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48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开始的时候罗东秋有点蒙,一时间没想起来耿长文是谁,但是随着蒋海洋接下来的话,罗东秋着实是一激灵。

    “罗少,我担心他们的目的不是耿长文,他才是多大个虾米,如果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你可要早作准备啊”。蒋海洋在电话里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你即刻赶往湖州,了解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罗东秋显得有点气急败坏了,可是事情已然是出了,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灭火。

    蒋海洋从罗东秋的语气里猜出来了一些东西,看来这位罗少还真是有不少的事落到了耿长文的手里,这样一来,罗东秋很可能会被供出来,到那个时候,人家拿出来一五一十的东西,即便是罗东秋的老爹是省委书记,那也是不好说话了,毕竟他爹也不是皇帝。

    罗东秋将自己房间里的女人赶走,拿起电话来回的踱了几步,终于是将号码拨了出去,无论怎么样,耿长文都不能落在了别人手里,这里面的后果有多严重,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此刻的罗东秋祈祷耿长文不治身亡,就像是蒋海洋的手下葛虎一样,一死百了,可是事情会向自己想的方向发展吗?不见得。

    所以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为好,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吴友德,耿长文是公安系统的人,也是省公安厅出去的人,吴友德去要人天经地义,关键的是这事要快。

    “老吴,有这么个事,要麻烦你走一趟,耿长文你还记得吧,那是你的兵,现在在湖州被省纪委给扣住了,你得要回来,绝不能让省纪委的人带走,不过他现在伤很重,决不能让活着的耿长文被省纪委的人带走,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对了,我父亲就在旁边,你还要不要和他说话?”罗东秋语气低沉,但是却不容置疑,最为让吴友德挠头的是罗东秋居然摆出了省委书记罗明江,这就是以势压人了。

    借吴友德一个胆子也不敢再向罗明江求证,人家领导让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打电话,这本身就意味着这件事不好出面,自己要是亲自求证这件事,这就是不给领导面子,即便是办成了这事,估计人家也不会记你的好。

    “罗少,这事办到什么程度,是把耿长文带回来吗?”

    “你带着你们厅纪委的人去,耿长文是你们系统的人,即便是有违法乱纪的地方,那也是你们厅纪委的事,他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局长,用得着省纪委的人大动干戈?对吧,最好带着耿长文的家属去,耿长文受伤了,他家属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让他家属警告耿长文,闭上嘴巴,不要乱讲,否则有他们一家人的好看”。罗东秋语气严厉的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我这就出发”。吴友德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又联系了了自己的司机,再找了耿长文的家属,这一来一去就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等到吴友德出发时,蒋海洋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林志生当然知道自己这个纪委书记是怎么来的,更为要紧的是蒋海洋居然许给他湖州市局的局长位置,这让他很是兴奋,当接到蒋海洋的电话时,本来已经打算休息的林志生立刻起身,到蒋海洋入城的路口等着蒋海洋去了。

    丁长生看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耿长文,心里也很担忧,但是现在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就看耿长文自己的生命毅力了,如果挺过来,也就挺过来了,如果真的挺不过来,那谁也救不了他了。

    正在犯愁的丁长生听到有人敲玻璃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唐天河在外面向他招手,于是起身出了重症监护室的外间,到了走廊里。

    “兄弟,有重大发现,你们纪委移交给我们的女孩交代了不少事情,不过,我觉得这事很蹊跷,她说是有人绑架了她,从北原绑架来的,具体干什么不知道,但是她听里面这位躺着的人说好像是她母亲不听话之类的,你前阵子不是撞了一个女人嘛,我记得也是北原的,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牵连?”唐天河问道。

    丁长生一怔,这也太巧了吧,可是自己现在不能离开这里,要不然就随着唐天河去问问那女孩了。

    “唐局,这事事关重大,那个女人就在医院里,叫杜悦,再审一下那个女孩,看看这个杜悦是不是她母亲,奶奶的,我怎么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呢,这两人和耿长文又有什么关系?”丁长生扭头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里的耿长文,心下更加的疑惑了。

    “那好,我这就去”。唐天河也知道丁长生不可能离开这里,所以就先走了。

    林志生终于接到了蒋海洋,林志生上了蒋海洋的车,俩个人一起向城里开去。

    “到底怎么回事?打听清楚了吗?”蒋海洋问道。

    “耿局是被一个酒吧女打伤的,现在已经做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好像现在正在监护室里呢,如果挺过二十四小时就没事了”。林志生汇报道。

    蒋海洋听到这话,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这就是他和罗东秋最担心的事情,如果耿长文死了,这事就结了,但是现在看来,复杂的很了。

    “老林,那些守卫的人里面,有你的人吗?能进去接近耿长文吗?”蒋海洋问道。

    林志生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蒋海洋的意思了,心里不禁一寒,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总会让人联想到自己,假如有一天自己也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遭到一样的命运。

    “他们防备的很严格,核心的地方根本进不去,除了局里的人外,大量的防卫力量都是从基层抽调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这些消息都是通过一个原来的老部下打听的,但他只是外围的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核心地带。

    猜到了蒋海洋的意思,林志生赶紧把自己撇清,虽然当官很吸引人,但是保命却是活着,命都没了,还当个屁的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