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2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而且就在丁长生和司嘉仪愣神的功夫,林春晓居然扭头又进了房间,这时候门外才进来人,一男一女,女的自然是林春晓的女儿了,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那个男人却是很方正,而且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丁长生猜测,这难道就是林春晓的前夫?

    “哦,还有其他客人啊,我以为就你自己呢”。来人看了一眼林春晓,朝着丁长生和司嘉仪笑了笑。

    “这位是?”丁长生虽然猜到了点什么,但既然是林春晓的前夫,自然不能太冷落了,于是站起来想和这位前夫哥握个手。

    林春晓是很要强的人,而且特别要面子,丁长生的行为让林春晓瞬间从尬尴中醒悟过来,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失了分寸这不是给外人看笑话嘛,所以脸色一变,站了起来。

    “这位是我前夫阮文哲,这是我女儿阮明玉,老阮,这是我以前的同事,省纪委的丁主任,这位是我老领导的女儿,司嘉仪”。虽然不情愿,虽然一肚子气,但是林春晓还是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怒火将大家都介绍了一番。

    “奥,你好,你好,丁主任,幸会,幸会”。阮文哲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这个人一开口就能看出这个人的精明,只是和司嘉仪简单握了握手,但是却和丁长生像是很投缘的样子。

    “阮大哥客气了,既然有林姐这层关系,那你就是我大哥,请坐吧,请坐”。丁长生也是见人说人话的主,既然大家都碰到一起了,那么就得给足林春晓面子。

    “哎呀,丁主任,你客气了,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交往,不像是她,很死板,我不是官场中人,所以,说什么不周全的地方,还望丁老弟不要见怪”。阮文哲一听丁长生是省纪委的,还是个主任,心里就开始衡量了,省纪委的主任,严格来说,手里的权力和掌握的资源比自己老婆大多了,别看纪委的人都很低调,但是说话却比很多部门好使,要是能和这位丁主任搭上关系,那确实是比找自己前老婆要好多了。

    林春晓冷眼看着阮文哲的样子,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连连向丁长生使眼色,可是丁长生却视而不见,很耐心的听阮文哲在胡侃,到最后也懒得理他了,只忙着教训自己女儿,这次等于是自己女儿和前夫合起伙来阴了自己一次。

    “阮大哥,我听朋友说,您现在是做生意了?”丁长生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司嘉仪,看到林春晓正在教训女儿,而司嘉仪正在忙着劝架,这才稍微安心了点。

    “是啊,你也知道,阿联酋那里不产别的,除了骆驼就是石油了,我正在物色合作伙伴,想做石油贸易”。阮文哲说道。

    这话让丁长生大吃一惊,做石油贸易?这个阮文哲是不是个大忽悠啊,我们国家的石油进口就是被三桶油控制着,那是绝对的垄断,而且石油品质还很差,据说现在冬天的雾霾大部分都是汽车尾气贡献的,而三桶油的老板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虽然口口声声是为了国家的能源安全,不是哪个阿猫阿狗就能搞能源的,老百姓认为这是屁话,但是关键是除了这三桶油之外其他人不允许做石油生意的。

    “阮大哥,您也是国内出去的,国内的政策你该知道啊,石油生意是国家垄断的,这不好做吧,而且私自做石油生意那可是违法的,那是走私啊,赖昌星被逮起来后,中石化就盈利了,这前车之鉴可是……”丁长生话没说完,但是阮文哲早就把自己的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了。

    “这我知道,所以目前来说,这石油贸易我也是和三桶油做,只不过,不是和国家做,我是和私人做,三桶油的人干的都是国家的活?”阮文哲神秘一笑,看得丁长生是心惊胆战,那神秘的一笑里包括了多少含义,那就是你自己的想法了,一句话,这是商业秘密。

    “阮大哥,您的意思是……”

    “老弟,我国外那老丈人家,在当地还是很有实力的,所以,我想既然我和国内那么熟,就想摸一摸这趟生意,而且这可是一本万利啊,另外,国内人现在有钱了,到处扫货,但都是暴发户,看不到做生意的长远性,我也想着国内的投资人到阿联酋投资石油建设,这我是可以牵线搭桥的”。虽然这话丁长生听起来很像是吹牛的架势,但是事实上,阮文哲还真没有吹牛,他说的都是事实。

    阮文哲找的新老婆曾经到中国留学,在中国生活了四五年,很迷恋中国文化,回国后在首都阿布扎比工作,在一次酒会上遇到了来自中国的船长阮文哲,阮文哲英俊英朗的外表以及温文尔雅的谈吐,很快将那个女孩征服了,而那个女孩懂得中文以及显赫的家世,让阮文哲彻底失去了常年海上生活的兴趣,这才有了后面的离婚出国定居。

    “哦,这样啊”。丁长生心想,你就吹吧,看在林春晓的面子上我就先应付着。

    “丁老弟,方便留个电话吗?我可能要在国内呆一段时间,有时间我们可以交流一下”。阮文哲当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他是一个国企混过多年的人,对于国内这一套他是比谁都清楚。

    有时候很多事不是钱的事,关系好像比钱还重要,钱只是催化剂,但是绝不是决定性因素,既然有送上门来的这么好的关系,自己要是不利用岂不是可惜了。

    “明玉,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留在国内陪妈妈好吗?”林春晓训完女儿又开始心疼了,一手抓住阮明玉的手,生怕她飞了似的。

    “再说吧,对了,明天我想回老家一趟,我同学都知道我回来了,我要回去和他们见面聚会”。阮明玉正是叛逆期的孩子,性格上很像林春晓,所以比寇莹莹还叛逆,再加上父母离婚,所以在她眼里,好像一起都是无所谓似得,只要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