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1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既得利益集团,他们的目标可不是只为了钱,钱只是利益的一部分,他们还在向政治渗透,没有权力保卫的钱,那不是你的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换了主人了”。朱明水很耐心的说道。

    丁长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和大人物的谈话可能会使你茅塞顿开或者是对某一件事的认识上升一个大台阶,而像朱明水这样的省部级高官,可以说见多识广,相比较秦振邦在生意场上的老辣以及对京城盘根错节的关系的分析,丁长生在朱明水这里看到的却是对时局的分析。

    “但是,有一个天文现象叫做月满则亏,凡事到了一定的程度,总会出现盛极而衰的现象,现在这个社会变化太快,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很多事情在过去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事,现在可能一天就完成了,所以,这个社会再也不可能有几代人甚至是上百年的利益集团了,你说唐宋元明清,哪个不是利益集团?但是现在不可能存在,因为社会变化太快,而人的反应能力却不可能变化这么快,这就导致应接不暇,所以会不可避免的衰败,被新的利益集团所取代,这是不可改变的规律……”

    丁长生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考虑一下朱明水说这番话的对自己有什么暗示,而和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和汉唐置业有关的事情,难道朱明水在暗示汉唐置业这个利益集团也有问题了?

    “老百姓现在意见很大,我虽然现在一个人住,但是我不吃食堂,我经常到后街的菜市场去自己买菜,唉,老百姓现在可能富了,但是对社会的不满却是前所未有的,这也就是和你说这些事,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知道,可是怎么解决?却没人提出什么有效的方法”。朱明水叹息道。

    丁长生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像朱明水这样的省部级高官谈论这么民敢的事情,所以有点吃惊,他一直都是以为上面的人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社会现实呢,在丁长生的印象里,他们一般都是坐在高高的办公大楼里看着地方上汇报的材料,可是那些材料有多大的水分,谁知道?

    在电视里每天都看到很多的领导下去视察调研,大家到一个地方,每人都是喜气洋洋,一团和气,殊不知这些调查的地方早就被地方政府连夜布置好,连夜找好人充当被调查的对象,家里一切都好,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国家,感谢一切。

    领导知道这些吗?虽然可能不全知道,但是至少也明白不少,所以现在有了新的一招,抽查,你不是事先准备吗?我就不到你安排的地方去,我抽查,可是殊不知这样一来,地方上的任务就更重了,准备的范围就更大了。

    “有人做太平官,交太平班,所以,只要不是自己的任上出了问题,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过一天算一天,这怎么能行,改革开放三十年了,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后富,可是你看看富起来的那些人都干了什么?拿着粗鄙当个性,社会责任感完全丧失,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有人默许了这种行为,仇富仇官不是一天形成的,这有深刻的背景,再不改变,势必要出大事”。朱明水喝了口茶,对丁长生说道。

    两人说好是下棋的,可是直到天亮,一局棋都没下完,看了看外面,朱明水站起身,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模糊的景色,转身对丁长生说道:“我不知道你和秦墨发生了什么问题,但是我会支持你,纪委的工作不好做,但是正因为不好做,所以要有选择的做,先易后难,我们党是最善于做外围工作的,农村包围城市这个道理永远都不能忘”。

    “明白,谢谢朱书记,陪我聊了一夜,耽误您休息了”。丁长生说道。

    “应该说是你陪我聊了一夜,我有个习惯,要是半夜醒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那我先走了”。丁长生说道。

    “好,记得给秦墨打个电话,可能有些话她说的急了点,但是我相信那丫头,她都是为了你好”。朱明水再次为秦墨辩护道。

    丁长生点点头,出了朱明水的家门,本想回去呢,但是一想到到了这个点了,不知道石爱国起来没有,于是绕过几栋别墅,果然看到了石爱国在院子里开始打太极拳了。

    “咦,长生,你怎么这么早到这里来了?”看到这么早丁长生居然找到了家里,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书记,我是昨夜没走”。说着,将手包放在院子里的的小茶几上,然后站在石爱国身边,和他一起打起了太极拳,并且小声解释了昨晚的事,石爱国开始时还认真的听着,但是到了后来变成了站在当场,脸上的怒色溢于言表。

