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56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罗东秋,其实以你的背景,你就算是把天捅个窟窿,那也没问题,谭大庆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都结果都是一样的,我相信,你都会没事,没人愿意为一个死人得罪你父亲,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就是做这个事的,从你这里拿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没办法收场,但是受罪的是你,我的话很明白吧?”丁长生笑笑,做到罗东秋面前,说道。

    “丁长生,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谭大庆的事不是仨瓜两枣的钱的问题,那是人命,我承认,我是借着我父亲的影响力,打着他的旗号在外面承包工程,包括你们湖州纺织厂那块地,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沾染过人命的问题,谁和你说的我和谭大庆的死有关系?”罗东秋也是政治世家出来的人,见惯了大风大浪,对于丁长生这种小儿科的诱供,显然是有心理准备的,哪些能承认,哪些打死也不承认,这是底线。

    他也明白,经济问题可以说明白,大不了吞进去多少都吐出来,再大不了自己父亲也可能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被牵连,但是那些都是小事,可是一旦自己承认了谭大庆的死和自己有关系,那,后果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谁都救不了自己。

    “那好吧,既然你承认你打着罗书记的幌子干过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说吧,我们都想听听,不过,罗东秋,在这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你说的每一件事我都会去核实,换句话说,你说的越是干净利索,你就出去的越早,你说的这些事不单单是你的事,也是别人的事,既然都是爷们,咱就干脆点”。丁长生最后说道。

    接下来的这几天,罗东秋一直都像是挤牙膏似得在往外吐东西,但是很多事和蒋海洋有关系,而蒋海洋已经好几天都没联系上罗东秋了,他的心再往下沉,而打给罗东秋的那些手下,可是他们依然不知道罗东秋去了哪里,杳无音信。

    不得已,蒋海洋打给了罗明江,但是儿子的失踪他也没在意,罗东秋经常好几天不回家,也没有事,但是当罗明江接到蒋海洋的电话时,还是愣了一下。

    “罗伯伯,我是蒋海洋,您知道秋哥去哪了吗?我好几天都联系不上他了”。

    “他不是在处理公司的事吗?”罗明江疑惑道。

    “没有,他公司的人说,也好几天没见过秋哥了,不会出什么事吧?”蒋海洋很谨慎的抛出这么一个疑问道。

    “出事?能出什么事?”罗明江皱眉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蒋海洋心虚的说道。

    这个时候,日理万机的罗书记突然想起儿子前几天说的那些话,想起了在湖州有个他以前的手下被纪委控制了,一拍脑袋,这才意识到可能真的出事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问问吧”。罗明江丝毫没有在蒋海洋的电话里有慌乱的迹象,作为一个省部级干部,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见的事多了去了,不由得想到,李铁刚啊李铁刚,你可真能干,居然把事情做到我的头上来了,胆子不小啊。

    丁长生站在李铁刚面前,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的是罗东秋交代的问题原件,这是他赶夜路到省城亲自汇报给李铁刚的,齐一航依然是在湖州坐镇,李铁刚看完文件,然后一个手指敲击着桌面上的文件。

    “书记,不好意思,关于谭大庆被杀的事情,他一直都不肯承认,遵照您的指示,没有动任何的手段,这些事情都是他自己交代的,我们也找了相关的人核实,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只是冰山一角,他没交代的事情还很多”。丁长生抱歉道。

    “我知道,长生,干得不错,不过,现在命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些东西已经足够了,不管还有多少没挖出来,那只是时间问题,走吧,跟我去个地方”。李铁刚拿起这些原件和丁长生一起出了门。

    按照李铁刚指示的方向,他才知道目的地是机场。

    “我在候机厅等你,你去放下车,和我一起进京,说实话,这些东西已经不是我管的范围了,我们需要将这些真材实料交给中央,剩下的事不归我们管了”。李铁刚笑笑说道。

    此时,罗明江等在办公室里,他没给李铁刚打电话,他在等着李铁刚自己来给他一个解释,他百分之百的肯定,儿子是被省纪委的人控制了,而且这都过去好几天了,估计该交代的已经交代完了,这让罗明江很郁闷,自己一直都扑在工作上,没想到老巢被人给撬了。

    只是他没想到李铁刚根本不会给他解释,等了一上午,李铁刚都没到自己这里来,于是让秘书给纪委打了个电话,得到的答复是李铁刚没来上班,给办公室留下的话是到下面调研去了。

    调研?哼,欲盖弥彰,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调研,简直是胡扯淡,罗明江当然不会相信李铁刚的说辞,于是他改为打李铁刚的手机,可是他的手机一直都是无人接听,不知道是不想接,还是没带手机。

    这个时候,罗明江心里才有了一丝不安,因为不知道对手来自哪里,不知道对手下一步要采取什么手段,这就像是在漆黑的夜里,自己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对方却带着夜视仪,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了如指掌,自己从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给我点水喝”。罗东秋的嘴唇早就干的爆皮了,声音微弱的说道。

    “我只是想知道谭大庆的事情,谭大庆以前是蒋海洋的铁杆,现在蒋海洋不在,你和蒋海洋又是生意伙伴,你们之间应该有很多的故事,耿长文的话是真是假,我就想知道这一点”。刘振东严格的执行着丁长生的意思,为了以防万一,现在罗东秋几乎就是吃喝不到任何东西,每天维持生命的就是吊盐水,可是这有怎么可能满足他的饱腹之欲呢?

    进了京城,丁长生一直都是按照李铁刚的意思在做,李铁刚被人接走后,他去了医院,看望还在住院的秦振邦,秦振邦消瘦的厉害,女儿秦墨守在床前削着一个苹果,一直都没发现丁长生进来,直到睡醒的秦振邦看到了丁长生,笑了笑。

    “来了”。秦振邦说道。

    秦墨一惊,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丁长生,这才起身,点点头,毫无热度,丁长生不介意,直接坐在了秦墨坐过的椅子上,伸手握住秦振邦消瘦的手,他的心没来由痛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