难道老子是傻子吗?

    “走吧,你看也看了,这可以放心了吧”。柯子华问道。

    “你的人在门外,我在屋里,怎么样?我在等省里的手续,到时候你的人就可以撤了”。

    “不行,丁二狗,说实话,你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现在孙传河还没移交呢,他要是死了,那就算是死在了我的手里,我一样没法交代”。柯子华面无表情的说道。

    柯子华的回答在丁长生的意料之中,于是跟着柯子华出了门,但是丁长生却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那意思很明显,他不会再走了,就在这里等着省里的手续来了,交接孙传河。

    柯子华看到丁长生如此,眼皮子不禁跳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味道,然后说道:“既然你喜欢这里的味道,那你蹲着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丁长生没吱声,但是柯子华走了几步,说道:“忘了告诉你,你那个亲戚寇大鹏来了,不一起吃饭了?”

    “我会去的,你先走一步,我等着办理好就走”。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面对着柯子华的表现,丁长生心里很是担心,因为在他心里,从自己来白山,柯子华的表现就很怪异,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以为柯子华是因为和孙传河有什么牵连,但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想想自己在白山认识的人中,似乎没有人可以帮自己,这里不是湖州,也不是省城,自己对这里几乎是没有朋友的,这就意味着自己可能是孤身作战,省纪委的那些人是指望不上的,而要保证孙传河不死,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到了纪委手里后跳楼或者是以各种方法死去的人不在少数,直到现在,他依然记得当时湖州交通支队的支队长陈旺海是怎么跳楼死的了,那件案子成了无头案,到现在依然没有侦破。

    这么一想,丁长生心里的压力陡然增加,他想着是不是向李铁刚求援,可是还没打出去电话呢,他的手机倒是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知道是谁。

    “喂?哪位?”丁长生接通后问道。

    “我,听不出来吗?我是曹晶晶,今天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呗”。曹晶晶在电话里说道,声音很低,好像不适宜高声讲话的地方。

    “我现在很忙,走不开,过几天我请你怎么样?”丁长生说道。

    “切,我请你你还推辞,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曹晶晶怒道。

    “哪儿啊,我今天真的很忙,我现在在医院呢,实在是走不开”。丁长生只能是实话实说道。

    “在医院里?你怎么了?”曹晶晶还以为丁长生病了呢。

    “有任务,在孙传河这里,实在是走不开”。丁长生心里一动,要说自己在白山认识的人中,现在也只能是曹晶晶了。

    可是丁长生心里也很犹豫,曹晶晶只是和自己是认识,连同事都算不上,再说了,曹晶晶也是白山市局的,曹晶晶到底靠不靠的住?谁能保证她老子曹建民和孙传河没有关系,所以,想请曹晶晶帮忙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好,我明白了”。曹晶晶没再坚持,挂了电话。

    因为孙传河的案子过于重大,所以李铁刚得到了罗明江的首肯之后,派了第二室的十多人到了白山,这下丁长生的压力减轻了很多,因为孙传河还在治疗中,所以不可能转移到纪委的地盘去,这使得纪委的人不得不住在医院里,虽然柯子华派来的两人走了,但是李铁刚却直接和唐炳坤联系,让几个武警过来守卫,这是丁长生要求的,白山市公安系统的人还是不用为好,这是他的担心,李铁刚一样满足了他。

    齐一航还是走不开,而这次带着第二室来的人是第二室的主任何峰,这也是丁长生认识的老熟人了,和丁长生见了面后,丁长生心里可算是踏实了,有了何峰在这里,自己肩上的担子就轻多了。

    “何主任,我觉得还是尽快提审孙传河,要不然的话,这里面可能会有很多变故,你是不知道那些东西,一个官员要是搜集到那么多的财务,这后面有多大的事?”丁长生向何峰建议道。

    何峰倒是很在意丁长生的意见,而且这次的孙传河案子也让省纪委的人很是感慨,别看丁长生这个外行来的时间短,他甚至还没完全明白纪委的办案程序,但是却办成了这么大一个案子,就目前来看,孙传河这个家伙绝对是属于巨贪。

    “走吧,我进去看看,另外,最好找医生来问问,让他们随时待命,以备不时之需,要是孙传河在我们手里死了,这事就麻烦了,李书记特意强调了,只要孙传河不死,后面有多大的老鼠都挖出来,就算是挖到地底下,也要将之绳之以法,看来,领导这次很生气,所以,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何峰说道。

    孙传河依然是死气沉沉,但是却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脆弱,既然都转移到了普通病房里,那就意味着可以协助办案了,正像是丁长生说的那样,如果在孙传河这里耽误上几天,那么有些人可能就已经溜之大吉了,到时候再去国外追赃,那难度可想而知,有可能是人追回来了,可是钱没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变化,孙传河睁开了眼,现在依然是吸着氧气,可是嘴能能说话了,丁长生还记得孙从这里出去后就去了那栋别墅,这么说来,那个时候孙传河就已经能说话了。

    何峰代表省纪委向孙传河宣布了双规的决定时,孙传河面无表情,过了一会才声音低沉的说道:“有些人太着急了,也太信不过我了,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结果,唉,其实这都是注定的,我想开了”。

    看着孙传河的粲然一笑,丁长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头边,说道:“那就不用绕弯子了,交代一下自己的问题吧,你交代了你的问题,这对你是有好处的,不然的话,我们可不能保证以后的事了”。

    “以后的事?我这个样子还能有以后吗?剩下的日子多半是要在床上等死了,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权力没有了,家也没有了,我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们还不放过我?”

    “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放过你?”丁长生奇怪道,他不明白孙传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问道。

    “我为党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就是收了点钱吗?你以为我愿意要吗?那些人逼着你要,你不要别人要了,人家就会怀疑你,这么下去,我不但是要丢官职,可能连做人都做不成了,那我该怎么办?”孙传河还挺有理,说道。

    丁长生确实是年轻没经验,遇到孙传河这么不要脸的,他还有理了,何峰在旁边微微一笑,他遇到的人多了,什么样的没见过,就孙传河这样的人,纯粹就是找抽型的,要不是看在他躺在病床上,丁长生这一巴掌就抽过去了,孙家这对父子都是属于这种欠抽型的。

    “孙传河,到了这个地步了,还在这里说这些有用吗?”丁长生压了压火气,问道。

    “没用是没用,但是我得让你知道,我们活得也不易,只是我的运气不好被你们查出来了,那些运气好的就是命好,我命不好我认了,谁让我没有人家的命好,没人家后台硬呢,没办法,这都是命”。孙传河唧唧歪歪的反复强调自己的命不好,让丁长生很是恼火。

    此时何峰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前,像这样的人,只能是慢慢熬,急不得,这是何峰的经验,他想说,他抱怨,你就得由着他来,但是丁长生觉得等不及了,孙传河既然到了纪委的手里,那么后面还有多少事,都得挖出来,这才是孙传河这个案子的价值所在,只把孙传河拿起来,后面的那些人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那这个案子有什么意思,办到孙传河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