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1960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怎么?老领导,您这是在赶我走的意思啊?”蒋文山笑笑,将一包茶叶放在了茶几上。

    “风声永远都是先于实际行动来临的,只能是传了不止一次了,说我可能连这一届都干不完了,看来真是让他们不幸言中了”。罗明江苦笑道。

    蒋文山点点头,没说话,如果不出意外,罗明江要是倒了,接下来就会轮到自己了,满以为自己可能撑到退休,眼下看是不可能呢。

    “你也要做好准备了,这一次,怕是挺不过去了”。罗明江示意蒋文山道。

    “老领导,我明白,我又在外面逍遥了这么久,也可以了,这一把年纪了,还图个啥,只要是孩子们没事就好了”。

    罗明江摇摇头,不置可否。

    自己儿子和蒋文山的儿子一样,都陷得太深了,要想拔出脚来,不大可能,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而培养一个贵族世家需要的可不是三代的问题了,在中国,自从两晋一直到唐末,都是七宗五姓在把持着中国的政权,这就是所谓的世族。

    但是现在这个社会,是不允许有这样的世族的,现在所谓的世家,不过是借助权力捞了点钱,然后不是出国定居就是继续扶持新的代理人,这是世族政治的变种,但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利益的最大化带来的是信任危机的最大化,这年头,你数数身边,还有几个能信得过的人,超过五个吗?

    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是最软弱的时代,虽然寡头政治是一方面,但是最大的原因是俄罗斯的很多高级官员在国外的银行里存有大笔的钱财,这些钱甚至可以买一个国家了,所以他们软,因为只要俄罗斯稍微一硬,西方国家就要公布他们的财产,正因为他们拿住了这些执政者的命脉,所以俄罗斯一再退让,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背后就是莫斯科了,退无可退。

    但是普京没有存款,所以他可以豁出去,而此时,你会发现,即便是俄罗斯的经济不行了,可是他手里有核武器,只要有这个武器,就能维持自己的尊严,而我们呢?

    “文山,你说,我们奋斗了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罗明江愣了一会,打开茶海上的开关,开始烧水泡茶。

    蒋文山一愣,不明白罗明江这个时候会有如此感慨,一时愣神,没说出来。

    “呵呵,只当是闲聊了,建国初,作为胜利者,我们进城了,那个时候我们还没出生,人进了城,当然一切都得配得上,所以在进城之前就开始大换妻,反对了多少年的资本主义,但是却对资本主义小姐情有独钟,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凡是美好的东西,我们还是分得清的”。罗明江像是在反思,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也像是在讲身边人的故事,虽然那些故事早就过去了很多年,换妻后的孩子也该和他年纪差不多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蒋文山笑笑说道。

    “现在这些事都不怎么提了,但我们还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只是我们却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资本主义那里受他们的毒害,有的毒害一阵,回来了,接我们的班,有的却永远的留在了那里,他们适应那里了,现在见面,哪个不是谈论自己的孩子在国外过的怎么样,好像那里比这里好多了,都在等着退了休去和自己的老婆孩子团聚,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部电视剧,你还记得潜伏吗?”

    “记得?余则成,翠萍,谍战巅峰嘛”。蒋文山不明白罗明江今天的话为什么如此的不着痕迹,但是却句句在理,深入骨髓。

    “现在的有些人和余则成太像了,两个老婆,一个在解放区,一个在国统区,假的在国统区,真的在解放区,假老婆在国内,真老婆孩子在国外,你说现在哪里是解放区,哪里是国统区……”罗明江笑道,但是话没说完,门铃响了。

    蒋文山起身去开门了,但是打开门却愣了,敲门的是李铁刚,他认识,但是门外还站着几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瞬间他觉得自己浑身发凉,这才明白了罗明江今天的话里有话,看来是对此事有预感。

    “蒋文山,你也在这里,正好,就不用去你家里找你了,一起走吧”。李铁刚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这些人先带着蒋文山进了门外的汽车。网易云是唯一正版发布网站,页面干净无广告,最快速发布,不用再等一天,也是对读者的大力支持,手机下载云,搜手腕即可。

    “来了,比我预感的早来了点,走吧,去哪里?”罗明江见进来的是李铁刚,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知道自己的事怕是不好解释了,不然的话,不会来这么多人,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连让自己进京的耐心都没有了,看来自己儿子还真是把自己给卖了,无所谓,儿女报答父母的方式很多,这也算是一种吧,这是在为自己教育的失败埋单了。

    将罗东秋交给齐一航后,丁长生突然就闲了下来,突然间想起来这次回来还没有去见过郑小艾呢,这个女人虽然是蒋文山的情妇,但是却成了自己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丁长生到了自己家,换了一身衣服,穿着背心,戴着墨镜,套着大裤衩,趿拉着拖鞋就去了郑小艾的办公室。

    看门的大爷被丁长生的一包烟给贿赂了,一直到丁长生上了楼都没人发现他,推门进去,发现郑小艾正坐在桌子前发愁呢,新湖区的老师闹的太不像话了,别说她了,就连区委书记杨程程都是束手无策,所以自己也是没辙,这不忙了一天了,才回到办公室歇一会呢,丁长生居然来了。

    丁长生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笑吟吟的走向郑小艾,说道:“想你了呗,怎么样?我看着怎么瘦了呢?”

    “唉,能不瘦吗,在单位不安生,回家还不安生,家里那俩活宝你什么时候弄走啊,快点吧,我真的受不了啦”。郑小艾想起家里的谷乐乐和谷甜甜就头大。
小说推荐