    看到石爱国这个表情,丁长生也不敢吱声了,跟着石爱国站在院子里,不过,过了一会,石爱国又开始了打太极拳,还请丁长生给他指点一二。

    “老朱说的没错,这件事还是要从外围着手,先从湖州着手,湖州有些人还看不明白,以为有那样的背景就了不起啦,其实不然,这些人都是墙头草,他们最善于的不是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天生的天气预报员,最擅长的就是看风向”。

    “可是从湖州开始的话,阻力也很大,首先就是现在湖州经济发展很快,可能会有人因为经济的发展为由来阻拦这些事的调查”。

    “明着不行就来暗的嘛,避其锋芒也是策略,在位的不行就先从下去的开始,这样的阻力不就小多了嘛”。石爱国笑道。

    从石爱国的话里,丁长生明白了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汉唐置业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房地产公司,可是事实上它并不建设房地产,也不是某一个房地产的开发商,在全国你也找不到一个以汉唐置业冠名的楼盘,因为他们根本不建设房子,他们只是买卖土地。

    程耀茹站在办公室里的墙壁前,这是一幅江都市的全景图,而她的目光所盯着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紧靠东部新区与旧城区交界处的冠云湖,冠云湖是江都市的肺,而湖边上那块地块已经基本拆迁完毕,而且已经以土地出让的方式卖给了磐石投资。

    磐石投资为这块地付出了三十多个亿,如果开发的话,预计盈利是二十个亿,而且只是初步估计,因为房地产市场风云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房价不可能下降,只会上升,因为地方政府不会允许房地产降价,银行也不会,唯一希望降价的是老百姓,但是你没权力。

    如果这块土地自己拿过来,留出十个亿的盈利空间,将土地再次转让出去,这应该不是难事,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么一买一卖,就能净赚十个亿,而这一切都能在一年内完成,而开发房地产从建设到卖出去,这之间的时间太漫长了。

    “老板,出事了”。这个时候程耀茹的男助理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说道。

    “怎么了?”程耀茹居然没有表现出不满,因为昨晚这个男助理的确是很卖力,让自己很满意,她已经不知道这个男助理是第几个了,反正过段时间就换一个,女人一旦有了钱和权,往往比男人还好色。

    “磐石投资那边出事了,网络上和报纸上已经爆出来了,而且杨凤栖那个婊子胡乱说话,已经将我们扯了进来”。男助理上前打开了程耀茹电脑的网页,果然,这上面全是报道昨夜磐石投资的董事长杨凤栖在五星级酒店被查的信息,而且现场还有不少的警查,和杨凤栖的激愤相比较,那些警查的表现简直就是个渣。

    再看下面的评论,已经开始涉及到了汉唐置业和磐石投资即将交易的地块,而这还不算完,每个网页都是如此,而且评论一边倒,一边在评论这场交易,而另外一边在深挖汉唐置业的背景。

    这让程耀茹脊背一阵发凉,这个女人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却对危机很民敢,她预料到,这场风波怕是不能善罢甘休了。

    “公关部的人呢,立刻到会议室开会,马上通知他们”。程耀茹手里的铅笔一下子被他撅断了,这个动作把男助理吓了一跳,因为他突然间想起了昨晚的一幕,自己的本钱是不是比这根铅笔更硬?

    丁长生从石爱国那里出来,一早晨就到了杨凤栖的所住的酒店,看到杨凤栖正在收拾行李,看来是不打算在这里住下去了,而她的房间里还站着一个人,正在赔礼道歉。

    “你谁啊?”丁长生看着那男的问道。

    “先生,我是酒店的经理”。

    “哦,那就是经理啊,这么说昨晚是你默许那些人进来搜查的了?你既然是经理,那你知道搜查要有搜查证的吗?他们昨晚有吗?”

    “行了,你不要和他废话了,国内的这些酒店都不能住了,集团已经给我联系了一家外资酒店,我担心我会住在这里会被再次搜查,下次可能就会被逮捕了”。杨凤栖根本不和他搭茬,收拾好东西后直接让几个保安拖着箱子出了酒店。

    这家酒店之前在江都市的声誉很好,但是经过这些风波,要是还想在这里住,那就得好好考虑了,毕竟随便搜查客房是不能让人容忍的,试想一下,晚上睡得好好的,一睁眼,几名警嚓站在你窗前,这是什么感觉?

