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52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的事,你问我这事,算是找错了人了”。耿长文知道,如果自己一旦交代了和罗东秋的那些事,自己的家人肯定会遭到报复,所以,只要自己咬紧牙关,家里人还可能保存,自己的问题就是自己的问题,保住了罗东秋,罗东秋肯定也不会不管自己的。

    “从这里到门外,一共有三十多人,都是为了保护你的,我就怕白山孙传河的事会再次上演,虽然我现在不知道罗东秋的下落,但是我猜得到,要么他在谋划着要跑,要么,就是找亡命之徒把你除掉,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没有抓住,这可怨不得我”。丁长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真的和罗东秋没什么关系”。耿长文还在最硬道。

    “很好,那个打伤你的女孩是北原人,可巧了,前段时间有个北原大学的教师被我撞了一下,正在医院住着呢,不过失忆了,正在治疗,你的问题很不简单,经济问题咱就不说了,和那个叫周良辰的女孩怎么回事?”丁长生笑眯眯的问道。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耿长文拒不配合道。

    “耿长文,你不配合也没关系,本来我是想给你留点面子的,报告怎么写也是我的笔怎么划的问题,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只能是如实写,堂堂市局的局长,上班时间到酒吧喝花酒,还强女干了酒吧女,我知道你有个儿子,我猜你儿子以前肯定是以你为骄傲的,因为他父亲是个警察,但是现在呢,他的父亲是个强女干犯,这样一来,你儿子这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就是因为你的顽固不化,你的儿子将一辈子活在阴影里”。丁长生的话虽然声音不高,却字字如打夯机一样打在耿长文的心房上,血压急剧升高。

    “你到底想怎样?”耿长文咬着牙问道。

    “我就是想知道罗东秋的事情,你告诉我,我保证这件事可以抹去,只追查你的经济问题,怎么样?”丁长生做惯了这样的交易,所以无论怎么做一点压力都没有。

    他在和时间晒跑,也在和罗东秋晒跑。

    “罗少,这位就是中东来的富豪阮文哲先生,说起来这位阮先生可不简单,娶了一个酋长的女儿,来国内是找投资开发油田的,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蒋海洋倒是够意思,本来他是想单独跑的,既然罗东秋现在也要出去,不如一起走的好。

    “阮先生你好,我叫罗东秋,家父是中南省的省委书记,你说的油井,规模大吗?”罗东秋对蒋海洋提供的这个机会很感兴趣。

    而且心里一阵嘀咕,怪不得蒋海洋不愿意在国内帮自己打理生意呢,原来早就在国外找好了下家了,这么说来蒋海洋是早就想着离开国内了,这让罗东秋很是不爽。

    “幸会幸会,我正是需要您和蒋先生这样有能力有财力的人合作了,怎么描绘呢,这样吧,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尽快到阿联酋去一趟,看看现场如何,我也出来时间不短了,我的妻子也快要生产了,你们就当是旅游了”。阮文哲一听一个是前湖州市委书记的儿子,一个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这都是响当当的官二代啊,自己的生意如果和这些官二代做的话,那肯定是如履平地啊,和这些人做生意最大的好处就是办事方便。

    “哦,这样啊,我这边还有点事没忙完呢”。罗东秋还是惦记着国内的资产处理的问题,所以不想走。

    在他看来,自己至少也得找个信得过的人作为自己的代理人帮着处理才好,可是蒋海洋却不一样,他早就在筹划着这事了,所以当蒋文山不再是湖州市委书记后,他的大部分资产都在蚂蚁搬家一样慢慢转移到了国外,他在国内最多的也就是几十套房产了,这可不是一天就能卖出去的,所以急不得。

    “罗少,这样吧,既然阮先生急着回去,我跟他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到阿联酋投资油田吧,我觉得这是长久买卖”。蒋海洋说道。

    “嗯,也好,我这几天就走,对了,林志生那边有消息吗?”

    “有,还在昏迷不醒,活不活的过来还真是不好说”。蒋海洋说道,这是林志生传来的最新消息。

    而耿长文醒来的消息刻意的被丁长生隐瞒了,任何人都不能泄露,而知道耿长文醒过来的人也就是齐一航和杨铭两个人,这样一来他们为攻破耿长文的心理防线争取时间。

    “你一个人出事,你一家人都抬不起头来,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居然去强女干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女孩,你也下得去手,这一点将使你们耿家名誉扫地,你们家人这辈子都别想回老家了,经济问题不丢人,但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问题,你耿长文还真是要好好琢磨一下,我给你机会避免这种难堪,但是你自己不要,我也没办法”。丁长生继续诱导道。

    耿长文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在要整丁长生时,就已经把丁长生研究透了,这个人说到做到,向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好像一些规则在他那里就是被用来打破的,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是最烦人的,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

    “你让我好好想想”。耿长文终于是吐口了。

    “好,我给你时间,但是我告诉你,你没有多少时间,记住,如果因为你的犹豫让我们失去了机会,后果还是一样,我觉得你不需要考虑那么久”。丁长生笑笑出去了。

    “怎么样?”齐一航看丁长生出来了,急忙问道。

    “我觉得,现在你该向李书记汇报,如果这家伙真的吐出来关于罗东秋和蒋海洋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做,虽然耿长文现在还没交代,但是我觉得他心理防线应该是没问题了,这人重名声,他要是敢和我玩里格楞,我会让他身败名裂,这一辈子他家人都抬不起头来,这是他要考虑的问题”。丁长生淡淡的说道,但是杀气十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