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3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司南下想到汪明浩会来,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看来这位纪委书记也坐不住了,司南下示意张和尘给汪明浩倒杯茶,然后起身和汪明浩一齐坐进了沙发区。

    “司书记,关一山又被陈东带走了,我不是想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婿说情,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工作偏移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了,现在湖州刚刚有了起色,但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偏偏把目光聚焦在了我们这里,这后面还有多少事等着,很难说啊”。汪明浩一上来就是高大上的理由,听得司南下直想笑。

    “老汪,言过其实了吧,纪委的工作你是知道的,一刻都不能松懈,我作为班长,也是支持纪委的工作的,这次丁长生带巡视组来,我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关一山的事你也不要担心,只要关一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对吧?”这件事不关司南下什么事,所以他说的轻松无比,自己女儿以及林春晓都和丁长生见过面了,也间接的打听了丁长生的意思,虽然他明白丁长生心里有股气没出来,但是这股气绝不是冲自己来的。

    丁长生想在湖州闹出多大的动静来,自己都无所谓,只是不要干扰湖州的经济建设就行,这是自己底线,像关一山那种人人喊打的人渣,说实话,要不是汪明浩一直在常委会上很支持自己,自己才懒得出面呢。

    “好吧,只是,关一山到底涉及到多少事,我自己都不清楚,如果他还有其他的问题,湖州可就不太平了”。汪明浩也猜到关一山的事闹这么大,不可能只涉及到一个杨南飞,到底还会涉及到其他什么人,还真是不好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南下岂能听不出汪明浩的话里有话。

    “没什么意思,我是说,做人要留希望,我们现在就是要给关一山一点希望,如果关一山认为自己没希望了,那他就很容易破罐子破摔了,我这个女婿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宁可他对不起别人,但是绝对不会让人对不起他”。汪明浩继续说道。

    这话说的很明确,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只要是我好不了,你们谁都别想好,就这么简单,这就是汪明浩传达的关一山的意思。

    关一山在湖州呆的时间不短了,虽然依靠着自己老丈人的力量坐到了新湖区人社局局长的位置,但是背地里还结交了多少人,谁知道?不说别的,如果没有一把手的点头,那些事业单位的编制他是卖不出去的,还有没有其他的交易,那只有关一山知道了。

    身为湖州市委书记,市委市政府领导的班子领导,司南下不仅要对自己治下的经济负责,如果班子出了问题,自己的责任也少不了,如果关一山咬出大批的干部来,那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肯定是坐不住了,这也是汪明浩话里的意思。

    “老汪,你是纪委书记,我也干了十多年的纪委书记,你说的问题我很明白,但是丁长生是不会这么考虑的,省纪委也不会这么考虑,他们的职责就是把这些人挖出来,恐怕我说了也不算”。司南下不想接这一招。

    作为班子领导的主心骨,自己的班子出了问题,自己负有领导责任,这是应该的,但是如果作为班子领导阻碍纪委办案子,包庇某些人,这完全是两码事,领导不力是能力问题,包庇是违法乱纪的问题,孰轻孰重,司南下会不明白?

    “好吧,司书记,就当我没来过”。汪明浩起身要走。

    但是就在汪明浩走到门口时,司南下说话了:“老汪,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如果关一山扛下来,有些人是不会忘记他的,但是如果真出现了像你说的那种情况,里面的人倒是安心了,可是外面的人,他们怎么办?能和关一山扯上关系的,谁不是一大家子人,到时候这些人要是做出什么事来,我们都无法预料”。

    响鼓不用重锤,司南下简单的几句话,不但是将汪明浩的将军化解的无影无踪,反而是将了汪明浩一军,虽然司南下说的很含蓄,可是汪明浩不傻,听得真真的。

    如果真像汪明浩说的那样,关一山在里面咬出那么多人来,那些人很可能会报复关一山的家人,想到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汪明浩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脸色都变了,看向司南下时,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人是那么的可怕,虽然他只是说了一个事实,可是这样的事实不是没有发生过,很显然,司南下深谙此道。

    “我明白了,我会转告他的”。汪明浩失魂落魄的回答道,然后推门出去了。

    在汪明浩走后,司南下站到窗前,看着不远处已经开工建设的纺织厂那块地,塔吊林立,甚为壮观,据说现在的期房已经卖掉了七层,这才是刚刚挖了一个坑,这里果然是一块风水宝地,而且旧城改造项目也在启动,这让司南下不禁想到丁长生,这些事哪一件不是和丁长生有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

    “长生,我是司南下,怎么,来了湖州也不到我这里来了,你小子还真的和我记仇了?”司南下回身主动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问道。

    “司书记,我这次来是给你添麻烦的,我不敢登门啊,不过昨天见了嘉仪姐,她说你身体不错,我就放心了”。丁长生现在应付这些事驾轻就熟,轻易的就将司南下的责怪化解开了。

    “你这家伙,说的什么话,别忘了,我也是老纪委书记,我还不知道这里面的轻重吗?对了,你抽个时间过来一趟,我也想和你谈谈湖州纪委的问题,说实话,我还真是很怀念你跟着我干的那些日子了”。司南下继续说道。

    丁长生感到受宠若惊,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能低头和自己说这番话,自己要是再不知好歹,着实说不过去,虽然当时对司南下的处理很气愤,可是事后想想,司南下能这么做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关键还在于,司南下这个人可能是个政客,但绝不是一个贪官,能力不能力的先往后说,这个地位的人,保证自己不伸手已经是极其稀少的人了,这也是丁长生一直都很敬重他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