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0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何红安说的没错,人心都是会变得,尤其是一个掌握了权力的人心,变得就更快了,这么一想,丁长生现在有点脱缰的感觉,自己一直以为虽然自己离开了湖州,依然可以通过自己埋下的人来帮自己实现宇文家的钱落地的想法,可是何红安这么一说,丁长生的心里还真是咯噔一下。

    何红安没参与丁长生和罗香月的见面,面对着一袭长裙的罗香月,丁长生有点不认识的感觉了,之前的罗香月一直都是短裙小西装,干练的程度不亚于林春晓,可是现在,果然是做了领导,气质也跟着变了?

    “丁大主任,找我来是了解案情呢还是我犯了事呢?”罗香月将坤包放在一边的椅子上,端起丁长生倒的一杯绿茶,问道。

    “罗主任,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看来我走之前推荐你果然是没错,听说罗主任最近很风光?”丁长生举起茶杯,做了一个干杯的姿势,说道。

    “是谁在说我的坏话,说吧,找我有什么事?”罗香月笑看着丁长生,但是丁长生已经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耐。

    宇文家的钱不是一星半点儿,如果全部投资购买谢家的钢铁股票,一来太过明显,二来容易给人以无限的遐想,而且谢氏钢铁要想做军工的生意,股东的身份就很重要,这样一来,宇文家的钱会被起底,这个时代,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所以,在香港成立公司,进军内地,是一个必然的选择,还有可能成立不止一家公司,丁长生的意思是想给罗香月打个招呼,适当的照顾一下这些公司,不求有多少利益,求的是进入时的方便,但是现在看到罗香月的变化,让丁长生犹豫了。

    “也没什么事,我有几个朋友,想到湖州来投资,所以问了我,我也只好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吧,想和罗主任打个招呼”。

    罗香月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听到是这事,不由得洒然一笑,说道:“丁主任,你是不放心我吗?还是觉得开发区的工作还得在丁主任的领导下才能发展,现在开发区的形势非常好,任何有能力的企业都可以来投资,我们怎么可能不欢迎呢,对了,丁主任,你说的那些企业投资额多少?少了的话可能就不那么好进了,我向司书记汇报过,司书记说,少于五千万的企业不再进入,因为湖州的土地现在很紧张”。罗香月很是豪迈的说道。

    “哦?有这规定了?”丁长生吃了一惊,问道。

    “不是规定,而是内部掌握的标准,企业太多太散的话,对开发区的布局很成问题”。罗香月抿了一口茶说道。

    “那好吧,算我没说,他们都是小企业,不过我说一句,当然了,也是题外话了,其实现在虽然湖州进来不少的企业,大企业很多,可是这些大企业从建设到投产,再到盈利,这有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很难熬的,要是进来一些小企业,建设快,见效益也快,我觉得这和大企业也可以形成一个互补”。丁长生建议道。

    但是罗香月听后却说道:“现在的企业进入,都是让我们挑,因为前几年开发区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周边地市的发展已经最大限度的挤压了用地规模,而湖州却没有这回事,所以一窝蜂的涌进的企业太多,我们是可选择的,这一点司书记定了标准了,我们也只能是执行”。

    丁长生听后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罗香月三句话不离司南下,这让丁长生感到很是无趣,既然这么说,丁长生也没啥好说的了,于是这一场见面基本上是不欢而散。

    这就意味着丁长生的布局开始慢慢被撕裂,这让他很担心,担心闫培功这些人是不是还在自己这边,毕竟投资者想要的是投资的回收,那么在利益面前,闫培功可能会服从宇文灵芝,可是其他人呢,其他人和宇文家没任何的关系,他们来就是为了赚钱的,其他的都是屁话。

    “怎么样?是不是很强势了?”何红安见罗香月走了,从另外一个包间里走出来,问道。

    丁长生笑笑,点点头,说道:“权力这东西真是好东西,比春药还管用,能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兴奋,而且这种兴奋可能连自己都感觉不到”。

    “哈哈哈,这个比喻好,我喜欢”。

    “行了,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没正行,对了,赵家公司的事清理的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按照你说的,还别说,王森林这家伙还真不是个东西,郝佳只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我找了唐天河,王森林果然是想转移财产,现在王森林全部的财产都冻结了,就等着打官司了,经侦正在慢慢查着呢”。何红安说道。

    “嗯,看来这小子的确是有问题”。丁长生松了一口气,这次来,他除了想见见罗香月谈一下将来企业的进驻问题之外,他并不想在湖州搞的人人皆知自己来了,这会让很多人为难,来见自己吧,可能会让司南下记住谁是自己的人,那么再想往上爬就难了,如果不来见自己,那么会被丁长生认为人走茶凉,所以,既然该见的见了,剩下的事就简单了。

    丁长生没在湖州待多久,很快就回到了省纪委,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回省里,就接到了成功的电话,不但如此,成功还到了省里,想和丁长生见个面。

    这让丁长生感到有点为难,见面吧,自己心里膈应,但是不见吧,又怕成功误会,想来想去,还是成全别人恶心自己吧。

    丁长生按照成功定的地点,如约而来,这让成功颇感意外。

    “想不到你还真的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成功见丁长生进来,急忙站起来,说道。

    “为什么不来,你成少请客,我敢不来吗?”丁长生也笑道,但是他怎么都感觉自己和成功笑的都有点假,所幸的是这次是丁长生和成功单独见面,没有任何人跟着,这样的演戏谁都明白,只是比较一下谁的戏演得好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