    保镖和箱子都在后面的车里,而杨凤栖则是上了丁长生的车,一直向新酒店开去,而在他们后面不远处的一辆车里,那名胖警查一脸的颓废,紧张的看着身边的局长曹克清,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肯定那小子进了那女人的房间?”曹克清问道。

    “我敢肯定,而且一直就没出来,但是我一直都不相信他是怎么从那个房间里出去的,我调了酒店的走廊监控,确实是进去后没出来,但是我们进去后,他居然从隔壁房间里出来了,这不是邪门了吗?我看过那个套间,和隔壁是不通的”。胖警嚓说道。

    “这个丁长生,真是不简单,三十九层的楼,居然敢从外面翻到隔壁去,不要命了吗?”曹克清脸色铁青的说道。

    “那我们将视频发出去?”胖警查说道。

    “你这是在和省纪委过不去吗?我让你们去拿人,是要真凭实据,是要第一手的资料,你们拿到了什么,拿到了他从那个门进去从隔壁出来,你以为会有人相信吗?”曹克清不满胖警查的猪脑子,可以说,最好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局长,我以为还得继续盯着,他既然敢做第一回,接下来我们就还有机会”。胖警查说道。

    “晚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一来,对方不可能这么笨,二来,有这一次就惊了,再弄是找死了,我们做不了啦,换人吧”。曹克清说完吩咐开车的走人。

    杨凤栖坐在后排,丁长生在前面开车,杨凤栖看到丁长生的头发有点乱,问道:“晚上没休息好?”

    “不是没休息好,而是根本就没睡,和一个大人物聊了一晚上,受益匪浅,对了,你的新闻发布会怎么样?有效果吗?”

    “嗯,效果不错,集团里有不少这样的公关高手,已经在运作了,我只是担心和汉唐置业的交易会不会顺利进行,如果把他们惹毛了,我会不会有危险?”杨凤栖担心的问道。

    “所以,我建议你现在不要留在国内了,留一个能主事的,你可以遥控指挥嘛,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何必留在国内冒险,而且这伙人,都是丧心病狂的,眼睛里只有钱,谁挡他们的财路谁就得付出代价”。丁长生非常担心的说道。

    “嗯,你说的没错,而且我走了,这块地的交易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就算是要卖的话,也不一定卖给汉唐置业,我们也可以待价而沽,我不信国内没有能和汉唐置业较劲的企业,那块地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价值,所以,我不担心卖不出去”。杨凤栖豁然开朗,说道。

    “我可以帮你找一找这样的企业,怎么样?”

    “嗯,好,不去酒店了,直接去机场,我让公司的人订票”。杨凤栖说干就干,雷厉风行。

    汉唐置业在召开临时股东会,其实就是为了解决磐石投资的问题,才临时将这些人召集起来的,但是程耀茹看着会议室里的这些人,气就不打一处来,平时一个个的本事比天大,到了这个时候,让他们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和解决办法时,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东秋,你是地老虎,你说个方法吧,这件事怎么解决?”程耀茹问道。

    如果丁长生看到这一幕,肯定是吃惊的不行,因为在座的不单单是有像罗东秋这样的地方一把手的公子,还有蒋海洋,可以说这个所谓的股东会网罗了很多中南省地方官员的家属,这样一来,事情不是明摆着的了吗?

    这也是汉唐置业的厉害之处,每个地方的分公司的很多股东有时候就是这些地方大员的家属,那汉唐置业在地方的业务还会有阻力吗?开玩笑,这都是自家生意,还能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曾经网上流传着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叫博士回乡记,里面记录了一个很可爱很天真的女公务员的疑问,说他们镇上很多人的工资基本都差不多,但是有些干部家里就很有钱,她就一直很奇怪,我的工资和他们差不了几百块,他们都开着车,家在城里还有住房,这钱都是哪来的,她一直很疑惑,这也是很多基层公务猿很疑惑的地方,但是疑惑归疑惑,你可能会疑惑一辈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注意一个措辞,是有的干部家里很有钱,明白的都明白了,不明白的打死还是不明白。

    “这块地在江都,又飞不了,即便是地飞了,也得留下坑吧,就那个地方,就是坑都能卖钱,所以,程总,你不用担心,跑不了”。罗东秋倒是不担心这事。

    “但是现在的社会舆论不能不管,这方面你去交涉,网上的删帖,报纸不许再印,谁再传播这个信息,查办,这没问题吧?”程耀茹倒是狠,但是她没想过,本地报纸可以不报道,但是磐石投资毕竟是一个国际大公司,而且也没有什么违法行为,包括一些慈善都是很积极的,反观汉唐置业做过什么?

    正因为你没做过什么,而且又这么强势,这才是容易引起大家猜测的地方,更为要命的是,汉唐置业这些年到处捞,捞的已经够多了,已经让很多人眼红起来,所以,这是敌手最容易攻击的时候。

    “好吧,这些我来做,但是我也只能是管本省的,省外的我管不了,也不好插手”。罗东秋说道。

    “其他人呢,谁还有办法?”程耀茹问道。

    但是问了一圈,没人吱声,这些货比猴都精,分钱的时候挤破头,但是到了解决问题的时候却没人愿意出这个头,这也不能怪他们,大头都让汉唐置业北京的大老板拿走了,他们能分多少?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摊,万一被盯上了,那可不是好事。

    “我说一下,这件事别看不大,但是有可能关系到这块地交易是不是成功的问题,各位,我们现在要群策群力,转手各位就成了百万富翁了,这么容易的事你们都不动心吗,这可比你们的老子在单位的办公经费里扣扣索索的安全多了”。财大才能气粗,程耀茹说话就这么粗俗,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道理,这样的交易不涉及国有资产的倒卖,不涉及权力买卖,划算的很,安全的很,说的最难听一点就是仗势欺人罢了。

    程耀茹正在慷慨激昂的训话呢,男助理此时悄悄进来,在程耀茹耳边说了一句话,程耀茹的脸色立马变了颜色。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什么现在还报告?”程耀茹彻底火了,没有了在办公室里的温情脉脉,一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男助理的脸上,五根红指印清晰可见,男助理捂着脸不敢说话,低头退到了一边。

    “现在好了,杨凤栖走了,接下来该怎么谈?”程耀茹看着在场的股东们,愤怒的问道。

    怎么谈?谁知道怎么谈?

    丁长生敲了敲门,其实门根本没关,李铁刚抬头一看是丁长生,点头让他进去。

    “坐吧,找我有事?”李铁刚问道。

    “有点事想向领导汇报,不知道领导现在方便吗?”丁长生看着李铁刚正在写着什么,于是问道。

    “方便,你说吧,不要给我出难题”。李铁刚预先说道。

    “难题?我们纪委办的哪个案子不是难题?李书记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没问题了”。丁长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道。

    李铁刚一看丁长生的脸色,不由得笑道:“丁长生,看来外界说的和你真人不一样啊,他们都说你这个人是个赖皮,怎么,开不得玩笑啦现在?”

    “领导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哦,对不起,我还不习惯和领导开玩笑”。

    “那你还是说事吧,在你说事之前,我先说几句,白山的事办的不错,但是时机不对,下手早了,如果孙传河不死,我们能在白山挖出更多的人来,你这下倒好,死无对证,剩下的那些人怎么办,还在继续当他们的蛀虫,再想挖出来就要费一番功夫了”。李铁刚不无遗憾的说道。

    “蛀虫永远都是蛀虫,离了腐蚀国家的财产他们是活不了的,无论是蛆还是苍蝇,都会有变形的那一天,早晚的事,我倒是不担心这个”。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你刚来纪委,是急于想证明自己,有这个决心是好的,但是要讲究方式方法,明白吗,昨晚我听说又出事了?”李铁刚皱眉问道。

    “嗯,我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我想查一下刘成安,虽然有银行贷款支付了一部分教师和公务猿的工资,但是那只是暂时解了一点渴,眼看着当时承诺的期限又到了,这下新湖区还拿什么钱堵这个窟窿?”丁长生担心的说道。

    “你已经不是新湖区的区长了,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李铁刚皱眉道。

    “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刘成安引起的,我听说剩下的那几千万很快就要转给汉唐置业了,书记,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新湖区乱起来吧?”丁长生很是着急,如果李铁刚不同意查,那么自己就是想查也是没办法查,而刘成安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一旦刘成安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那么刘成安会是什么下场真的是很难说,到了真的能查的时候,还有谁能说的清呢?

    李铁刚陷入了犹豫中,查一个刘成安很简单,但是刘成安背后的问题很严重,这才是他挠头的地方。湖州的问题很多,自己早就想查一下湖州了,可是省委书记罗明江意见很明确,没有必要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